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大國攻略:東京奧運是中國重要的國際政治舞臺

2021-07-23
Share
專欄 | 大國攻略:東京奧運是中國重要的國際政治舞臺 第32屆夏季奧運會7月23日晚在日本東京都新宿區的國立競技場舉行了開幕式。
(法新社)

日本這周是全球體育賽事和國際外交舞臺上的主角,7月23日東京奧運在新冠疫情大流行中,以無觀衆現場參與的形式開幕。原本可容納6萬8千人的觀衆席,只出現貴賓政要寥寥約950人,參與的領袖包括美國第一夫人吉爾拜登和法國總統馬克龍在內不到20人。

中國如何看待東京奧運? 中國駐日大使孔鉉佑說,東京奧運對中國而言是競技場也是宣講臺,中國將借東京奧運向世界推介明年二月在北京舉行的冬季奧運。

日本產經新聞臺北支局長矢板明夫說,東京奧運是中國重要的國際政治舞臺。在當前中國與西方對立的國際環境下,中國期盼通過支持東京奧運改善自己的國際形象,和西方修復關係,也期盼東京奧運能開啓北京冬奧的序章。中國現在最害怕如果疫情未能控制,本來已經有些國家想抵制北京冬奧,會順水推舟變成順手抵制北京冬奧。中國一直在走鋼絲,一方面煽動民族主義凝聚愛國心,一方面又不想和西方全面對立,因爲外交環境如果惡化對於二十大恐怕有影響。所以北京冬奧結束後,或許中國在外交上有比較大突破。

對日本來說,矢板明夫說可能很多人把東京奧運視爲日本展開外交的舞臺,但他認爲日本更想四平八穩的順利把奧運辦好,沒有那麼大的國際政治目的,他說臺灣本來要參加的政務委員唐鳳後來取消赴日,也許是中國施壓,矢板明夫說,日本政府或許並不希望唐鳳在日本奧運掀起外交旋風,以免太過刺激中國。

不過矢板說,臺日關係現在是最好的時刻,一方面是政府之間,一方面是民間,特別是日本政府贈送了三批疫苗給臺灣之後。贈送疫苗的決策是日本政府,但其間很多友臺人士推動,發揮很大作用。日本送出貴重的戰略物資,沒有拿到回報,其間中國也想阻止,但是日本輿論的支持鼓舞了日本政府,日本政要近期在各場合發表挺臺言論,強調臺海安全,以及日本參議院首度全票通過決議支持臺灣參加世界衛生大會,臺灣民間於是對日本給予熱情迴應。在日本首次贈送疫苗給臺灣後有130家臺灣企業在產經新聞登了兩頁的廣告表示感謝,這次在東京奧運開幕前一天又有88家臺灣的企業、團體在產經新聞刊登整版廣告,感謝日本支援疫苗,同時爲日本打氣、爲參賽的臺日選手加油。在日本發佈緊急事態、四面楚歌下召開奧運之際,臺灣送去了溫暖,這對今後臺日互動是很大加分,這一年來日臺關係變化很大!

矢板明夫表示,本來日本希望以走出311大地震十年陰影作爲奧運主題,沒想到遇上一場新的災難,疫情席捲全世界,主題於是變成人類戰勝病毒的一場奧運會,實際上疫情並沒有獲得很好控制。日本國內反對辦奧運的聲音很大,但是如果不辦奧運更容易喪失信心,觀看奧運選手在競技場上拼搏對民衆很有鼓舞作用,所以日本政府是硬着頭皮舉辦,而臺灣適時的送溫暖對日本很重要。這場奧運會是人類史上難忘的一次,在如此艱苦的情況下,如何向國際社會展現舉辦成功,也是對日本政府的一大考驗。本來預想走出大地震陰影的歡快主題,如今變成悲壯主題,如果運作得好,或許對日本國際形象,或對於深陷疫情中的全世界都有提振士氣的效果。

菅義偉盼東京奧運拉抬選情

東京奧運對中國而言是競技場也是宣講臺,中國借東京奧運向世界推介明年二月的北京冬季奧運,圖爲中國隊進場。(路透)
東京奧運對中國而言是競技場也是宣講臺,中國借東京奧運向世界推介明年二月的北京冬季奧運,圖爲中國隊進場。(路透)

