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解讀新疆:當局移除維吾爾醫學鼻祖雕像 維吾爾著名歌手辭世

2020-12-11
Share
專欄 | 解讀新疆:當局移除維吾爾醫學鼻祖雕像  維吾爾著名歌手辭世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有關部門已從首都烏魯木齊的一家醫院中移除了維吾爾人醫學科學鼻祖哈孜巴義的雕像。
Photo: RFA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有關部門已從首都烏魯木齊的一家醫院中移除了維吾爾人醫學科學鼻祖哈孜巴義的雕像,這是觀察家所說的一項正在進行的,旨在剷除維吾爾文化的運動的一部分。此外,維吾爾人最受歡迎的歌唱家兼作曲家馬哈穆特·蘇萊曼(Mahmut Sulayman)最近去世,享年52歲,引起了散居國外的維吾爾人的悲痛,他們爲失去一位培養了許多年輕歌唱家和音樂家的世界級藝術家而感到遺憾。本期節目中, 我們就一起來了解情況。

哈孜巴義(Ghazibay)於公元前460年至375年之間居住在今天的和田,他是著名醫學論著的作者-現代維吾爾語翻譯爲“哈孜巴義藥書”。

最近一位聽衆告訴自由亞洲電臺維語組,在當局於2017年發起運動後的某個時候,將一個哈孜巴義雕像從新疆維吾爾醫學高等專科學校附屬醫院門前取下來,據信哈孜巴義其記載草藥的工作,將柏拉圖的弟子吸引到塔里木盆地。

自由亞洲電臺能夠從醫院前拍攝的圖像中,確定雕像在2017年10月26日至2018年3月9日之間的某個時候被移除了。

此外,醫院製作的視頻於2019年8月16日開始流傳,顯示醫生和其他醫院工作人員參加升旗儀式並在主樓前唱“紅歌”或愛國歌曲,彼時哈孜巴義雕像已無處可尋。視頻中可以看到醫院的細節,這表明雕像曾經豎立的地點,現在是專門用於這種形式的義務政治教育的場所。

自由亞洲電臺與新疆維吾爾醫學高等專科學校附屬醫院的一名護士進行了交談,她確認雕像是在醫院地面上對新的17層主樓進行了多年建設之後,於2015年底或2016年初豎立的。並作爲首都醫療中心“標準化”流程的一部分被從現場移走。

她說:“這發生在[2017]年底。由於我們是一家大型醫院,他們當時開始重組與維吾爾醫學和維吾爾文化有關的事物。”

護士說她不知道拆除雕像的原因,但她對“重新組織”一詞的使用表明,這是當局清除工作的一部分。

自由亞洲電臺採訪了穆特力普.伊力哈金Mutellip Elihajim,他自2016年從新疆移居土耳其以來,一直擔任維吾爾醫學研究小組的負責人,介紹了哈孜巴義及其對科學的貢獻。

據伊力哈金稱,維吾爾醫學領域的每個人都知道哈孜巴義的代表性,因爲他的傳記被認爲是至關重要的,它是醫學院課程設置中的基礎教學。

伊力哈金表示:“我們是以維吾爾醫學的先驅向學生介紹哈孜巴義的,” 伊力哈金在離開新疆前往土耳其之前,已經在該領域工作了30多年,曾在和田地區維吾爾醫醫院和一所技術學院任教。他說,

“在烏魯木齊維吾爾醫醫院在院區新建了17層新大樓後,叫我分享我的專業知識。他們草擬了一個計劃,將雕像放在那幢建築物前。那是2016年。我收到一條消息說,我[來到土耳其]之後,他們會把雕像立好。”

伊力哈金說,在當地學者看來,哈孜巴義和他留下的百科全書,提供了維吾爾醫學已有2500年曆史的證據。

他說:“他是維吾爾族醫生,藥劑師和專家,生在先知穆罕默德之前,這就是爲什麼我們製作了他的雕像,並在書中加以紀念的原因,所以,這個雕像非常重要”。

伊力哈金在其專業領域已撰寫了30多本書和教科書,他指出,新疆維吾爾醫學高等專科學校附屬醫院的哈孜巴義雕像的移除,不是用在歷史人物雕像被移除的第一人。

他說,早些時候,在2017年被當局失蹤,並於2018年遭判處兩年緩期執行死刑的維吾爾族醫生、政府官員和大學行政人員的哈木拉提.烏普爾(Halmurat Ghopur)的雕像被移除,該雕像爲紀念他在維吾爾醫學方面發揮的重要作用和他在維吾爾醫學中的地位, 2005年在烏魯木齊一家生產傳統維吾爾族藥品的奇康製藥廠地面上,豎立了哈木拉提.烏普爾的雕像。

2017年底,新疆維吾爾醫學高等專科學校附屬醫院將哈孜巴義雕像移除。與此同時,地方黨委書記陳全國也發起了一場激烈的運動,許多中國觀察家說,該運動旨在通過同化來消除維吾爾文化,有些人稱之爲“文化種族滅絕”。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有關部門已從首都烏魯木齊的一家醫院中移除了維吾爾人醫學科學鼻祖哈孜巴義的雕像。圖爲雕像之前的所在地。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有關部門已從首都烏魯木齊的一家醫院中移除了維吾爾人醫學科學鼻祖哈孜巴義的雕像。圖爲雕像之前的所在地。

