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軍事無禁區:民調過半

2021-09-02
Share
專欄 | 軍事無禁區:民調過半 防衛臺灣美國民調首次過半。圖爲美國總統拜登(Joseph Biden)。
(AFP)

本欄目每週五首播新節目,之後還有幾次回放。可以在短波上收聽,或透過 YouTube及RFA官網收聽。

聽衆朋友們,大家好。您現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的「軍事無禁區」欄目。我是欄目主持人亓樂義。

美國獨立智庫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The Chicago Council on Global Affairs)8月26日公佈一份民意調查顯示,如果中國入侵臺灣,52%的受訪者贊成美國派軍防衛臺灣。這是該智庫自1982年首次提出這個問題以來,民調記錄最高的一次。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當前的美中臺三角關係。

民調52%

進行這項民調從今年7月7日至26日,樣本爲2,086名居住在美國50個州和哥倫比亞特區的18歲以上成年人,抽樣誤差幅度爲正負 2.33 個百分點。受訪人數雖然不多,卻橫跨全美各州,涵蓋民主、共和兩黨及無黨派人士,有相當代表性。這份民調若持續進行,累積到一定數量,就有可能反映美國多數民衆對防衛臺灣的立場,進而影響美國政府的決策。

該智庫在民調報告的開頭就說,自2016年以來中國增加對臺恫嚇,在臺海增強演習,兩岸緊張局勢加劇。反之,美國對臺出售先進武器裝備,美艦在臺海附近常態化巡邏。儘管美國曆屆政府未正式承諾防衛臺灣,經過這次民調卻首次發現,若中國入侵臺灣,52%的受訪民衆支持美國派軍防衛臺灣,而這個支持度1982年僅有19%。此時做此民調,很有現實意義。

這項民調主要反映5個部分:美國民衆對兩岸敵友的認知、對兩岸的好感度、對臺灣的定位、對臺軍售,以及對防衛臺灣的看法。邏輯前後一貫,先有支持臺灣的因,纔有52%防衛臺灣的果。

首先是對兩岸敵友的認知。民調顯示,60%的受訪者認爲臺灣是與美國利益和價值觀相同的盟友(30%),以及必須在戰略上合作的必要夥伴(30%)。但是34%的人並不瞭解美臺關係。相比之下,61%的美國人視中國爲競爭對手(32%),以及與美國發生衝突的敵手(29%),認爲中國是戰略上合作的必要夥伴佔21%。

恐共心理

2018年中美貿易戰,美國民衆開始不信任中國。圖爲中美第二輪貿易談判在白宮舉行。(Reuters)
2018年中美貿易戰,美國民衆開始不信任中國。圖爲中美第二輪貿易談判在白宮舉行。(Reuters)


民調指出,美國民衆對兩岸敵友的認知反差如此之大,主要是美國人對中國的”不信任”,部分原因來自對中國勢力擴張的擔心,或稱恐共心理,成爲他們支持臺灣的動機。

在對兩岸的好感度方面。民調顯示,美國人對臺灣的好感度平均數爲57(100表示觀感非常好,50算中間,以下是冷淡),這是自1978年該智庫首次提出這個問題以來,對臺灣的最高評比。從過去43年的走勢圖看,美國人對臺灣的好感度波動不大,平均數51,開始升高是在2018年3月,這和中美貿易戰有直接關係。

反觀美國人對中國的好感度平均數爲33,是該智庫有記錄以來的第二次低點。從過去走勢圖看,1986年美國人對中國的好感度一度高於臺灣,平均數爲53,當時中國改革開放力度最大,中美關係處於蜜月期。從1989年六四事件開始下滑,此後多年的平均數約45。期間雖發生1995-1996年臺海導彈危機、1999年美軍轟炸中國駐南斯拉夫聯盟大使館、2001年中美撞機等事件,這些並沒影響美國人對中國的觀感。關鍵在2018年3月中美貿易戰發生後的2年內,好感度平均數降爲32,創歷史最低點。

由此看出,美國人對中國的觀感,好壞取決於自身利益受損的程度而定,由此向中國的對立面投以好感。當前的美中臺三角關係就是一個縮影。

順着這個邏輯,美國民衆對臺灣的定位產生了積極性迴應。民調顯示,69%的受訪者支持美國承認臺灣爲獨立國家;65%支持臺灣加入國際組織,包括聯合國和世界衛生組織;53%支持美國與臺灣正式結盟。

防衛承諾

拜登總統上臺後首度對臺軍售40門M109A6自走炮。(視頻截圖)
拜登總統上臺後首度對臺軍售40門M109A6自走炮。(視頻截圖)


有關對臺軍售。民調顯示,50%的受訪者認爲美國應該對臺軍售,然而47%的人反對。就黨派來說,共和黨人更傾向支持對臺軍售有55%,而民主黨人和無黨派人士在這個問題上存在兩極分歧,支持與反對幾乎各佔一半。

民調指出,該智庫2019年提出同樣的問題,如果不理會北京反對,美國政府是否應該對臺軍售?結果61%的美國人反對,34%同意。不過,美國人有這樣的反應並不是針對臺灣,而是當時多數美國人(70%)表示,美國向其他國家出售武器會降低自身的安全。如今,支持對臺軍售的比例升高到50%,說明美國人對中國的威脅有了新的認識。

