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美国关闭写作的第八年,六十三岁的索尔仁尼琴第一次打开了通往他宅邸的五十英亩林地的大门,迎接各地记者和摄影师。这是那一年(1981年)Life Visits 记者在其林地雪野拍的他的图片。北明2016年翻拍于索尔仁尼琴故居卡文迪什历史博物馆

专栏 | 华盛顿手记:忘记上帝,走向灾难的第一步!

重温俄罗斯史学家、哲学家、异议作家索尔仁尼琴三十七年前的警告,依然如雷贯耳。我们的烛火远不如这位俄罗斯思想先知的那样通透,但还是要像旧约里的先知们那样,站在索多玛、蛾摩拉的城门口,喋喋不休地转述神的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