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軍事無禁區:認知戰

2021-07-15
Share
專欄 | 軍事無禁區:認知戰 中國利用疫苗對臺灣發動認知戰。圖爲中國科興(Sinovac)新冠肺炎疫苗。
(Reuters)

本欄目每週五首播新節目,之後還有幾次回放。可以在短波上收聽,或透過 YouTube及RFA官網收聽。

聽衆朋友們,大家好。您現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的「軍事無禁區」欄目。我是欄目主持人亓樂義。今天來介紹一個新的戰爭形態與作戰樣式:”認知戰”。

操弄疫情

中國媒體譏諷臺美關係是假友誼。圖爲今年6月美國捐贈250萬劑疫苗運抵臺灣。美國在臺協會處長酈英傑(圖左)和臺灣衛福部長陳時中(圖右)親臨接機。(視頻截圖)
中國媒體譏諷臺美關係是假友誼。圖爲今年6月美國捐贈250萬劑疫苗運抵臺灣。美國在臺協會處長酈英傑(圖左)和臺灣衛福部長陳時中(圖右)親臨接機。(視頻截圖)

認知戰以影響對方心理意志及改變思維爲目標,場域不受時空限制。自古以來,人類就有認知戰,但是手段簡單,輻射力有限。進入網絡時代,認知戰以新的技術,爲戰爭形態與作戰樣式注入新的動力。現代戰爭廣爲使用,臺海之間尤顯突出。

今年5月中旬起,臺灣新冠肺炎疫情警戒升級,臺灣面對兩場戰爭,一面是防疫,另一面是應對中國的認知戰。國臺辦發言人5月底指出,臺灣一些政黨、團體、人士和一些縣市,多次呼籲引進中國疫苗。但是民進黨政府”心魔作祟”,置臺灣民衆生命安危於不顧,對大陸疫苗輸入臺灣設置政治障礙。

消息發出,中國官媒利用網絡媒體羣起響應,並把戰火延燒到臺美關係和臺日關係。指出”臺灣當局花大把鈔票向美國買武器”、”可以救命的疫苗卻是一劑也沒有”。因此臺美關係脆弱、是”假友誼”。當日本政府提出捐贈疫苗時,中國官媒又說:這批疫苗是”日本不要”、”有疑慮”的。臺灣政府接受日本疫苗,就是”以疫謀獨”(以疫情謀求獨立)。

臺灣是一個多元包容的社會,藍綠立場分明,媒體各有所屬。一把疫情大火,臺灣社會再次撕裂對立。一羣由臺灣媒體工作者、社會科學與資料科學學者和社會運動者所組成的民間團體”IORG”(Information Operations Research Group)指出,5月的疫情風暴,疫苗成爲中國信息操弄及外交武器。

認知戰路徑

IORG是臺灣民間跨領域的研究團隊,2019年以反制中國對臺信息操弄爲初衷而成立,它以公開信息、科學方法和在地連結,推出中國對臺”信息操弄”、”政治宣傳”、”人際滲透”和”經濟影響力作戰”等多項研究成果。這些成果都是長久來中國爲併吞臺灣所使用的重要手段。

根據臺灣科技部傳播調查數據庫的數據顯示,79.6%的臺灣民衆以臉書(Facebook)爲最常使用的社交媒體,其次是優兔(YouTube)視頻網站佔72.6%,這是中國對臺公開信息操弄的重要戰場。除此,臺灣民衆98.5%以 LINE爲最常使用的實時通訊軟件,其次是臉書實時通(Facebook Messenger)佔48.2%,這是中國對臺非公開信息操弄的重要戰場。IORG以這些網絡平臺的資料蒐集、內容分析、行爲分析和田野調查爲優先,並且找到”從微博到臉書”是中國對臺發動認知戰最重要的路徑之一。

該研究團隊的共同主持人遊知澔說:他們的研究報告”不是要讓大家獵巫、指責中共同路人”,而是爲了促進臺灣公民社會對中國信息操弄的理解,提升防衛意識,進一步促成臺灣民主社會的團結。

多年來學術界研究中國對臺認知戰,大多偏向學理探討,缺乏大量數據實務性分析。對於中國對臺信息操弄的路徑如何展開?其中的指揮鏈如何運作分工?一直是霧裏看花,缺乏說服力。IORG的研究報告,可以說提供有力的線索,初步解開一些中國對臺認知戰的迷霧。

三戰

中國的認知戰源自江澤民的”三戰”。(維基百科)
中國的認知戰源自江澤民的”三戰”。(維基百科)

中國對認知戰的理解有一個演進過程。2003年初伊拉克戰爭爆發後,江澤民看到戰爭形態發生變化,指示軍隊要開展”輿論戰、心理戰和法律戰”,並且把這3種作戰樣式擺到重要位置。這是共軍”三戰”的起源。”三戰”不是相互獨立,而是重迭交叉,相互聯繫。就本質而言,”三戰”就是政治作戰,核心是心理戰,其目的是改變敵方的認知、情感、意志和行爲。

江澤民還說:解決臺灣問題要”文攻武備”,由此”三戰”等概念相繼出現在共軍的文件和學術文章當中,進而首次寫入2003年12月新修訂的軍隊《政治工作條例》,成爲戰時政治工作新的戰法和作戰指導。這時還未提出認知戰,但與心理戰的目的相通,強調作爲戰時而非平時的政治工作。

若干年後,共軍開始意識到戰爭已經不限於物質領域,而向認知領域和社會領域深入擴展,”三戰”成爲一體化聯合作戰的有機組成部分。再過幾年,共軍提出”認知域作戰”,把人的意志、信念、思維、心理作爲作戰對象,並且分爲兩個層次。

