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解讀新疆:警方調查開齋節祈禱的維吾爾人 神職人員被捕儀式無人主持

2021-08-06
Share
專欄 | 解讀新疆:警方調查開齋節祈禱的維吾爾人   神職人員被捕儀式無人主持 新疆一座清真寺。
(圖源:寒冬網)

據報道,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阿克蘇警方質疑維吾爾人未經許可參加開齋節祈禱,而對涉事人員進行了審訊。此外,伊寧市在整肅清真寺的神職人員後,現在無人留下主持各類儀式。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進一步瞭解情況。

阿克蘇當局將 50 歲以下被禁止在穆斯林聖日祈禱的人逮捕。

一名高級警官說,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警方對 170 多名在穆斯林開齋節期間未經當局許可而參加祈禱活動的維吾爾人進行了審訊。

阿克蘇市阿依庫勒鎮警察局的官員近日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只允許 50 歲以上的維吾爾人在 7 月 20 日至 23 日的假期期間參加禮拜活動。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 1200 萬穆斯林中有許多人慶祝宰牲節,也稱爲 Qurban Heyt古爾邦節,他們通過祈禱、跳舞和屠宰山羊或綿羊作爲宗教獻祭。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一些市縣中心的地方當局在開齋節期間向公衆開放了幾座長期關閉的清真寺,以呈現出一種常態。

阿依庫勒鎮的高級警官告訴自由亞洲電臺,目前有 170 多名被指控違反開齋節祈禱規定的維吾爾人被拘留,但他說他無法評論他們的下落,或他們是否被關押在“再教育”營或拘留中心。他說,

“我們告訴老年人他們可以祈禱,我相信有 170 多人。我們告訴老年人他們可以祈禱,而年輕人則不能——那些 50 歲以下的人”。

鄉鎮居民表示,當局已將“許多鄰居”帶走進行訊問,但無法提供估計數字。

這位警官還說,當局並進行了街頭巡邏、突襲商店和搜查住家,以控制維吾爾人在穆斯林聖日的行爲。

據信,自 2017 年以來,中國政府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拘留營網絡中關押了多達 180 萬維吾爾人和其他突厥語的少數民族。北京當局表示,這些再教育營是旨在打擊該地區宗教極端主義的職業培訓中心,儘管囚犯是違揹他們的意願遭到關押,並受到政治灌輸與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爲。

一位出於安全原因拒絕透露姓名的阿依庫勒鎮居民說,在今年阿克蘇的開齋節祈禱之後,警方檢查了身份證並搜查了參加祈禱禮拜的民衆的家,以確認他們已經超過 50 歲。

知情人士表示,那些身份證上有出生日期不符的人,以及被警方懷疑謊報年齡的維吾爾人被拖到派出所接受訊問。

其他居民指稱,當地警方沒有親自去清真寺調查參加祈禱活動的人,取而代之的是使用鄰里線人擔任單位負責人,每個單位由 10 個家庭組成,以瞭解是否有人在家裏偷偷祈禱。

他們說,當局爲涉嫌在開齋節期間非法祈禱的人戴上黑色頭罩,並將他們帶走。

自由亞洲電臺聯繫的其他鄉鎮警察,包括阿克蘇地區庫車縣古勒巴格村警察局的警察,都拒絕回答有關情況的問題。

自由亞洲電臺此前的一項調查發現,自 2017 年以來,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克孜勒蘇柯爾克孜自治州的阿圖什(Atushi)只允許 60 歲或 60 歲以上的人祈禱,當局將違法者拘留在營地。

阿圖什市松他克鄉的一名安全官員此前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說:“我們說,年紀大的人可以祈禱,老年人——指的是60 歲以上的老年人。他們甚至不允許年輕人進入清真寺。如果有人違法,我們會把他們交給村裏大隊,村大隊帶他們去接受再教育,然後我們通過電話通知他的家人。”

一位熟悉情況但要求匿名,以便能夠在沒有報復的情況下自由發言的消息人士稱,儘管在村莊和農村仍然像往年一樣嚴格遵守限制,但今年城市和縣中心對開齋節的宗教限制有所放寬。

這些規定旨在通過確保維吾爾人在宗教節期中不製造任何事件,來防止動亂和維護穩定,事實上自大規模拘禁運動開始以來,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沒有發生過任何此類抗議或騷亂。

這位知情人士表示,在該地區的大多數鄉鎮,每個維吾爾族家庭中至少有一個人仍處於某種形式的拘留中,這讓他們的親屬沒有理由慶祝宗教節日。

消息人士並稱,根據中國中央政府的要求,新疆各州、縣市,根據當地情況制定了各自的開齋節規定。

另據報導,中國當局於 2018 年從塔提雲清真寺拘留了七名宗教領袖。

兩名熟悉當地情況的消息人士稱,中國西北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一個城市中的一座清真寺,幾乎所有維吾爾族神職人員都已被監禁,社區中沒有人能夠舉行宗教儀式。

