关注营救哎乌、杨崇夫妇刻不容缓(陈光诚)

2018-09-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流亡难民杨崇、哎乌。(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中国流亡难民杨崇、哎乌。(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维权者吴玉华网名哎乌曾是东师古围观探访团成员,哎乌与丈夫杨崇都是中国积极的人权行动者。自从2011年探访东师古之后,他们成为中共独裁政权的重点监控对象。在多次遭到中共的抓捕、关押拘留等打压迫害之后,不得不于2015年1月离乡背井逃亡到泰国向联合国申请避难,并于第二年九月获得批准。

他们无论是在等待联合国批准期间,还是在等待第三国接收的过程中,由于不断关注中国恶劣的人权状况,如高智晟被失踪,郭飞雄——杨茂东在监狱被虐待等人权案件,继续成为中共暴政的追踪打击对象。虽然人在泰国,却不断遭到骚扰威胁和恐吓,甚至个人财物也遭抢劫。

三周前,当他们在新西兰驻泰国使馆前进行人权活动、呼吁各界关注流亡难民糟糕的人权状况时,遭泰国警方粗暴抓捕,并关押至今。据说在监狱里遭到不公对待,连哎乌患有妇科病、腹泻等疾病也得不到有效的治疗。

面对他们的艰难遭遇,很多当年一起探访过东师古的战友们积极出手相助,展开营救。我从中又看到了当年全国网友联动一起勇闯东师古时那种振奋人心的、作为人与生俱有的正义、勇气与炽热的感情。这份难得而暖人心怀的人情味,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特别值得我们每个人珍惜。

为了改善哎乌、杨崇夫妇的处境,我多次联系美国国务院,请他们出手相助。后来得到回电说,他们和泰国政府谈过了,泰方承诺不会把他们夫妇送回中国。三周过去,刚刚得到哎乌获释的消息,杨崇依然被关在监狱里没有自由,他们仍然需要更多的帮助。

我们知道,在中国除了中共利益集团之外,庞大人群之中的个体大致可以分为:为了社会公正行动过的人和没有行动过的人两种。哎乌、杨崇夫妇毫无疑问是属于前者。目前他们落难他乡,我认为大家应该设法出手相助。其实,有时候做人权工作的人本身的人权反而是最没有保障的,甚至是最危险的。人权捍卫者的人权,由于其特殊的性质,往往最先会被剥夺,人权捍卫者最易先遭迫害,因此需要重点关注。

在文明社会里生活久了的人们,已习惯了文明的生活方式,很难理解野蛮社会丛林状态下的人心及环境的险恶程度。就如当年的赖昌星,他虽不是人权捍卫者,可是当年加国轻信中共“绝不判处他死刑”的承诺就透露着天真与幼稚(当然希望这不是明知故犯)。所谓“不判死刑”并不等于他可以活着出来,独裁者有太多下作的手段用来置他们想治的人于死地。现在不是有传言说赖昌星已死在监狱里了吗,而且死法和著名的彭明先生一样,是心肌梗塞。赖昌星是否已死?生死之谜,迷雾重重,真假难辨,本身就说明问题。如果硬说又是一例心肌梗塞死,鬼才相信呢。

另外,维权者董广平和姜野飞逃出中共魔爪后,又被中共从泰国悄悄引渡回大陆,他们分别被判刑六年半和三年半,其处境可想而知。如今哎乌、杨崇夫妇在泰国被中共指使的人暗算,遭到栽赃陷害的可能性很大。泰方不会引渡他们回中国的承诺是靠不住的,他们一天不离开泰国,危险就依然存在,请大家关注他们的艰难处境。期待美国政府和人权组织机构、各界人权人士积极努力营救他们,不要错过时机。等到如上述提到的案例中那样不可挽回的后果出现,就太迟了!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