戰略上,以政治、軍事、文化、外交實力爲載體,以醜化、激化、分化敵方的信息爲”武器彈藥”,進而孤立、震懾、擾亂和瓦解敵方。戰術上,以傳單、廣播、電視信號、網絡平臺爲載體,以恐嚇、利誘、勸降等信息爲”武器彈藥”,進而打破敵人心防。

非軍事力量

然而這些都是純軍事力量。共軍進一步認爲,認知域作戰的最大變化是,促進更多的非軍事力量融入戰爭,通過非軍事領域實施認知作戰,包括引進更多的網絡、心理、宗教、法律、語言、技術等不同類型的非軍事力量,最終達到戰爭目的。據俄羅斯估計,在烏克蘭危機中,俄方投入的非軍事力量和純軍事力量的比例爲4:1,說明非軍事力量在危機或戰爭中的比重正在迅速增加,使得軍事領域與非軍事領域的一體化作戰更爲明顯。

換言之,平時做好認知戰的準備,不但有利於戰時軍事行動的開展,更有可能在戰前扮演關鍵作用,提前瓦解敵方民心士氣,達到不戰或小戰而屈人之兵。這正是中國對臺攻略的設想。

臺灣國防部在2021年版《四年期國防總檢討》(QDR)中指出,中共對臺認知戰延續”三戰”及”入島、入戶、入腦、入心”的統戰工作,結合現代媒體傳播與網絡黑客入侵,企圖控制輿論走向,誤導視聽,破壞民衆對國家的信心。”現階段着重以網絡社羣媒體爲平臺,散步及操作假信息,具有大量迅速產生、多元管道傳播、逼真細膩包裝、真僞夾雜混淆等特點。”

5月的疫情風暴,疫苗成爲中國信息操弄及外交武器。僅僅是衆多案例之一。

去年10月,IORG研究團隊公佈一份146頁的《中國對臺信息操弄及人際滲透研析》期中報告,指出中國發動對臺信息操弄成功與否的一個關鍵因素,在於能否影響臺灣主流媒體或政論節目的協力傳播,而中國是否直接或間接影響臺灣媒體和政論節目的報導和議題討論的方向,還無法證實。

在地協力者

臺灣立法院通過《反滲透法》,對抗中國滲透。(蔡英文總統臉書)
臺灣立法院通過《反滲透法》,對抗中國滲透。(蔡英文總統臉書)

不過,英國《金融時報》和《路透社》2019年夏季曾有報導,國臺辦直接向臺灣某媒體集團下達指示,吹捧特定參選人,並且披露中國政府出資收買幾家臺灣媒體,以新聞包裝中國政府爲其宣傳。

期中報告指出,”在地協力者”是中國信息操弄成功的關鍵因素。雖然他們與中國政府之間的關係尙待進一步釐淸。但從客觀事實來看,”在地協力者”的行爲顯然有助於信息操弄內容的傳播。所謂”在地協力者”,包含但不限於臺灣新聞媒體、主流媒體、政論節目、臉書粉絲專頁、各社交媒體賬號、實時通訊賬號、各類機構、組織、團體及個人。

期中報告還發現,中國推動的人際人脈建立與會面交流,正在影響臺灣民衆的認知,特別是臺灣民衆對中國的認知。而信息操弄及人際滲透的目的,皆爲”改變認知”,兩者互爲手段、相輔相成。

在信息操弄的指揮鏈方面,IORG研究團隊表示,中國官方指揮鏈的直接證據難以取得,是研究過程中面臨的最大困難,包括下達指示、論述產製、分工、管理,黨、政、軍的結構分工,以及與”在地協力者”之間的關係等,錯綜複雜,均非民間研究團體所能獨力調查與揭露。因此,臺灣需要更多具有跨領域專業的研究團隊,以及良好的公私協力模式,有效運用政府與民間資源,以科學證據證明中國對臺信息操弄及人際滲透的指揮系統。

反滲透法

2020年臺灣大選。中國對臺認知戰烽火連天。蔡英文仍破紀錄以817萬選票連任總統。臺灣中研院社會所研究員林宗弘指出,大選結果像是擋下中國銳實力的入侵,但臺灣民衆不應低估中國的滲透力度。中國對臺發動”假新聞”信息戰,以及深入基層鄰里和宮廟的組織戰,使得臺灣社會像是處在”臨戰狀態”。中國這次雖未能左右臺灣大選,但不代表中國滲透失敗,只要臺灣社會存在分歧,攻擊就不會停止。因此,臺灣民衆要有長期面對這種”臨戰狀態”的準備。

去年1月臺灣實施《反滲透法》,引起激烈反對聲浪。林宗弘說,中國有”網絡長城”,進行嚴密的網絡屏障和各種網絡管制,民主國家難以對中國逆向滲透反擊,形成中國單向攻擊。臺灣在無法反向攻擊的情況下施行《反滲透法》,雖然在制定過程是否周延可以討論,但這種能夠嚇阻中共滲透的法令,確有立法的必要。

中國對臺認知戰,是中國解決臺灣問題最鮮明活躍的非軍事行動,不見刀光血影,卻深入人心。就像溫水煮青蛙,如果不及時遏止,後患無窮。

聽衆朋友們,您現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的「軍事無禁區」欄目。我是欄目主持人亓樂義。謝謝大家收聽。下次再會。

撰稿人/亓樂義

(本節目主持人爲長期關注兩岸和印太軍事安全事務的軍事評論員,文章代表評論員個人觀點及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