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泥厂长被控杀人 爱女上访喊冤六年

2005-01-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大家好!我是白帆。在这一集的节目中,我们针对安徽一名镇办企业的厂长被控杀人的案件展开调查。

安徽省繁昌县荻港镇的朱海燕女士最近给自由亚洲电台调查报道专题节目写信。她在信中说,她的父亲朱能刚曾经担任荻港石灰石矿水泥厂的厂长,被人冤枉杀人,判处十五年徒刑,入狱已经六年,她坚信自己的父亲是无辜的,因此一直到各级政府和司法机关申诉,但毫无结果。在她父亲入狱后的两千五百个日夜,她和她的家人度日如年,法院和公安机关虽然承认判朱能刚入狱的证据不足,但一直没有重新调查改判。

那么,朱能刚是如何被控杀人的呢?为什么法院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对他判处重刑呢?记者针对这些问题首先采访了被控杀人的朱能刚厂长的女儿朱海燕,她回忆起当年事情发生的经过说:(录音)

据调查,一九九七年九月九日,安徽省繁昌县荻港镇的石灰石矿水泥长原厂长兼党委书记翁道秀被发现死亡。当时他的儿子翁基虎在父亲没有回家的情况下到厂中找人,厂长朱能刚陪同他到他的父亲办公室找人,发现翁道秀死亡,死者的儿子翁基虎随即指控接替翁道秀的厂长朱能刚,认为是他杀人,繁昌县公安局随后将朱能刚拘捕。

朱能刚被二审时出庭为他辩护的律师杨伟介绍经过他调查取证后了解的案情说:(录音)

他还介绍说,现有证据显示,在事发的时候,朱能刚可能根本没有在案发的现场:(录音)

那么,既然朱能刚是否作案有很多疑点,那么,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为什么对他以伤害罪起诉判刑呢?

据调查,一九九七年九月九日事发后当晚, 繁昌县公安局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以保护水泥厂法人代表为名,将朱能刚带到荻港修船厂公安科秘密拘禁六十四个小时,并且连夜提审,还没收了朱能刚的鞋,让他赤脚受审三十二个小时。三天后,又将他转移到宣州军天湖农场,将他戴上脚镣,并宣布刑事拘留,在随后的三十四天中,对他进行了审讯。他的女儿朱海燕表示,她的父亲在事发后一直被非法羁押,家属不知道他的下落,时间长达两年。她还介绍说,公安人员在审讯的过程中对她父亲朱能刚进行了刑讯逼供:(录音)

朱海燕认为,她的父亲最后是被屈打成招的:(录音)

朱能刚二审时的辩护律师杨伟也介绍说,从有关材料来看,朱能刚是在被集中审讯十二次后,在深夜里才招供的:(录音)

为了核实他们所透露的有关情况,记者首先采访了拘捕朱能刚的繁昌县公安局,了解案情,一位官员回答说:(录音)

记者又采访了繁昌县检察院负责申诉的检察官张蕾,她 表示,虽然案件已经进入申诉的程序,但目前尚没有进展:(录音)

虽然官方对该案目前守口如瓶,而且申诉的过程旷日持久、进展缓慢, 但因为该案疑点颇多,加上家属不停地申诉,引起了安徽省律师协会的关注。该协会资深律师马俊介绍说,该协会一致认为该案的审理有问题:(录音)

马俊还表示,有文件证明,朱能刚曾被刑讯逼供:(录音)

朱能刚的女儿朱海燕认为,公案机关在办案过程中有违法行为,而繁昌县政法委在办案过程中起到很大作用:(录音)

杨伟是位年轻的律师,在办案过程中一直尽心尽力,但最后败诉的结果令他感到遗憾:(录音)

马俊认为,从现场证据以及家属申诉情况看,朱能刚应该是无辜的,但无辜者被判刑,说明司法机关办案的漏洞:(录音)

他分析朱能刚被屈打成招最后被判刑的背景说:(录音)

在被问到这一案件是否能得到改判时,这位资深律师对此表示怀疑,不过,朱海燕表示,他们将继续申诉,直到父亲的案件昭雪。(录音)

(如果您亲身经历或者了解类似的个案,欢迎给本台记者白帆写信。来信请寄香港邮政信箱28840号,或者发电子邮件,地址是:zhongp@rfa.org来信中请一定注明您的电话号码,以便联系。)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