臺灣中山大學中國與亞太區域研究所教授、日本研究中心主任郭育仁則說,菅義偉在疫情大流行之下,還堅持舉辦奧運是“賭一把”。因爲面臨今秋大選的菅義偉如果不辦奧運、坐等九月選舉,日本議會六月中結束到大選之間這段政治空窗期對他的選情不利,可能使他成爲被打擊的對象,等於是坐以待斃。若奧運成功舉辦,菅義偉可以提升民意,但若反使疫情升溫,就不利選情。菅義偉內閣民調最近的數字很低,約在29%到33%之間。而且自民黨最近幾次補選全軍覆沒,尤其是在向來擁有衆多自民黨支持者的廣島,自民黨的選情並不看好。

本來奧運對於菅義偉可以是救命稻草,郭育仁說現在看起來恐怕是反效果。疫情無法控制得讓民衆滿意,很多企業家表明不參與,今年年初就有民調顯示超過七成企業都反對辦奧運,原因是認爲疫情的風險太高,7月13日另一份民調顯示,日本有78%受訪者認爲不該在疫情下辦奧運。所以東京奧運之後,菅義偉纔要開始頭痛,要趕緊處理奧運後的國內經濟問題,同時要擺平黨內勢力準備大選。

中美戰略競爭下 日本做出戰略選擇

東奧開幕前一天,88家臺灣企業、團體在產經新聞刊登整版廣告,感謝日本支援疫苗,同時爲日本打氣、爲參賽的臺日選手加油。(日本產經新聞臺北支局長矢板明夫提供)
東奧開幕前一天,88家臺灣企業、團體在產經新聞刊登整版廣告,感謝日本支援疫苗,同時爲日本打氣、爲參賽的臺日選手加油。(日本產經新聞臺北支局長矢板明夫提供)

不過,菅義偉在疫情中爲東京奧運辛苦奮戰時,在國際政治上肩負更大責任。奧運召開前,英美官員紛至東京訪問,英國國防大臣華萊士(Ben Wallace)7月20日在東京與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舉行會談後宣佈,伊麗莎白女王號航母打擊羣9月訪問日本之後,英國將永久性部署兩艘軍艦在印太海域。

美國副國務卿舍曼(Wendy Sherman)21日也造訪日本,她和日本外務副大臣森武雄、韓國外交部副部長崔鍾建,三方討論臺海和平、朝鮮的核計劃、和南海的自由航行權,商討在中國的動作越來越具侵略性之際,如何加強三國合作。

在歐美抗中的陣營中,日本站到了最前線,七月中出爐的日本《防衛白皮書》首度把日本安全跟臺海安全掛勾。而且多位官員公開發表挺臺言論,岸信夫說臺灣的和平穩定與日本直接相關。日本防衛副大臣中山泰秀說日本和臺灣是家人與兄弟。副首相麻生太郎說如果中國入侵臺灣,將出兵保護臺灣。

在中美戰略競爭下,日本明顯做出了戰略選擇,這將如何影響中日關係?

郭育仁表示,日本戰略轉變一方面因爲拜登上臺重新鞏固與日本的同盟關係,二是因爲中國今年實施海警法,太過挑釁,導致日本的安全政策轉向,“對日本來說,中共不但是破壞現狀,而且是透過法律來破壞現狀。”

習近平20大前若能訪日 將是外交政績

東京奧運會因新冠疫情影響而史上首次延期1年,東京處於緊急事態宣言下的形勢中啓動。包括開幕式在內,大部分比賽場館採用無觀衆的“空場”方式。(法新社)
東京奧運會因新冠疫情影響而史上首次延期1年,東京處於緊急事態宣言下的形勢中啓動。包括開幕式在內,大部分比賽場館採用無觀衆的“空場”方式。(法新社)

不過,現在的中日關係相當微妙,郭育仁比喻像是打籃球時的“垃圾時間”(Garbage Time)。他說中國非常清楚日本將於九月底十月初舉行大選,十月將出現新內閣新首相。自拜登上臺以來,日本三月與美國進行二加二會議,四月美日峯會發表共同聲明,以及後來的七國集團峯會、日澳二加二會議等,都不斷強調臺海安全,但是中國對日本僅口頭抗議,沒有強烈的反制行動,因爲中國很清楚在日本大選之前出手沒有用,十月之後習近平纔會出手,中國可能在十月之後要求日本安排明年讓習近平赴日進行國事訪問。習近平訪日之事只是延期,並沒有取消。而這也是爲什麼中國一直還沒跟日本撕破臉的原因,若撕破臉,日本可能就直接取消習近平訪日了。而且年底中日韓還要召開峯會進行自由貿易談判,接着明年初北京舉辦冬奧,北京需要日本支持,接下來中國若能促成日本同意習近平於明年春天訪日,將是習近平在二十大前的重要外交成績。所以如果自民黨選情不好,可能給中共更多空間去操作中日關係,這將是日本新首相很頭痛的問題。

