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軍事無禁區:安倍安保遺產-日美同盟的下一步

2022.07.1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軍事無禁區:安倍安保遺產-日美同盟的下一步 2016年安倍提倡"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理念成爲時代標誌
日本防衛省官網截圖

本欄目每週五首播新節目,之後還有幾次回放。可以在短波上收聽,或透過YouTube及RFA官網收聽。

聽衆朋友們,大家好。您現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的「軍事無禁區」欄目。我是欄目主持人亓樂義。今天來談日本政局最新動向。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7月8日遇刺身亡震驚世界。安倍兩次出任首相,主政八年八個多月,是日本憲政史上任期最長的首相,也是二戰後最年輕的首相。日本媒體形容他是劃時代的保守政治家,也是務實派的戰鬥型政治家。

力主修憲

安倍的經濟政策(被稱爲安倍經濟學)推動2010年代的日本經濟復甦,成爲日本經濟的轉捩點。他採取的”攻勢外交”提升日本的國際影響力,他提倡“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Free and Open Indo-Pacific)理念,被世界主要國家視爲戰略發展的一面鮮明旗幟。

美國總統拜登(Joseph Biden)前往華府日本大使公邸弔唁時說,安倍去世”是世界的損失。"他指示白宮等聯邦政府降半旗至7月10日日落。在先前發表的聲明中,拜登稱讚安倍是“日美同盟和友誼的擁護者”,”他描繪的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構想將被繼承”。”

日本《共同社》7月8日報導指出,安倍帶頭制定允許行使集體自衛權的新安保相關法案,飛速強化日美同盟,加快美軍和自衛隊的一體化運用。但是他強勢表決通過新安保法案的違憲之舉,帶來社會反對聲浪,國會周邊爆發大規模示威活動,其強硬姿態使日本政治和社會蒙上陰影。

安倍離世,精神長存。民衆爲安倍燭光守夜。(法新社)
安倍離世,精神長存。民衆爲安倍燭光守夜。(法新社)

不過,日本國會參議院選舉7日10日舉行,以首相岸田文雄領導的自民黨大獲全勝,修憲勢力在參議院保持超過三分之二多數席位,加上修憲勢力去年10月在衆議院選舉中也掌握三分之二多數,使得安倍的修憲志業出現轉機。

岸田文雄指出,選舉結果顯示民意朝向修憲,他將繼承安倍的思想,儘快推動修憲動議,把自衛隊明確寫入憲法第9條並新設緊急事態條款,然後將其付諸公投。日本媒體稱,曾擔任自民黨總裁的安倍在投票日前2天遇刺身亡,可能對投票行爲產生影響,提高自民黨的聲勢。

按1946年公佈《日本憲法》第9條規定,日本永遠放棄發動戰爭、不保有陸海空軍及其他戰爭力量、不擁有交戰權,故稱和平憲法。日本歷屆內閣都遵循此原則,認爲行使集體自衛權超越憲法規定的自衛範圍,是違憲之舉。憲法規定日本不保有三軍及其他武裝力量,因朝鮮戰爭爆發美國才同意日本重新武裝,陸續成立陸上、海上和航空自衛隊,是時代產物屬於自衛性質。日本歷屆內閣也不同意把自衛隊寫入憲法,以免違憲。

行使集體自衛權

安倍卻不這麼想。高中二年級,他的老師宣稱,”日本之所以發展迅速,不是因爲日美安保條約,而是得益於憲法第9條(放棄戰爭等)。”安倍當場挑戰老師的言論。當年比安倍高一個年級後來擔任衆議員的古屋圭司回憶說,當時是中午在學校食堂,安倍的這個舉動引發不小的混亂,有人私下稱他”不愧是岸信介的外孫。”

岸信介是1950年代後期日本首相,極力主張以對等立場與美國簽訂新安保條約,規定美國對日本的防衛從道義變成義務,如此有重整軍備之嫌而引發朝野惡鬥和大規模示威抗議。岸信介在回憶錄中提到,他原來想修憲,結果發生安保鬥爭而錯過時機。安倍晉三曾說,受外祖父岸信介的影響較深,成爲他從政的起點。安倍成爲首相後,執着於修憲,既有現實考慮又有家族與生俱來的政治使命。

安倍第一次出任首相在2006年9月,他邀集專家學者針對日本行使集體自衛權符合憲法的問題進行研究。安倍認爲,憲法禁令不但使日本無法在區域安全議題上扮演積極角色,使日美兩國難以形成對等同盟關係。結果他任職一年後因宿疾辭職,修憲計畫胎死腹中。

安倍第二次出任首相在2012年12月,這次他有備而來。安倍指出,日本週邊安全環境完全改觀並日趨嚴峻,朝鮮具備核武、導彈和網絡等軍事能力;中國快速增強軍力,擴大在東海與南海戰備,首次派軍艦進入尖閣諸島(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連接水域,對日本防衛空間構成挑戰。若不修憲,日本將無法獨自防衛本國安全,而需依賴日美同盟與國際協調,行使集體自衛權以及增加威懾力才能確保日本安全。

安倍陪同特朗普總統(圖左)打高爾夫拉近關係,鞏固日美同盟。(美聯社)
安倍陪同特朗普總統(圖左)打高爾夫拉近關係,鞏固日美同盟。(美聯社)