在防衛臺灣方面。民調顯示,如果中國入侵臺灣,52%的受訪者贊成美國派軍防衛臺灣,這是過去近40年民調中首次超過半數。當被問到是否要”明確承諾” (explicitly committing)防衛臺灣時?贊成比例降到46%、42%的人拒絕回答問題、12%的人反對這麼做。

現在問題來了。美國人支持防衛臺灣有52%和46%兩個不同比例,差別在哪?民調指出,52%說明美國人更有可能支持當中國入侵臺灣成爲事實才同意出兵,是”戰略模糊”的反映;46%則強調事前承諾防衛臺灣,是”戰略清晰”的反映。由此看出,美國人傾向保持”戰略模糊”,而且42%的人拒絕回答問題,說明他們可能不清楚防衛臺灣對美國的意義與價值,對美臺關係也可能陌生。

從過去近40年的走勢圖看,1982年美國人防衛臺灣的支持度僅有19%,此後逐年平穩增長。1995-1996年發生臺海導彈危機,美國人的支持度並未明顯拉高,不及27%。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執政後,支持度才快速提升到41%。拜登(Joseph Biden)總統上臺後,再拉高到52%。

可以說,美國人反對中國、支持臺灣,是對中國威脅認知的一種演進過程。隨着美中大國競爭時代的來臨,更加強化這種認知。強弱之間,支持防衛臺灣是最敏感,也是最核心的觀察指標。

多管齊下
巴頓(George Patton)強調行動要果斷。圖爲1944年巴頓中將戎裝。(U.S. Army)
巴頓(George Patton)強調行動要果斷。圖爲1944年巴頓中將戎裝。(U.S. Army)

假設有一天中國入侵臺灣,美國多數民意催促政府出兵防衛臺灣。美國政府該怎麼做呢?以下是我個人的推想。

首先美國政府要面對”戰爭本質”的問題。就是如何”師出有名”?中國會以”一箇中國”原則,引用中美三個聯合公報,抨擊美國介入中國”內政”。美國可以用《臺灣關係法》的位階高於聯合公報作爲迴應,但是要做好美中兩國全面斷交與決裂的準備。這樣代價太高、風險太大,而且會糾纏於中國對維護主權和政權的悖論陷阱之中。

美國較佳的策略應該是,超越主權問題,因爲沒有主權問題,而是一個專制國家對一個民主國家赤裸裸的侵略。美國防衛臺灣是應臺灣之請,着眼於印太地區的自由、繁榮和穩定。侵略者今日侵犯臺海,明日就能禍害東海與南海,後日波及印度洋。美國防衛臺灣的本質,不在於打擊中國,改變印太地區的戰略格局,而是防止中國,破壞印太地區已有的戰略平衡。美國政府需要告訴民衆,美臺關係的本質及其重要性,因爲至今仍有34%的人並不瞭解美臺關係。

在此原則下,美國政府防衛臺灣的主要方式,透過外交、經濟、軍事三管齊下,聯合歐盟保持與俄羅斯的戰略對話,着重於美國、日本、澳洲和印度所形成的”四方安全對話”(Quad)機制,以美日安保爲防衛主軸,拉越南和菲律賓爲側翼。防衛臺灣的同時,一併考慮東海和南海的地緣戰略秩序,以”三海”聯動,引導更多的利益攸關者加入。戰略方向和手段愈多元,對中國的壓力愈大,起到的威懾力就愈強。

在具體防衛行動方面,重點放在中國前沿地帶所有第一島鏈可用島嶼,與中國短兵相接風險雖高,但是對中國的壓力更大。這一邊是島嶼,另一邊是中國最精華的東南富庶之地,就成本而言,雙方處於完全不對稱的地位。中國若要大打,就意味賠上東南半壁江山。

當機立斷

對於如何防衛臺灣,美國應在事前,也就是現在,逐步加強對臺灣戰略物資的預儲和預置,着眼於情報、監視與偵察。作戰行動不需要太具體,保持高度靈活和彈性。美國二戰著名將領巴頓(George Patton)曾說:當下執行一個好決策,勝過下週的一個完美決策。意思是當機立斷,不要貽誤戰機。

他還說,戰爭是一件非常簡單的事情,它的決定性特質在於自信、速度和大膽。這3項沒有1項能十全十美,但可能都很好。記得有1名共軍將領曾說:他相信美軍有戰勝解放軍的能力,但是他懷疑美國有沒有這個決心。

從歷代戰史看,兩軍相爭的勝敗因素很多,統帥的決心往往是決勝關鍵。猶豫不決,兵之大忌。天底下沒有完美的作戰計劃,只有善於變通的靈巧之策,力求出奇制勝。

美國出兵防衛臺灣,應該是,也必將是如此。重點是戰略決心,其他是戰術問題,可以隨時增補和刪除。這個戰略決心和時間有關,不是一時權宜之計,而是從美中大國競爭的角度出發,立足於印太地區的自由、繁榮與穩定。

聽衆朋友們,您現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的「軍事無禁區」欄目。我是欄目主持人亓樂義。謝謝大家收聽。下次再會。

撰稿人/亓樂義

(本節目主持人爲長期關注兩岸和印太軍事安全事務的軍事評論員,文章代表評論員個人觀點及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