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軍事無禁區:模糊與清晰-美國協防颱灣的戰略轉換

2022.05.2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軍事無禁區:模糊與清晰-美國協防颱灣的戰略轉換 美國總統拜登在東京重申,協防颱灣美國已有承諾。
(美聯社)

本欄目每週五首播新節目,之後還有幾次回放。可以在短波上收聽,或透過 YouTube及RFA官網收聽。

聽衆朋友們,大家好。您現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的「軍事無禁區」欄目。我是欄目主持人亓樂義。

美國總統拜登(Joseph Biden)5月下旬訪問韓國和日本,開啓他上任以來的亞洲之行,並在東京參加美國、日本、澳大利亞、印度”四方安全對話”(Quad)首腦會議。團結盟友,應對中國是主要議題之一。

協防颱灣

拜登這次出訪廣受媒體注意,是在5月23日與日本首相岸田文雄(Fumio Kishida)舉行的聯合記者會。記者問他,美國不想在軍事上介入烏克蘭衝突,如果真的走到那一步,你願意以軍事介入協防颱灣嗎?拜登斬釘截鐵地說:”是的。這是我們做出的承諾。”他還說:”通過武力奪取(臺灣)的想法是不恰當的。這將使整個地區陷入混亂,成爲另一個類似於在烏克蘭發生的行動。那會是更加沉重的負擔。”

此言一出,媒體宣稱這是近十年來,美國支持臺灣最有力的公開聲明之一,改變了美國曆屆政府對協防颱灣“戰略模糊”(strategic ambiguity)的立場,轉向戰略清晰。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當日沒有太大反應,隔日(5月24日)則猛烈批評美國掏空一箇中國原則,支持“臺獨”分裂活動,最終將付出難以承受的代價。同時抨擊美國“印太戰略”,是拉幫結夥製造政治對立和軍事對抗,註定要失敗。

發言人甚至引用毛澤東1963年反霸權主義的一首詞:”小小寰球,有幾個蒼蠅碰壁。嗡嗡叫,幾聲淒厲,幾聲抽泣。”以此形容美國”印太戰略”的處境,暗諷美國及其印太盟友就像幾個”蒼蠅”,到處嗡嗡叫,聽起來嚇人,實際上是在哭泣。暗指美國”印太戰略”終將碰壁潰敗。文字間充滿輕蔑之意。這和習近平極度崇尚毛澤東有關,也反應在外交語言上。

但是當年毛澤東這首詞主要是針對蘇聯,諷刺赫魯曉夫(Nikita Khrushchev)推行大國沙文主義和霸權主義,如今指向美國。歷史發展往往變化無常,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敵友之間亦復如此。

戰略清晰

爲避免中國反應過度,白宮和國務院重申美國對臺政策沒有改變。拜登5月24日也向媒體表示,美國在臺灣問題上的“戰略模糊”政策沒有改變。《路透社》引述政策分析人士的話說,鑑於拜登豐富的外交政策經驗,以及他在日本首相身邊和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發表上述言論的背景來看,拜登並未失言。

美國與日本對協防颱灣有高度共識。美國總統拜登與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圖右)5月23日在東京舉行聯合記者會。(路透社)
美國與日本對協防颱灣有高度共識。美國總統拜登與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圖右)5月23日在東京舉行聯合記者會。(路透社)

事實上,這是拜登第3次說過類似的話。去年8月,美國從阿富汗撤軍後,拜登爲安撫盟友做出承諾,如果北約(NATO)成員國遭到攻擊,美國將做出反應,對日本、韓國和臺灣也是如此。然而臺灣從未像日本、韓國乃至北約盟國,得到美國相同的安全承諾,因此拜登這番表述被視爲意義重大。

去年10月,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記者問他,臺灣若遭中國攻擊,美國會協防颱灣嗎?拜登說:”會。我們對此做出承諾。”按常理,1個人在重要場合,對同一件事連續3次失言的機率應該很低。如果不篤定,他不可能多次說出同樣的話。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時殷弘接受臺灣《中央社》採訪時表示,美國對臺基本政策還是戰略模糊,但隨着對臺灣議題”備戰”成分的愈加廣泛、深入和具體,使得美國戰略模糊中的戰略清晰成分在增多。

時殷弘說,目前美軍及其盟友在太平洋的動作頻頻,如美英澳3國聯盟(AUKUS)等,針對臺海萬一爆發戰爭所做的備戰愈來越具體,但還未決定一旦臺海衝突要不要介入。備戰總是要做的,也不是戰略模糊就永遠模糊。

力道強弱

其實,拜登支持協防颱灣的言論在美國曆屆政府中並非首次出現。2001年4月,小布什(George W. Bush)總統在美國廣播公司(ABC)專訪中被問到,如果中國攻打臺灣,美國是否有義務協防颱灣?小布希說:”是的,我們會這樣…中國必須瞭解這點。是的,我會。”

記者又問,美國是否動用”軍事的全部力量”協防颱灣?小布希說:”會不惜一切,幫助臺灣自我防衛。”當時小布希剛上任不久,受訪前的4月1日發生中美軍機南海擦撞事件,中美關係頓時緊張。小布什協防颱灣的言論非常堅決,口氣比拜登還要強硬。但是這能說明小布希政府的對臺協防政策是戰略清晰嗎?

