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吾尔自由运动和伊斯兰教(伊利夏提)

2018-08-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新疆的一个清真寺。(法新社)
新疆的一个清真寺。(法新社)

英国十八世纪著名文学家塞缪尔·詹森在回复他的朋友、他的传记作家詹姆斯·博斯维尔特的一封信中这样写道:“是的先生,存在着两个值得探索的世界;一个是基督教世界,另一个是伊斯兰世界;其它都可以被认为是蛮荒世界。”

伴随中共将一百多万维吾尔人关进条件恶劣、酷刑折磨致死新闻频传和各类洗脑的集中营,以及有关这类集中营还在持续扩建的消息在国际大媒体上的大量深度跟进报道;尤其是,最近联合国官员对中国落实《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公约》情况质询的实况报道,使维吾尔人问题史无前例地,又一次成为了世界各大媒体关注的焦点!

作为中国的主体民族,也是中国政府的掌权者群体、政权化身的汉人,特别是那些海内外追求民主、自由、平等的汉人,似乎也不得不关注维吾尔人问题了;尽管这些追求民主的人士们平时都喜欢引经据典、高谈阔论自由、民主、平等;然而,长期以来,他们中的大多数对维吾尔人等民族问题,要么是视而不见,要么是如共产党越俎代庖,喜欢“代表”维吾尔等其他各民族自娱自乐民族问题。

当然,我不否认,在鱼龙混杂的海外民运当中,一直也不乏关注维吾尔等民族问题的正义之士,追求平等、博爱的理想主义汉人学者;尽管他们的数量不太多,屈指可数,但他们是中国民族问题关注者中不带偏见的探索者。

在和关注中国民族问题的汉人民运学者长期交流过程中,我发现了一个令很多追求民主汉人学者耿耿于怀的问题,这就是维吾尔人的伊斯兰教信仰。

一谈到维吾尔人目前面临的民族生死存亡问题,很快就会有一些民运汉人学者将题目巧妙地转到维吾尔人的伊斯兰教信仰问题,再由维吾尔人的伊斯兰信仰转到国际恐怖主义,然后就是顺理成章地得出和中共政权一致的结论 - 维吾尔人被国际极端伊斯兰影响而“极端化”,或多或少和国际恐怖主义有联系;最后,搬出中共一面之词的有关7.5乌鲁木齐大屠杀的报道作为支持其观点的论据,结论当然就是:维吾尔人“被关押、被清洗”是应该的?

还有一些平时思路很清醒的汉人民运学者还根据维吾尔人的伊斯兰教信仰预言:维吾尔人一旦独立建国就一定会走瓦哈比化的道路,就一定会“阿富汗化”;然后就是结论:独立就一定会乱、独立就会血流成河!最好不要独立;言外之意:各民族应该协助汉人民运替换中共政权,并心甘情愿接受这些民运大佬施舍给各民族的大一统中国之命运!?

限于篇幅,我不想讨论这些民运人士了解多少伊斯兰教、瓦哈比教派的问题,是否知道世界上50多个伊斯兰国家、10多亿逊尼派、什叶派穆斯林当中,只有极少一部分,约5百万穆斯林是属于瓦哈比教派;而且,以瓦哈比教义作为国家信仰的也只有一个沙特阿拉伯。

咱也姑且不论,沙特阿拉伯作为瓦哈比教派的策源地、也是唯一一个瓦哈比教徒主要聚集国家,不仅其君主政体与伊斯兰教义,瓦哈比教义根本相悖;而且,这么一个建立在违背伊斯兰协商制度,以瓦哈比教义为立国之本的君主国,居然自建国迄今,还从未出现过所谓的“阿富汗化”这一现象。

声明:这里我要汉人学者了解伊斯兰或者瓦哈比教派,并不是要求汉人接受伊斯兰或瓦哈比教义,只是提请他们在谈一个问题时,最好先不带偏见的了解一下该观点,然后再以论据褒扬其优点,批判其缺点;而不是以讹传讹,再以讹横加批判!

今天,我只谈维吾尔人,维吾尔自由运动及其和伊斯兰教的关系。

维吾尔人,如我以前所写的文章所述,是一个拥有悠久的、丰富文化历史传统的民族。维吾尔人在历史上曾经信仰过萨满教、摩尼教、佛教等,到8世纪初才开始接触伊斯兰教,到15世纪末才完成全民族的伊斯兰化(裕固除外)。这在中外史书中也都有记载,不再详述。

有记载的维吾尔人最早的独立国家是于公元744年建立的、以鄂尔浑河(现漠北高原)窝鲁朵八里为首都的回鹘汗国,当时的维吾尔人还未信仰伊斯兰教。约一百年后的840年,鄂尔浑回鹘汗国因内部纷争、外敌侵入而国破,维吾尔人分三路向西迁移;先后建立了甘州(现在的甘肃为中心)回鹘政权、西州(现在的吐鲁番为中心的)回鹘政权和以现在的中亚为中心的喀喇汗王朝,维吾尔人在建立这些国家的时候,仍然未信仰伊斯兰教。

维吾尔人建立的这些国家先后存在了几百年,为丰富多彩、绚丽辉煌的中亚文明之形成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维吾尔人建立的鄂尔浑回鹘汗国还曾帮助唐朝平定“安史之乱”。也就是说,在伊斯兰教传入维吾尔- 突厥民族之前,维吾尔人的先辈就靠其领袖的英勇及其智慧,通过浴血奋战,建立过庞大的帝国,管理过国家,创造过文明。

维吾尔人建立国家当中,最早接触伊斯兰教的是喀喇汗王朝。伊斯兰教变成喀喇汗汗国国教,是在萨图克·博格拉汗夺取王权的10世纪中叶。萨图克·博格拉汗以新改宗的伊斯兰教为其精神武器,由其叔父夺回了汗国的王权;然后,继续以伊斯兰教为武器,开始了向东、向南的汗国的开疆拓土扩张事业。

纵观人类历史,我们应该可以很容易的得出这样的一个结论:任何掌权者,无论其是过去的封建王朝皇帝、国王还是现代的独裁者,都喜欢在掌权初期进行扩张,以证其合法性。有没有伊斯兰教,强势的萨图克·博格拉汗都会在夺回王权之后,开始开疆拓土的扩张。中国几千年至今的历史,包括现在的共产中国对南海、尖阁群岛等的领土要求也一再证实这一铁的事实!