推行新安保法案

安倍晉三多次強調,行使集體自衛權意在提高日美相互承擔防衛義務,有助於強化同盟互信,創造對等的防衛合作關係。由於修憲門檻太高,需獲得國會參衆兩院三分之二絕對多數支持,安倍選擇避開修憲高門檻的路徑,改採變更憲法第9條解釋,並制定《安全保障關聯法案》(簡稱新安保法案)作爲配套,解除部分集體自衛權的禁令,開啓日本與盟友防衛合作新的途徑,擴大日本自衛隊在國際的活動空間。

新安保法案2016年3月生效實施,它由包裹式法案組成,涵蓋爲行使集體自衛權,以及強化日本對美軍或其他友軍提供後勤支援而修改10項法律部分條文的《和平安全法制整備法》,包括廣爲媒體關注的《自衛隊法》、《周邊事態安全確保法》、《武裝攻擊事態法》,以及參與國際維和的1項新立法《國際和平支援法》。

當時安倍領導自民黨選舉接連勝選,權力如日中天,他以強勢表決通過新安保法案。但也引發社會高度不滿和大規模示威抗議,數萬名羣衆包圍國會,高喊”打倒安倍政權”、”廢止戰爭法案”等口號,全國有300多處同步舉行抗議活動。這些不滿聲浪迄今仍在持續。

安倍晉三不幸過世。目前日本政壇還找不到像他一樣的重量級人物,也似乎看不到可以接替他的人選。自民黨最大派系“安倍派”羣龍無首,勢必改變黨內的力量平衡。岸田文雄帶領自民黨兩次勝選,聲勢看漲,但是他能否發揮協調能力,維持政權穩定,同時還要正面應對中國、朝鮮及俄羅斯的三方挑戰,對岸田內閣將是一大考驗。

臺日休慼與共

在修憲問題上,岸田內閣面對社會抗議聲浪能否全力貫徹安倍遺願?或說修憲付諸公投時,岸田首相是否做好承擔公投若遭國民否決時內閣總辭的風險?都是未定之數。

安倍留下的安保遺產在多大程度上持續強化,尤其安倍主張”臺灣有事”等同”日本有事”,也等同”日美同盟”有事。一旦臺海發生危機,安倍這項破天荒的戰略表述能否成爲政策,在日美同盟的框架下形成一致行動,仍需時間證明。去年底多名日本政府官員證實,自衛隊與美軍就臺灣出現突發事態,制定新的美日聯合作戰計劃草案,爲實踐安倍主張跨出實質性的一步,而這也正是日美同盟下一步的重點所在。

不要以爲日美同盟牢不可破,安倍曾親歷兩次危機時刻,他花了大力氣才把日美同盟拉回正軌。

安倍過世後,《日經中文網》評論員秋田浩之爲紀念安倍寫文章透露,安倍曾至少兩次被日美同盟的危機觸動。第一次危機是在他重新擔任首相前發生的兩件大事:一、2009年至2010年因美軍沖繩普天間基地遷移問題引發爭議,導致鳩山由紀夫內閣執政八個月後請辭,日美同盟受損。二、2012年野田佳彥內閣對尖閣諸島(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實施國有化,日中關係緊張,華府方面對日方的應對感到不安。

爲重建日美之間的信賴和同盟關係,安倍上臺後,從2013年度起增加之前持續減少的防衛預算,同時大幅擴充日本海上保安廳的預算,並且不顧輿論反對,2016年3月強勢推行新安保法案。安倍說,由於中國在中美軍事平衡中開始出現優勢,加上朝鮮發展核武器,美軍保衛日本的成本和危險隨之提高。若日本不竭盡全力鞏固防衛,日美同盟的效力就無法保持。他還說,若日本在防衛方面不努力,估計美國選民遲早不會同意美國承擔保衛日本的風險。

堅實日美同盟

安倍面臨的第二次危機是2017年美國特朗普(Donald Trump)總統上臺。特朗普對美日同盟公開表達不滿,認爲對美國而言是負擔。他和安倍共舉行十四次會談,每次都批評”美日同盟不公平。”他除了要求駐日美軍的駐軍經費全由日本承擔,美國航母在亞洲值勤的費用也應該由日本分擔一部分。

秋田浩之說,爲維護日美同盟,安倍不惜”討好”特朗普,通過打高爾夫和一起用餐,堅持與特朗普交往,會談中每次都準備好幻燈片資料,說明日美同盟多麼符合美國利益。有一次安倍情急之下,對特朗普的再三埋怨激烈地反駁說,”(情況)不是那樣的。我大大降低了支持率,才換來通過安保法。”

日本社會質疑新安保法案違反憲法,使日本成爲可以戰爭的國家。安倍的本意正好相反,他認爲沒有安保法,日美同盟難以爲繼,恐怕也很難保證日本的穩定。當然這也包括他多次重申,”臺灣有事”等同”日本有事”,也等同”日美同盟”有事。


聽衆朋友們,您現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的「軍事無禁區」欄目。我是欄目主持人亓樂義。謝謝大家收聽。下次再會。

撰稿、主持、製作:亓樂義

(本節目主持人爲長期關注兩岸和印太軍事安全事務的軍事評論員,文章代表評論員個人觀點及立場)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