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解讀新疆:維吾爾婦女與美國官員會面後家人遭騷擾;阿富汗維族婦女攜家人逃亡

2021-09-10
Share
35 歲的坎比努爾·艾尼的姐姐熱納古麗·艾尼Renagul Gheni。
Kalbinur Gheni提供

2020年 12 月,一名維吾爾婦女坎比努爾的姐姐,因爲在父親去世後祈禱而遭到拘留。坎比努爾後來與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會面,討論她姐姐在新疆遭當局監禁的問題,此後她被迫停止談論她的兄弟姐妹,而她的親屬則經常受到家鄉警察的訊問。而一名維吾爾婦女描述了她和家人如何在自殺式炸彈襲擊前一天離開喀布爾機場 。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了解這些情況。

35 歲的坎比努爾·艾尼自 2019 年以來一直住在美國,她利用社交媒體和傳統媒體尋找她的姐姐熱納古麗·艾尼Renagul Gheni,並假設她被關押在拘留所。坎比努爾後來發現,熱納古麗在其父親去世後,因遵守宗教儀式和持有宗教書籍,她也將這些書籍借給他人而被判入獄 17 年。

坎比努爾說,39 歲的 熱納古麗是一名教師和兩個孩子的母親, 2018 年她作爲教育工作者的一員被帶到“再教育營”,並於今年 5 月被轉移到監獄。

由於自2017年以來,坎比努爾一直無法與新疆的家人聯繫,她不知道姐姐被拘留,直到 2019年5月通過北京的朋友才得知此事。

最近,坎比努爾聯繫了她認爲是庫爾勒所在的巴音郭楞蒙古地區公安局(PSB)外事辦公室。那裏有人告訴她,他要去且末縣Cherchen的公安局見熱納古麗。她說。

“他們走後,我得知她於 2021 年 5 月 5 日與一羣婦女一起被從車臣縣看守所轉移到昌吉女子監獄”。

坎比努爾於 2020 年 12 月 3 日與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短暫會面,討論她姐姐的命運。她近日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說,從那以後,她在新疆第二大城市庫爾勒的家人就經常受到中國當局的訊問。

坎比努爾說,當局已經開始通過她的家人直接和間接地向她施加壓力,甚至從熱納古麗發出語音信息,要求她“停止參與”他們所謂的“未經證實”或“不利”的事情。

坎比努爾談到她與蓬佩奧的談話時說。“我解釋說,儘管 美國]正在採取實際行動,但對於我們家鄉的維吾爾人來說,家人的情況並沒有改善;隨着時間的推移,情況實際上變得更糟”。

她說,她討論了自己姐姐的案子,並指出在新疆維吾爾人被逮捕的情況很普遍。坎比努爾說,

“這不僅發生在我的家人身上,也發生在我的朋友、我周圍的人和其他維吾爾人身上。我們都生活在地球上,卻看到了來世的地獄。這是我對他說的。”

坎比努爾強調,中國政府試圖通過將他們作爲人質來控制海外維吾爾人的家庭。

她還詳細說明了她收到的許多威脅中的一些,並指出當局試圖以她的家人爲誘餌與她討價還價。

蓬佩奧告訴坎比努爾,美國知道這些情況,官員們可能比她知道的更多,並補充說,即將上任的拜登政府不會改變美國在人權問題上的立場。

坎比努爾回憶道 “他說,美國政府和美國人民的立場永遠不會改變。 不久之後,他宣佈中國政府對待維吾爾人的方式是種族滅絕。這件事曝光後,中國政府開始調查並威脅我。”

坎比努爾說,與此同時,自治區和國家各級官員前往坎比努爾母親在庫爾勒的家,告訴她,她的女兒正在與美國官員會面,並且她正在公開反對中國政府。她告訴自由亞洲電臺,

“他們試圖利用我的母親讓我停止正在做的事情。 我告訴他們,如果他們有什麼想對我說的話,他們可以和我談談,從那時起,他們就通過社交媒體與我保持聯繫。”

當局“想盡一切辦法與我取得聯繫,包括探望我的母親,派警察到我弟弟那裏,向他們施加壓力,” 坎比努爾說。

熱納古麗·艾尼在給她妹妹的短信中說,兩個人,可能是警察,給她看了她們兩姐妹的照片,並告訴她坎比努爾是一名在美國學習和工作的研究生,她要求坎比努爾不要受到“壞思想和壞觀點”的影響。熱納古麗告訴她的妹妹,

“我不希望你成爲一個壞人,或者像我一樣被送到再教育中心。 我不希望你像我一樣天真,做一些違法的事情。請記住我對你說的話,否則我真的會看不起你。”

一名代表政府的警官,曾與坎比努爾取得聯繫,指責她思想不穩定,在當局允許她聽到她姐姐的聲音後,在“稍後討論其他事項”之前違背了她的諾言,他指的是熱納古麗可能被提前獲釋。該警官說,

“我們費盡心思,想盡一切辦法讓你聽到你姐姐的聲音,以爲會讓你開心,現在你又回到了原來的位置。你的想法怎麼這麼不穩定?”