2017年,中國當局開始實施旨在“統一”維吾爾人醫學術語並強制參加漢語考試以獲得維吾爾醫學執業證書的政策。

此外,在過去的幾年中,中國當局已經開始在工廠中廣泛生產本地藥品,並整合中藥藥房與縣級政府運營的維吾爾醫療設施。這些不同的舉動引起了人們的擔憂,因爲維吾爾醫學領域的悠久歷史和獨特形式的當地專門知識,在此過程中遭到了嚴重破壞。

此外,散居各地的維吾爾人,正在哀悼大家喜愛的維吾爾歌手馬哈穆特·蘇萊曼的離世 。據朋友們說,蘇萊曼病逝於11月23日,死因是與心臟病相關的併發症。

維吾爾人在社交媒體上廣泛分享的照片,似乎顯示了蘇萊曼葬禮和埋葬的各個方面,其中許多標誌着背離了穆斯林傳統的葬禮慣例。

根據圖像,相較於如此受歡迎的公衆人物,參加祈禱的人數很少。而且,他的屍體並沒有被白色的壽衣覆蓋,而是被厚厚的綠色和黃色的桌布所覆蓋。

蘇萊曼在中國的許多維吾爾歌迷,通過微信和其他社交媒體渠道,表達了對他逝世的震驚,似乎也無法完全表達悲傷,因爲他們改變了包含宗教表達的常用短語,大概是爲了不讓被人看到稱爲“宗教”的色彩。

蘇萊曼於1968年出生於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喀什,1981年開始在新疆藝術學院學習舞蹈。1985年畢業後,他從事舞蹈工作。在喀什藝術團演出,在那裏他還擔任音樂表演。 1990年,他成立了一支名爲Riwayet(傳奇人物)的樂隊,並與隊友合作發行了熱門專輯,例如“ Riwayet”傳奇,“ Salam Dostlar”(Salam,朋友)和“ Yultuzum”(我的明星),據報道,每張專輯的銷量都超過500,000張。他在2000年代創作和演奏的許多歌曲,在維吾爾觀衆中也廣受歡迎。

2019年在歐洲創立維吾爾樂團的穆合塔爾. 堅巴扎Muhtar Janbaz和該樂團的成員恩維爾(Enver)都在蘇拉曼的早期音樂生涯中認識了蘇拉曼本人。兩位在聽到他的死訊後,都分享了有關這位歌手的公開帖子。

目前居住在瑞典的堅巴扎告訴自由亞洲電臺維語組,他是在蘇拉曼從喀什藝術團轉到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藝術團時認識蘇萊曼的。堅巴扎和蘇拉曼都受到歌唱家,詞曲作者與獨奏家阿布杜熱欣.海伊特Abdurehim Heyit的指導,他被譽爲維吾爾族最偉大的音樂家之一。

堅巴扎說:“蘇萊曼留下給我的印象是,他是一個沉默寡言,謙虛,非常謙虛的人。”

“人們從思想角度真正的尊重他。早在1990年代末,他就將阿卜杜勒欣·海伊特稱爲“大師”。”

根據堅巴扎的說法,蘇萊曼的天賦與音樂創作以及他對藝術的責任感使他和他的音樂深受維吾爾人的喜愛。他說,

“你可以在他的臉上看到它發出的光芒。這就是爲什麼他是維吾爾人民維吾爾音樂的象徵,”

“他非常重視藝術。他從未匆忙創作自己的作品,他還演唱了一些讓人難以忘懷的歌曲……馬哈穆特·蘇萊曼通過他的歌曲表達了維吾爾族人民的良心和榮譽以及他們的根源。稱他爲良心歌手是不夠的。

蘇萊曼於2005年考入上海音樂學院,並在上海音樂學院學習了數年,同時繼續發行廣受好評的歌曲,包括於2006年發行的一張專輯,名爲“ Seghinmidingmu(您想念我嗎?)”。

恩維爾在蘇萊曼於上海生活和學習時認識了他,他自認是這位已故歌唱家兼作詞人的學生,在採訪中多次稱蘇萊曼爲“大師”。恩維爾說,

“他不僅是一位才華橫溢的藝術家,而且還獲得了很高水平的藝術知識與才藝。聽到他去世的消息,我感到非常震驚和悲傷。

恩維爾說,已經成名的蘇萊曼對自己的職業生涯繼續學習了多年,這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爲他想學習更多。”

“我們固定見面,因爲(他學習的學校)離我們家很近。我們有時會一起播放音樂,我從他那裏學到了很多東西”,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他非常謙虛客氣,而且他非常喜歡音樂。在我們一起參加社交聚會的時候,他沒有自己演奏或唱很多歌,而是給了其他人這樣表現的機會。他會給出誠實的反饋並鼓勵我們。作爲歌唱家,他以這種技巧和當地的“風味”唱歌。”

除了廣泛錄製音樂外,蘇萊曼還曾在2014年和2015年拍攝的《絲綢之路》第一季擔任導師。

根據恩維爾的說法,蘇萊曼的作曲和歌唱風格使他深受維吾爾聽衆的喜愛。他說:“真是令人悲痛,那種讓人痛心的感覺。確實,他的一些歌曲贏得了維吾爾人民的尊重。”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