一位要求匿名以方便自由發言的來自該地區以外的消息人士稱,中國當局已拘留了伊犁哈薩克自治州伊寧市漢人街區塔提雲清真寺的所有 7 名宗教領袖。

消息人士指出,在 2018 年初被拘留的 7 人中,有海推布 khatib(主麻日禮拜時在清真寺裡演講的神職人員)庫德拉.卡熱姆Kudrat Qarim(能夠背誦古蘭經的受尊者)、穆安津muezzin(即宣禮員或喚禮員)阿合買提江Ahmatjan ,和伊瑪目賽伊達合買提Saydahmat。該人士並補充說,不久之後,他們都被判入獄。

消息人士還說,塔提雲清真寺已被一名“過度活躍”的警察監視了近兩年,該警察甚至將建築物的較低樓層變成了專門的審訊室。

鑑於新疆維吾爾人和其他突厥少數民族嚴重侵犯人權的國際壓力越來越大,且被美國視爲構成種族滅絕,據報道,新疆當局自年初以來放鬆了對宗教和文化習俗的限制,包括開放一些清真寺供公開展示。

然而,據該地區消息人士透露,由於幾乎所有宗教領袖都被關押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各地,因此這一政策變化,並未對人們信奉宗教的能力產生實際影響。

消息人士並稱,當局還從伊寧市其他的清真寺帶走了宗教領袖,該清真寺擁有超過 54 萬信徒。

消息人士指出,現在在伊寧沒有宗教領袖能夠主持婚禮或葬禮,或監督儀式,而介入主持儀式的替代者,往往沒有接受過這樣主持的培訓。

消息人士還說,宗教領袖的刑期長短不詳,也無法查明,因爲當局讓他們的家人發誓不泄露他們的刑期細節。

當被問及伊寧市最高層級的穆斯林神職人員被整肅一事時,伊寧市宗教事務辦公室和 伊寧市統戰部的一名員工拒絕發表評論。統戰部是中國共產黨負責民族事務的單位。他說,

“我們不允許在電話中談論這件事”。

當自由亞洲電臺聯繫時,這位曾任省級公安局副局長、後來被指派監督塔提雲清真寺的警官證實,7名清真寺領導人已於2018年被拘留。

這名警官雖然承認與案件有關,但在獲悉部分刑期細節被公開後,聲稱不知道刑期長短。

該官員說,他與七名被拘留的清真寺領導人合作了大約兩年,但他無法提供有關他們下落的詳細信息。

然而,警察辦公室通過姓名和職位,確定了被拘留的神職人員 庫德拉.卡熱姆Kudrat Qarim、阿合買提江Ahmatjan、賽伊達合買提Saydahmat。

他還說,另外三人——阿不都許庫爾Abdushukur、雅辛.卡熱姆Yasin Qarim 和 賽伊都拉.阿布力米提Saydullam Ablimit——是來自清真寺的宗教領袖,他們被拘留並隨後遭到判刑。當被問及現在有多少人在拘留營或監獄中時,他說,

“幾乎所有人都被判刑”。

在他 2016-17 年的任期內,該官員對清真寺的積極監視導致許多人遭受毫無根據的審訊。瞭解伊寧市情況的消息人士說,到 2018 年,所有被審問的人都被強行帶到再教育營。

當自由亞洲電臺詢問警察遭到審訊並也被帶到再教育營的其他人時,他說,他曾經問過一名正在參觀塔提雲清真寺的南疆男子,當時他在祈禱時的行爲引人側目,

該警官說,“當他完成他的 namaz [伊斯蘭祈禱] 並說‘真主’時,當他觸摸自己的耳垂時,他以非常奇怪的動作觸摸它們,他雙手高舉在身後,好像在跳舞一樣。一等他完成祈禱並離開清真寺,我就打電話去接他,”

該官員補充道,“他們的動作太奇怪了”。

這名警官說,他後來將這名男子交給警方,罪名是瓦哈比教,這是一種嚴格的伊斯蘭教形式,遵循《古蘭經》的字面解釋,儘管他不知道此人發生了什麼事。

據人權團體和維吾爾流亡團體稱,在1997 年 2 月上旬非暴力抗議之後,在鎮壓期間處決了大約 200 名維吾爾人的伊寧是大屠殺的地點,他們呼籲結束該市的宗教壓迫和種族歧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