“看來你其實並不希望你姐姐早點出去,”該名男子說。

“你說話的時候,會說一些甜言蜜語,比如想着姐姐晚上睡不着,但看起來好像都是空談。如果你繼續這樣和我們鬥爭,如果你繼續這樣下去,事情就會照原樣繼續下去。”

坎比努爾說,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中國當局不希望她對自己姐姐發表任何不同的意見,也不希望她對姐姐或再教育營及監獄的消息,發表任何不同意見,並希望她接受熱納古麗因祈禱和閱讀宗教書籍而被判刑的事實。她說,

“他們有一個目標:無論是爲了我還是我的家人,他們都希望我們接受我姐姐被指控的罪行。 他們希望我的家人接受它,他們希望我接受它,他們希望我們不要說話。這就是他們的目標。”

維吾爾人權項目是華盛頓特區的一個倡導維吾爾人人權的倡導組織,於 今年6 月發佈了一份報告,描述和分析了中國政府發佈的有關維吾爾人個人與家庭生活的視頻。

這份長達 57 頁的報告證實,中國當局強迫被拘留的維吾爾人出現在鏡頭前,並公開反對他們在國外的親屬,以及呼籲維吾爾人權的更廣泛運動。

除此以外,8 月 15 日塔利班接管阿富汗後,一些維吾爾人在喀布爾機場的人海中,迫切希望逃離該國。一名因安全原因要求匿名的喀布爾維吾爾婦女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在阿富汗估計有 2,000 名維吾爾人中的許多人,擔心他們會因爲“中國移民”的合法身份而面臨塔利班統治下的鎮壓或被驅逐到中國。

這名婦女和她的家人於 8 月 25 日登上飛往意大利的航班,下一天,機場遭到自殺式炸彈襲擊,造成至少 182 人死亡。

該名婦女及其家人已安全抵達意大利,他們在那裏有親戚,目前正在確立合法身份。 自由亞洲電臺維語組古麗恰克熱·霍迦Gulchera Hoja採訪了這名女子。

當古麗問該婦女現在在哪裏時?她回答說,:我在意大利。我已經在這裏呆了兩個小時了。他們正在測試我是否感染了新冠病毒。我必須隔離15天。

古麗接着問:據我所知,你嘗試的第一天就無法成功,你是怎麼出來的?該婦女說:是的。第一天我們無法通過塔利班進入機場的第一道門,所以我們在街上等了一夜。後來我們逃離了。我的家被拋在了後面。一切都被拋在腦後。活着就是一切。當一個人談論挽救自己的生命時,其他一切都不重要。

古麗說:你幾乎不能成功。如果你在一天後出現,你就會正好在爆炸發生的地方。

維吾爾族婦女:是的,那次爆炸發生在同一個門口。我們家差點就被毀了。那裏有兩個門。在我們落入美國人手中之前,我們在 26 或 27 小時內只能移動 200 或 300 米的距離。那裏的塔利班成員看起來很醜陋。他們用武器的背面、槍尖猛烈地擊打人,擊打他們的肩膀、手和背部。被他們打中的人都難受極了,臉色慘白。

古麗緊接着問:他們也打你嗎?

維吾爾族婦女:我的家人怕打我們,想坐下,但我讓他們起來,這樣我們才能繼續前進。我決定走在前面,以防他們試圖打我們,所以我一直拉着我的家人向前。我們就是這樣熬過來的。

古麗接着說:所以你只能作爲人海的一部分來接近機場?

維吾爾族婦女:是的,你必須利用你所需要的時間和勇氣,一次只向前走兩三步。你也必須忍受戰鬥。我一直說:“就算他們打我們,我們也往前走,我們也不會被打死。”他們太可怕了。他們有這些橡膠管,就像水管一樣,他們用它們打人。我親眼看到了,他們在去機場的路上毆打人的方式。

結束時古麗問:所以最後,今天,你如何逃離塔利班的故事結束了。

維吾爾族婦女:結束了。這一切都完成了。他們拿走了我們的護照。他們會給我們一個住的地方,一段時間後,他們會給我們居住權。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