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軍事無禁區:五年路線圖

2021.12.0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軍事無禁區:五年路線圖 今年11月中俄防長簽署5年軍事合作路線圖。左爲俄國防長紹伊古,右爲中國防長魏鳳和,在今年8月中俄”西部•聯合-2021”演習現場。
(美聯社)

本欄目每週五首播新節目,之後還有幾次回放。可以在短波上收聽,或透過 YouTube及RFA官網收聽。

聽衆朋友們,大家好。您現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的「軍事無禁區」欄目。我是欄目主持人亓樂義。今天來談中俄兩國軍事合作的最新動向。

11月23日,中俄兩國國防部長以視頻方式舉行部長工作會議,雙方批准2021至2025年軍事領域合作發展路線圖,將持續深化兩軍戰略協作,加強在戰略演習及聯合巡航等領域合作。雙方海空軍領導都出席會議,顯示海空領域將是未來5年中俄兩軍合作重點。今年夏秋以來,已經出現明顯跡象。

戰略性演練

首先是8月中旬,俄軍首次到中國訓練基地參加”西部•聯合-2021”演習,這是共軍連續3年參加俄軍年度戰略演習後,首次邀請俄軍到中國參加由中方主導的戰略戰役演習,也是俄軍首次成規模使用中方主戰裝備參演。

雙方共同使用中俄雙語版指揮信息系統,指揮鏈路從聯合指揮部直達單兵平臺末端,一改往年人工傳遞互換文書方式。兩軍共投入1.3萬多人,採取混合編組方式演練。共軍殲-20、運-20、蜂羣攻擊無人機等新質作戰力量首次參演,新裝備佔81.6%。演習內容與力度明顯提升。

再來是10月中下旬,中俄海軍10艘艦船組成聯合編隊,從彼得大帝灣出發,橫渡日本海,穿越津輕海峽進入西太平洋,再往南航經大隅海峽,抵達東海海域,完成中俄海軍首次在西太平洋的聯合巡航。這次航程3,100多公里,從遠海的角度說並不算遠,卻顯示中俄兩軍聯手前出西太平洋,在東北亞展示軍事存在,進而影響地區安全秩序的強烈企圖。

最近一次是在11月中旬,中俄兩軍在日本海及東海實施第3次聯合空中戰略巡航。這裏有朝鮮半島核問題,是俄羅斯遠東地區,美國在西太平洋的主要基地都集中在此,往西緊鄰中國首都圈,往南是臺灣。整個西太平洋的安全穩定都在這個方位,說明今年中俄海空軍的戰略性協作何以聚焦於此的原因。

相比之下,俄羅斯的反應尤其激烈。俄羅斯國防部長紹伊古(Sergei Shoigu)11月23日透過視頻指出,去年美國空軍戰略轟炸機在鄂霍次克海上空出現22次,前年僅有3次。另外,過去1個月內,美國戰略轟炸機約有30架次在俄羅斯聯邦邊境活動,是去年同期2.5倍,距離俄羅斯國境最近”只有20公里”。

軍事合作路線圖的消息公佈後,中共官媒《環球時報》(Global Times)英文版隔天刊登俄羅斯學界的看法,出現一面倒地抨擊美國。俄羅斯外交部外交學院副院長伊凡諾夫(Oleg Ivanov)說:路線圖是美國及其盟友對俄中兩國施壓的結果,也表明俄中兩國在太平洋地區的安全問題上存在共同利益。

俄羅斯人民友誼大學教授、著名漢學家塔夫羅夫斯基(Yuri Tavrovsky)指出,只要美國、北約(NATO)和美英澳三邊聯盟(AUKUS)持續活躍,莫斯科和北京就會做出回應。他還說:爲什麼俄羅斯海軍不同時從波羅地海和南海發射導彈呢?

延續深化

俄國防長紹伊古展示俄中5年軍事合作路線圖他的簽名。(美聯社)
俄國防長紹伊古展示俄中5年軍事合作路線圖他的簽名。(美聯社)

中國軍方的反應則異常低調。《解放軍報》11月24日在第1版刊登中俄兩國防長舉行視頻通話,提到中俄兩軍將深化合作,但是未提路線圖。隔天中國國防部舉行例行記者會,說明中俄雙方總結年度合作情況,就下一步合作交換意見。此外,兩軍領導人通過”信函方式”就兩軍合作重要問題及時交換意見,也未提路線圖,作法與2017年大不相同。是北京不願在此敏感時刻過於刺激華府,或另有隱情,至今沒有權威性說法,令人玩味。

今年批准的路線圖並非第一次出現,早在2017年6月,中俄防長就簽署《2017-2020年軍事領域合作發展路線圖》。當時俄羅斯國防部長也是紹伊古,中國防長是常萬全。中國國防部新聞發言人還特別介紹這個路線圖,爲中俄2017-2020年的軍事合作進行頂層設計和總體規劃,是兩國高水平戰略互信和戰略協作的具體表現。此後雙方軍事合作走上新的臺階。

據俄羅斯媒體報導,2017年公佈的路線圖是在紹伊古的建議下籤署。事前文件已擬好備妥,包括演習在內的聯合項目已經規劃到2020年。估計今年的路線圖,也來自紹伊古的手筆並經過雙方認可,應該說是上個版本的延續和深化。

如果是這樣。我們不禁要問,俄羅斯爲何主動提出軍事合作路線圖。難道俄羅斯面對的美國壓力比中國更嚴重嗎?

