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華盛頓手記:索爾仁尼琴警示美國6:對峙極權重在決心——兼略陳蘇俄心靈

2021-04-19
Share
專欄|華盛頓手記:索爾仁尼琴警示美國6:對峙極權重在決心——兼略陳蘇俄心靈
Photo: RFA

“如今你們有人說‘有實力而無和睦相處的願望,將會導致世界性的衝突。’……我卻認爲:有實力而一味地讓步等於喪失實力!(掌聲)經驗告訴我們:唯一能夠在極權主義進攻面前站得住腳的,就是堅強的決心。歷史上有不少實力可以借鑑。……”

自由亞洲,華盛頓手記,這是北明。這一次索爾仁尼琴流亡美國之後首次演講內容的題要是:一,他指出國際關係的真正“緩和”的三個標誌,這三個標誌都是針對集權專制政權的:首先是不僅消滅戰爭機器,也要消除內鎮壓同胞的武器;其次,不是口頭話語和微笑而是擁有媒體與立法機構的監督堅實的基礎;最後,是仇視人類的宣傳必須終止,友誼必須是誠摯的。而,接下來他明確提出抵抗奴役若要成功,必須有堅強的意志;三,然後他舉證二戰以來兩大陣營衝突中,堅強意志戰勝邪惡而成功幾個歷史實例, 1939年芬蘭抗爭、1948年柏林危機、1950年韓戰、1962年古巴危機,他強調這些危機轉危爲安,是因爲美國維護自由的意志堅定;四,最後,作爲見證人,他說,蘇聯持不同政見者兩手空空,有的只是自己的心靈和半個世紀集權專制下的生活經驗中,要站立起來的決心。

下面就是他這一部分演講內容:

“有無真正的緩和,只要看是否具備了主要幾個標誌,就能做出判斷。……(略。請點擊相關鏈接收聽本集索爾仁尼琴演講全文))在他面前,石頭和坦克都變成不起作用的東西了。”

 

(圖:索爾仁尼琴,蘇共囚徒、俄國傑出哲學家、史學家、異議作家1975年6月末應邀在美國勞聯-產聯演講,披露蘇聯血腥祕聞,警示西方讓步惡果。RFA 華盛頓手記「索爾仁尼琴警示美國6:對峙極權重在決心——兼略陳蘇俄心靈。圖片截自勞聯產聯SAL-CIO《自由工會新聞》」
(圖:索爾仁尼琴,蘇共囚徒、俄國傑出哲學家、史學家、異議作家1975年6月末應邀在美國勞聯-產聯演講,披露蘇聯血腥祕聞,警示西方讓步惡果。RFA 華盛頓手記「索爾仁尼琴警示美國6:對峙極權重在決心——兼略陳蘇俄心靈。圖片截自勞聯產聯SAL-CIO《自由工會新聞》」

這個節目前幾集播出後,有聽衆觀衆說,索爾仁尼琴演說中描述清蘇聯情況,跟當今中國一樣啊。確實,這正是我爲大陸聽衆介紹這篇演講的前提。

自從1917年10月布爾什維克革命,毛澤東說,“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我們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共產黨的新中國走上了他的指引道路:“走俄國人的路——這就是結論。”毛澤東還說:蘇俄的“十月社會主義革命不只是開創了俄國曆史的新紀元,而且開創了世界歷史的新紀元,影響到世界各國內部的變化,同樣地 、而且還特別深刻地影響到中國內部的變化……”。(毛澤東《論人民民主專政》)《毛澤東選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如果說毛澤東這位中國共產革命中後來居上的領袖一生,在描述人類命運方面說過什麼符合事實的話,那麼這就是其中之一了。在上個世紀分裂爲兩半的地球上,中國在不幸由於“內部的變化”,淪陷在紅色黑暗一邊。如今蘇共垮臺、東歐解放30年過去,中國依然陸沉深淵。

索爾仁尼琴在這篇演講中說,他和他的同仁們坦克、武器、組織一無所有,擁有的只是50年受壓迫的經驗和自己的心靈。他們一旦發現自己能站起來、站穩,他們就站起來站穩了:

“像我這樣的在蘇聯的持不同政見的人,兩手空空,既無坦克,也無武器;既無組織,也沒有別的什麼;我們有的只是自己的心靈和在這個制度下生活了50年的經歷。但我們一旦發現自己是能夠站立起來的,並且能夠站得穩,我們就站得住腳了。……有了剛強的意志,我們就能夠站的住腳跟了。我今天能在這裏講話,絕不是因爲共產黨發了善心或者由於搞了緩和,要感謝的只是自己堅強的意志和你們強有力的支持(掌聲)。”

在這裏,索爾仁尼琴強調的是抵抗奴役的堅強意志。

歷史似乎要證明他的正確,不到25年,蘇共暴政就在索爾仁尼琴站起來的腳下垮掉了,而且是和平地垮掉了。地球重新合攏,世界由此從殖民主義叢林哲學中走出,建立起文明互惠的國際秩序。

蘇聯這一巨大歷史變遷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不過,就在這一鉅變發生不久, 1990年,就有中國獨立學人(王康先生)天才地指出了一個重要的原因:在蘇聯,存在着帝國與詩人,也就是異議知識人和反抗者——的對峙,在這種對峙中,詩人所以最終戰勝了帝國,是因爲他們的獨特的心靈和精神。當時索爾仁尼琴的這些演講內容鮮爲人知,但是這一論述與索爾仁尼琴的陳述如出一轍。

因爲心靈與精神非凡,俄羅斯抵抗者的隊列與衆不同:

“聖徒拉着天才的手,殉道者扶着歌者的肩頭,哲人劈開詩人腳下的荊棘……。”(引自王康《俄羅斯的啓示》)

  在那條通往流放監禁的弗拉基米爾大道上,這是俄羅斯心靈留給歷史和我們的非凡景觀和重要啓示。

中國人在暴政下生活的時間,已經超過索爾仁尼琴索一代同樣經歷的時間了,但是七十年來,與專制的對峙始終不成比例,而且越來越弱,以至於無。中國的詩人——異議知識人中,有的是學者、教授、藝術家、歌手、作家,但是沒有出現超越性的精神現象與症候,當代中國心靈始終禁錮在世俗層面。

當從聖經閱讀中學會識字的俄國人民在飢寒交迫中潔身自好的時候,修改了祖宗文字、批倒了往聖先賢的中國人,在簡體字漢語課本里那些虛假的高大尚中,努力繼續革他人和自己的命。

此外,中國人民與蘇俄人民還有另外一些嚴重的不同。下次這個節目,我繼續爲您介紹索爾仁尼琴演講的最後一部分,同時繼續分析,爲什麼同樣是極權制度,蘇俄形成了帝國與詩人的對峙,中國沒有能夠形成。這是自由亞洲,華盛頓手記,我是北明。下週再見。(待續)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