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解讀新疆:新疆當局拘留著名詩人及“目擊政府罪行”的維吾爾族土耳其人

2021-05-07
Share
專欄 | 解讀新疆:新疆當局拘留著名詩人及“目擊政府罪行”的維吾爾族土耳其人 新疆師範大學維吾爾族教授,著名作家和詩人阿卜杜卡迪·賈拉利丁(Abduqadir Jalalidin)。
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當局拘留了一對維吾爾夫婦,亞克亞.庫爾班和他的妻子阿米娜·庫爾班,他們長期以來一直是土耳其公民,而據他們的女兒說,北京不會釋放他們的父母,因爲他們目睹了該地區侵犯人權的行爲。此外,維吾爾族著名詩人阿卜杜卡迪·賈拉利丁被拘留三年後下落不明,他在海外的兒女要求中共當局將他釋放。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了解這些情況。

亞克亞.庫爾班是維吾爾人,來自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喀什地區的葉城縣,他五歲時隨家人移民到土耳其,後來成爲土耳其公民。2017年9月10日,亞克亞.庫爾班和他的妻子,也是來自葉城縣的阿米娜·庫爾班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首府烏魯木齊被拘留,他們在那裏經營一家商店,然後被帶回他們的家鄉。此後,這對夫婦在土耳其的四個孩子與父母失去了定期的聯繫。

自由亞洲電臺與他們的一個女兒哈妮克孜·庫爾班,以及土耳其駐北京大使館的代表,還有葉城縣的有關當局進行了長時間的交談,但最終無法獲得有關這對夫婦的下落和當前狀況的詳細信息。

哈妮克孜·庫爾班說,“我的媽媽和爸爸是土耳其公民已經有40年了。我們家有四個孩子。我們都是在伊斯坦布爾出生和長大的。我父親在土耳其和新疆之間往來做生意,他和我的母親住在烏魯木齊。”

“中國 [當局]三年前將他們帶到了葉城縣。到目前爲止,他們仍然沒有被釋放。被拘留後,他們兩年沒有再跟我們打過電話了,”她補充說。

“我媽媽在微信上給我發了一條語音留言,哭着說警察要把他們帶走,並告訴我們給土耳其大使館打電話。這是發生在2017年9月11日……我試圖給他們打電話,但他們的電話已關閉。我也嘗試發回短信,但沒有任何迴應。”

哈妮克孜·庫爾班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她在收到母親的信息後,立即向土耳當局報告了她的父母 被拘留的消息,但是土耳其政府的代表告訴她,有很多土耳其人處於同樣的處境,他們“正在與中國當局一起調查此事”。

哈妮克孜說:“土耳其政府說,如果[中國政府]將他們關起來,或者有某種情況要對他們進行懲罰,就必須通知[土耳其使館]。

“他們還說,他們認爲[我們的父母]很好,他們什麼也沒說。但是每次我們打電話去時,他們都告訴我們要耐心等待。這就是他們每次都說的話。”

自由亞洲電臺致電土耳其駐北京大使館,詢問他們對亞克亞.庫爾班和阿米娜·庫爾班案子的瞭解。接聽電話的使館代表說,負責的員工“不在辦公室”,並建議自由亞洲電臺通過電子郵件查詢此案。

哈妮克孜說,令她驚訝的是,在父親和母親失蹤兩年後,她突然接到父親打來的電話。他沒有解釋他爲何在過去兩年中失蹤,而是責罵她,警告她不要捲入任何“令人不快”的事情。但是父親的說話似乎表達他希望女兒應該公開有關她失蹤的父母的信息。

哈妮克孜說 “兩個半月或三個月後,他和我媽媽一起再次打來電話。我媽媽的聲音根本不正常,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壓抑着她的心。我非常瞭解我媽媽的聲音”。

“他們再也沒有給我們任何明確的答案。他們沒有說他們被拘留了。當我問他們事情時,例如,他們是否遇到麻煩或住在哪裏,他們不會回答。他們只會說他們會再打來。”

哈妮克孜說,她感到“很明顯,有人坐在他們旁邊”,因爲他們說話時沒有任何情緒,並試圖向她保證,他們不會遇到任何麻煩。

哈妮克孜在伊斯坦布爾的電話中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她的父母是“非常謹慎的人”,他們確保遠離任何可能令中國政府感到不滿的事情,並教育他們的孩子也這樣做。哈妮克孜說,她的父母不可能做任何非法的事情來導致他們失蹤。

她說:“即使現在,我仍然記得,當我父親在烏魯木齊時總是非常小心,無論他去往或離開那裏的時候。在(土耳其),很多維吾爾人都會出去抗議,但我父親從未允許我們參與其中。我父親絕對沒有犯罪的可能。”

一位官方消息人士證實,亞克亞.庫爾班和阿米娜·庫爾班在他的管轄下,不被允許返回土耳其,但拒絕評論他們的案子或提供詳細信息,包括具體下落。

哈妮克孜說 “如果那時(2017年1月至9月),我父親碰巧看到某個鄰居,他的朋友或某個熟人發生了什麼事,我認爲[當局]可能是基於這種情況拘留了他,因爲他們知道他看到了所發生的事情,而且在離開中國後,他可能會說出那些事情。”