英國將永久性部署兩艘軍艦在印太海域

英國國防大臣華萊士表示,英國伊麗莎白女王號航母打擊羣9月訪問日本之後,英國將永久性部署兩艘軍艦在印太海域。(法新社)
英國國防大臣華萊士表示,英國伊麗莎白女王號航母打擊羣9月訪問日本之後,英國將永久性部署兩艘軍艦在印太海域。(法新社)

對於英國將永久性部署兩艘軍艦在印太海域,郭育仁說這不是一個單獨的戰略構想,今年三月美日就有共識在太平洋籌組海軍特遣隊,目標是美日印澳四國,再加上英國法國和加拿大,這七國海軍打算籌組以美日爲主的太平洋海軍特遣隊。這特遣隊將肩負幾個任務,一是對於印太或亞太地區任何突發危機,可以快速反應。二是因應南海局勢,中共推動“南海行爲準則”試圖在今年底或明年通過,太平洋海軍特遣隊主要也是因應中共在南海日趨挑釁的軍事行動。第三,太平洋海軍特遣隊未來會有常態性的聯合演習和訓練,這也是爲什麼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7月23日訪問新加坡、菲律賓和越南,這是整盤棋的戰略。美國可能洽談太平洋海軍特遣隊的靠港港口,這七國海軍再加上星越菲共十國若能提供港口作爲補給,就非常重要。美日爲首籌組太平洋海軍特遣隊的雛型慢慢可以見到。美國五角大樓發言人約翰·柯比對於奧斯汀訪問星越菲三國表示,這凸顯本屆美國政府對東南亞國家、東盟國家在該國“印太戰略”中的重視。

法國將啓動南太平洋海岸警衛隊網絡

東京奧運場館的觀衆席原本可容納6萬8千人,因爲疫情,只有貴賓政要約950人出席,參與的領袖包括美國第一夫人吉爾拜登和法國總統馬克龍在內不到20人。(法新社)
東京奧運場館的觀衆席原本可容納6萬8千人,因爲疫情,只有貴賓政要約950人出席,參與的領袖包括美國第一夫人吉爾拜登和法國總統馬克龍在內不到20人。(法新社)

除了英國之外,法國的海軍預料也將更頻繁的出現在太平洋。少數出席東京奧運開幕的元首法國總統馬克龍在19日表示,法國和南太平洋國家將啓動南太平洋海岸警衛隊網絡,以打擊“掠奪”行爲,法國總統顧問對路透社透露,在中國擴大海上影響力之際,成立警衛隊的目標是爲了防止非法捕撈。美法日澳和新西蘭在內的盟國,正積極擴大在太平洋地區的活動,以對抗中國日益增加的影響力。馬克龍在與南太平洋國家,包括澳大利亞丶馬紹爾羣島丶巴布亞新幾內亞的領導人以及新西蘭和其他太平洋國家的代表舉行視頻會議後表示,“我們都是遭到侵略的受害者,因此我希望促進南太平洋的海洋合作”。

郭育仁分析,2018年中共的“一帶一路”勢力擴展到南太平洋,巴布亞新幾內亞、紐埃、斐濟等11個太平洋島國相繼與中國簽署“一帶一路”合作諒解備忘錄,2019年中國先後與所羅門羣島建交和基里巴斯建交,並在基里巴斯修建軍民兩用的港口,西太平洋和南太平洋位處地緣戰略要衝,而法國在太平洋有殖民地,所以馬克龍目的是抗衡中國在南太平洋越來越大的控制力,法國這兩年一直派遣軍艦參與美日在太平洋的相關軍演。

郭育仁說,雖然美軍在太平洋已有部署第七艦隊,但若西方陣營成功籌組太平洋海軍特遣隊,中國若要挑釁將會同時與七國爲敵,這跟中國單獨挑戰美軍第七艦隊在國際戰略上的意義不同。而且第七艦隊巡弋範圍太大,由多國籌組常態性的太平洋海軍特遣隊,將使美軍兵源調度部署比較容易,對中共的嚇阻力也會越高。

撰稿 陳美華 責編 許書婷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