所謂戰略模糊或戰略清晰,不完全是政策上的定義,而是美國協防颱灣力道強弱的一個過程,它需要言論支持,更取決於環境背景、形成要素、戰略目的與實際作爲等條件,有一定的協防機制。條件改變,協防的力道也隨之調整。模糊與清晰是相對的,互相轉換並同時存在。過程的本身就包含協防力道的強弱,不能用字面上的二分法來作區分。

比如小布希對臺協防的言論。背景是中美軍機南海擦撞事件,形成要素單一,並未出現美中戰略利益結構性衝突,即使美國增加對臺軍售,臺美雙方仍沒有協防機制。半年後美中關係重返正軌。

拜登的言論則大大不同。它是在美中大國競爭逐漸白熱化的環境背景下形成,並且在3個要素激盪下使美中大國競爭態勢將持續很長時間,決定雙方國力消長,以及世界權力版圖。

臺灣是自由民主的成功典範,位於印太地區地緣戰略的關鍵位置,面對中國勢力擴張的最前沿,也是今日自由與專制之爭的最前線,更是全球經濟和供應鏈不可或缺的夥伴,尤其臺灣半導體產業是世界公認必須協助且要保護的產業。不論從哪個角度看,臺灣對美國比以往任何時刻都來得重要,美國增強協防颱灣的力道乃形勢所需,其意義比字面上的解釋更加重要。

形成要素

首先來看形成拜登協防颱灣更加清晰的第1個要素,就是中國的擴張與威脅正在撼動區域安全與國際秩序。美國面對中國的挑戰前所未有,來自經濟、外交、軍事和技術等全方位綜合實力,複雜程度遠超過冷戰時期的蘇聯。

美國白宮今年2月公佈《印太戰略》(Indo-Pacific Strategy)指出,印太地區面臨越來越多的挑戰,特別是中國的挑戰。中國正結合其經濟、外交、軍事和技術力量,在印太地區尋求勢力範圍,意圖成爲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強國。中國的脅迫和侵略遍及全球,但在印太地區最爲尖銳。從澳大利亞的經濟脅迫到與印度的實際控制線上的衝突,再到對臺灣日益增長的打壓和對東海和南海鄰國的欺凌騷擾,美國在該地區的盟友和夥伴承擔中國有害行爲的大部分代價。

美國協防颱灣運用集體力量。圖爲5月24日四方安全對話(Quad)首腦會議在東京召開。(法新社)
美國協防颱灣運用集體力量。圖爲5月24日四方安全對話(Quad)首腦會議在東京召開。(法新社)

在此過程中,中國也在破壞人權和國際法,包括航行自由,以及爲印太地區帶來穩定和繁榮等其他原則。拜登之前,美國曆屆政府從未遇過如此巨大又全方位的挑戰。

《印太戰略》指出,美國的目的不是改變中國,而是塑造可運作的戰略環境,在世界上建立一個有利於美國及其盟友和夥伴,以及共同利益和價值觀的影響力平衡(balance of influence)。同時,美國設法以負責任的態度管理與中國的競爭。

因此,美國協防颱灣的戰略目的是防禦性質,在於確保《臺灣關係法》所明定”任何企圖以非和平方式來決定臺灣的前途之舉-包括使用經濟抵制及禁運手段在內,將被視爲對西太平洋地區和平及安定的威脅,爲美國所嚴重關切。”爲此,美國”提供防禦性武器給臺灣人民。”同時,”維持美國的能力,以抵抗任何訴諸武力、或使用其他方式高壓手段,而危及臺灣人民安全及社會經濟制度的行動。”因此,美國協防颱灣有其法源依據,明確而清晰;在於防禦,沒有挑釁的成分和可能。

第2個形成拜登協防颱灣的要素是俄烏戰爭帶來的經驗教訓。如果中國侵臺,美國沒有作爲,將爲印太地區帶來比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還要糟糕的局面,因爲中國的威脅是全方位的,美國將承受更沉重的戰略負擔。與其到那一步,不如事前對協防颱灣發出清晰信號,威懾中國不要誤判形勢。

實際作爲

第3個形成拜登協防颱灣的要素是重振盟邦的現實需要。美國協防颱灣不會單打獨鬥,而是運用盟友的集體力量,從美日安保、美英澳3國聯盟到四方安全對話,從雙邊到多邊。若協防對象不夠清晰,協防行動如何展開?基於美日雙方對協防颱灣有足夠的戰略清晰,才能在去年底就臺灣出現突發事態,制定新的美日聯合作戰計劃草案。美國與多邊聯盟也有同樣的需要。

下一步就是實際作爲,是美國協防颱灣最終能否具體落實的核心要素。其中,”互通性”是一個關鍵環節,以此確保美臺兩軍在必要時能夠並肩作戰。如果做不到,也要避免美臺兩軍的差異而妨礙對方的作戰行動。

若要並肩作戰,美臺兩軍的作戰系統需要直接聯通,技術兼容,操作程序一致,這些都需要相當的時間準備,包括戰爭前和戰爭期間的軍事援助。若是互不干擾,各自爲戰,雙方也要有起碼的溝通機制,避免誤擊誤傷。

美國協防颱灣的方式很多,不論哪種形式,都需要時間準備。準備愈充分,安全係數愈高。

聽衆朋友們,您現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的「軍事無禁區」欄目。我是欄目主持人亓樂義。謝謝大家收聽。下次再會。

撰稿人/亓樂義

(本節目主持人爲長期關注兩岸和印太軍事安全事務的軍事評論員,文章代表評論員個人觀點及立場)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