“我的[父母]沒有犯罪。 [他們]只是看到了中國政府犯下的罪行。”

此外維吾爾著名詩人阿卜杜卡迪·賈拉利丁(Abduqadir Jalalidin)被拘留三年後至今下落不明。他的孩子們繼續爲他辯護,並在海外要求中共當局將他釋放。

據賈拉利丁在美國的兒子說,在他的爸爸被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當局拘留三年多之後,這位著名的維吾爾族知識分子的狀況和下落仍然未知。

2018年4月下旬,自由亞洲電臺維語組獲悉,新疆師範大學維吾爾族教授,著名作家和詩人阿卜杜卡迪·賈拉利丁(Abduqadir Jalalidin)已於三個月前被國家安全局在地區首府烏魯木齊拘留。

新疆師範大學維吾爾族教授,著名作家和詩人阿卜杜卡迪·賈拉利丁(Abduqadir Jalalidin)。(聽衆提供)
新疆師範大學維吾爾族教授,著名作家和詩人阿卜杜卡迪·賈拉利丁(Abduqadir Jalalidin)。(聽衆提供)

賈拉利丁的著作在維吾爾族中廣受歡迎,他的文學譯本也成爲維吾爾族的文學譯本,其中包括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的標誌性小說《動物農場》(Animal Farm)。他曾爲許多研究生提供建議,培訓了新一代的維吾爾研究人員。

他的兒子巴布爾(Babur)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他和他在日本的姐姐布拉布納孜(Bulbulnaz)繼續發聲要求他們的父親被釋放,但自從得知他被拘留以來,有關他的處境幾乎一無所悉。

巴布爾說:“他們於2018年1月29日晚上, 7:00或8:00時將他從我們家帶走。”

“到目前爲止,我一直無法獲得有關他的健康狀況,或他在做什麼的任何信息。我們也不知道他們爲什麼把他帶走或他被判刑多久。”

據巴布爾說,警察在逮捕賈拉利丁的前一天突襲了他們的家,沒收了維吾爾語材料以及計算機,平板電腦和電話,他說,

“然後第二天……他們帶走了我父親,再也沒有把他帶回來。”

“我父親從未違反法律。他的所有作品都由政府出版社出版,出版前由政府編輯進行編輯。我們的父親總是教養我們不要違反法律,要成爲好人……我要求釋放我的父親。”

儘管自由亞洲電臺無法確定賈拉利丁被拘留的原因,但稍早時,中國官方媒體中國環球電視網發行了一段紀錄片,標題爲“陰影中的戰爭:新疆打擊恐怖主義的挑戰”,其中介紹了諸如牙裏坤·肉孜(Yalqun Rozi)於2003年指導維吾爾文學教科書的編寫。

儘管影片沒有提及,但賈拉利丁參與了這本教科書以及其他維吾爾族中學生語言和文學教科書的編輯。

巴布爾要求釋放父親賈拉利丁的要求是在他的姐姐的公開談話一個月後。他的姐姐在日本維吾爾人協會和“人權現在” Human Right Now組織的聯合活動中作了關於他們的父親的證詞後,接受了日本廣播協會NHK新聞頻道的採訪。她在講話中指出,她父親作爲學者和知識分子的形象映在她腦海中。

她告訴日本廣播協會說:“當我想到父親時,我看到了他坐着看書的樣子。”

“這個無辜的人除了讀書和從事學術工作外,什麼都不想,卻在一個罪犯的場所被剝奪了自由。”

布爾布納孜(Bulbulnaz)告訴日本廣播協會,她的父親非常小心,不要討論政治敏感的問題。

她說,“他從來不是一個宗教人士或政治人物。他一直鼓勵人們嘗試新事物。我記得人們尊重他,他們喜歡花時間和他交談。”

2020年11月,《紐約時報》發表了一篇普林斯頓大學博士後研究員約書亞·弗里曼(Joshua L. Freeman)題爲《中國消失了我的教授,不能使他的詩歌沉默》的文章。他曾是賈拉利丁的碩士研究生。文章中他討論了與前任老師的關係。

弗里曼在文章中指出,即使在拘留期間,賈拉利丁仍然繼續寫詩。他說,其他囚犯將賈拉利丁的新詩記住了 ,並通過口口相傳,設法將其中一首傳到了營地大門之外,這表明儘管可以拘留一名詩人,但卻不能阻擋詩歌,而且詩歌是許多維吾爾人的抵抗工具。

根據美國筆會發布的2020年寫作自由指數,中國是被監禁作家,知識分子和研究人員最多的國家之一,其中包括至少40名被監禁的維吾爾族知識分子。而位於華盛頓的維吾爾人權項目(UHRP)則記錄了數百名失蹤的維吾爾人學者。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