伴随历史的发展,维吾尔人建立的甘州、西州回鹘及喀喇汗王朝等国家,先后被历史上的西辽政权以及成吉思汗建立的蒙古帝国所征服。

但是,维吾尔人的国家被征服,其文明还在;而且,维吾尔人以其文字反过来征服了蒙古王公贵族,现在蒙古人和满族人使用的文字就是由古回鹘文而来。 维吾尔人不仅以文字征服了蒙古帝国的王公贵族,而且还征服了中亚的蒙古人。处在维吾尔 - 突厥伊斯兰文明影响下,最后,成吉思汗在中亚的后裔,大多改宗了伊斯兰教,并融入了维吾尔人!

16到18世纪,以现在东突厥斯坦南部莎车县为首都建立的叶尔羌汗国,就是维吾尔化蒙古察合台杜格拉特部后裔建立的!这和征服中国后建立大清的满族人被汉化很相似。

近代东突厥斯坦最后一个以独立国家形式存在了13年的,是阿古柏·伯格(Yaqub Beg)建立的哲德沙尔汗国(Yete Sheher Hanliqi,1864 - 1877)。尽管阿古柏·伯格一开始也是打着光复伊斯兰家园的名义,但其实质还是新政权的开疆拓土,建立自己的封建王国,或者,也可以按爱国中国历史学家的惯用语叙说,是在“统一国家”!当然,这里的统一,是指突厥民族家园 - 东突厥斯坦的统一。

阿古柏·伯格并没有将“圣战”扩展到超出东突厥斯坦范围内的任何地方。很显然,他是在以伊斯兰的名义光复突厥民族被满清占领的东突厥斯坦,同时在建立自己的统治王朝。这和洪秀全的太平天国以基督教名义,孙中山的同盟会以“驱逐鞑虏、恢复中华”之名义,以煽动汉人杀戮满人、驱逐满清军队,开疆拓土,恢复汉人统治是一个性质。

到上个世纪初,维吾尔人先后建立了两个现代东突厥斯坦共和国。第一个建立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国名带有伊斯兰;这和中共在瑞金建立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一样,只是突显建立共和国主体者的信仰,和伊斯兰极端主义没有一毛钱的关系!而且,共和国建立者一再强调了建国目的是要光复突厥民族家园,回复东突厥斯坦独立。

反过来,如果对照1933年成立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和几乎同一时期成立并存在了几年的瑞金“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会发现,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不仅有成文《宪法》,而且还强调法制,强调民族平等、民族复兴及现代化,强调教育启蒙,保障私有财产、个人权力等;这和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打土豪、分田地”不可同日而语!

1944年建立的第二个东突厥斯坦共和国,更因为是在一群受苏俄马克思主义民族自决权影响的维吾尔、哈萨克、乌兹别克等突厥民族精英领导下的光复运动。所以,尽管在发动武装起义的11月5日出动伊斯兰宗教人士动员群众,但在11月12日宣布共和国成立以后,很快就开始发布公告,将宗教纳入了国家行政。实际上,共和国因受苏俄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影响,是一个世俗政权!

共和国第一任总统伊力汗·图热在共和国成立日的讲话也非常明确地指出:东突厥斯坦共和国建国的目的是要光复东突厥斯坦突厥民族家园,驱逐侵略者,建立各民族自由平等的、独立的民族国家。这里没有任何的宗教狂热,也没有任何人喊叫要实施伊斯兰法,更没有打算向外传播伊斯兰教!

综上所述,维吾尔自由运动实质上是一场以光复突厥民族历史家园,建立突厥民族国家为目的的独立运动,和维吾尔人的伊斯兰教信仰没有必然联系!

奉劝那些关注维吾尔等民族问题的汉人学者、预言家们,在以中文,特别是简体中文为唯一信息来源而研究民族问题前因后果,得出民族问题结论之前,先认真地读几本由维吾尔人或西方人书写的有关维吾尔人的书,读几本非中国人写的有关伊斯兰教及其教派的书。

也奉劝那些少数偏执狂民运人士扪心自问一下,为什么英国文学家塞缪尔·詹森会认为除了基督、伊斯兰世界之外,其他都是蛮荒世界?扪心自问一下,为什么美国国会的墙上镶嵌有被西方世界称为“法律授予者”的伊斯兰世界最后一个帝国 - 奥斯曼帝国苏莱曼大帝的头像,而不是孔子、老子或秦始皇、汉武帝的头像?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1)
Share

(

喀啦汗国被伊斯兰化后向东部侵略,强迫和田地区和吐鲁番地区的人信伊斯兰,不信的就杀掉,装什么比,新疆的祖先信佛,伊斯兰过境就会屠杀其他文明.


[根据自由亚洲电台使用条款,网络编辑已对本评论进行修改,删去污言秽语部分]

2018-10-30 14:23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