老大哥

美國智庫蘭德公司(RAND)今年8月提出一份就中俄兩國合作的決定因素、未來軌跡以及對美國影響的研究報告指出,2014年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後,西方對俄羅斯實施制裁。由此俄羅斯重新評估與中國的關係,尋求更緊密的戰略協作,並且大幅增加對中國的軍售。俄羅斯分析人士毫不諱言,向中國出售現代化武器成爲莫斯科向北京靠攏戰略的一部分,以應對來自西方的系統性危機。

由大處看,強化與中國的關係,是俄羅斯轉向亞洲更大戰略的一部分。全球權力分佈正在向亞洲轉移,俄羅斯對亞洲的政策同時也發生轉變。然而,俄羅斯在亞洲的力量非常有限,除了中亞,莫斯科似乎只能任憑北京在亞洲大部分地區發揮主導作用。

也許是基於這樣的背景。俄羅斯主動提出軍事合作路線圖,展示俄羅斯在世界安全戰略格局中不可或缺的獨特地位,在東北亞更是如此,這裏有俄羅斯遠東地區。與中國相比,俄羅斯在經濟領域是”小弟”,在軍事安全領域依然是說得上話的”老大哥”。提出路線圖不僅符合俄中兩國利益,也有助於轉移或舒緩西方國家在歐洲對俄羅斯形成的戰略壓力。一舉數得。

蘭德公司研究報告中指出,美國面臨最現實的挑戰是中俄加強軍事合作,分析可能帶來3種風險與影響。

風險與影響

今年10月中下旬,中俄海軍聯合編隊首次前出西太平洋聯合巡航。(視頻截圖)
今年10月中下旬,中俄海軍聯合編隊首次前出西太平洋聯合巡航。(視頻截圖)

第1種也是最明顯的影響是俄中增強軍事技術合作,特別是軍售部分。從目前發展趨勢上看,俄羅斯對中國的技術交流限制將會逐步放寬,雙方可能在高端先進項目上合作,比如高超音速武器、反太空系統與人工智能,以及擴大軍事聯合生產協議,提高兩國主戰平臺的質量和數量。雙方也可能按俄羅斯與印度的合作模式,在網絡安全等領域進行聯合研究與新的開發,特別是雙方預期將與美國對抗的領域。

然而,基於對中國侵犯知識產權的疑慮,俄方仍會保留其最好的軍事技術與能力,對中國武器裝備支持的質量與數量,將取決於雙方政治、經濟和安全上的全盤考慮。

第2種可能的軍事合作形式是軍事規劃協作。目前俄中兩國在上海合作組織框架下,並沒有聯合指揮或常設軍事結構或職能。雙方雖持續高層交流和擴大聯合演習,但也限定在少數領域,比如反恐行動、航行自由,以及可能干預鄰國(可能是朝鮮半島)的不穩定局勢。除此,沒有其他實質性的聯合規劃。

蘭德公司研究報告指出,如果俄中兩國關係繼續改善或加速走向新的戰略協作,雙方有可能在朝鮮、阿富汗或其他中亞國家發生不穩定的情勢下制定聯合應對計劃。目前已經看到雙方在東北亞進行太空和導彈防禦、海空軍合作,以及聯合應對東亞或中東潛在衝突方面的合作規劃。其結果將可能導致雙方建立聯合指揮控制系統,增加聯合演習,甚至在彼此實施例行部署或駐紮部隊。

不過,這種軍事協作也可能爲中俄兩國帶來風險,因爲雙方增強信息交換,相互依賴程度愈來越高。但不管怎麼說,中俄兩國任何程度的軍事協作都會使美國的戰略處境和應對更加複雜化。

第3種也是最後一個領域的軍事合作可能是全球軍事存在。目前中俄兩國都沒有維持重大全球軍事存在的資產或基礎設施。中國正在利用在東北非的吉布提後勤基地,以及在南亞和東南亞的投資,爲擴大在印度洋地區的存在奠定基礎。俄羅斯則通過其在敘利亞的行動重振在中東的存在。

兩場冷戰

蘭德公司研究人員認爲,鑑於中俄兩國都強烈反對結盟,除非美國同時對這兩國採取高度咄咄逼人的政策,中俄兩國纔可能走上結盟。不過,中俄兩國即使不建立全方位的聯盟關係,也能對美國帶來重大挑戰。只要一方在波羅地海醞釀危機,另一方在南海製造事端,美國就要陷入兩場冷戰,面對歐亞兩洲同時爆發戰爭的風險。

爲此美國要想清楚,哪個大國對美國利益構成的長期威脅更大?回答這個問題並不難,那就是中國。下一步美國應該着手修復與威脅較小的一方的關係,那就是俄羅斯。

俄中關係並非鐵板一塊。蘭德公司研究報告指出,如果美國和西方國家放棄對俄羅斯的制裁,並尋求與俄羅斯積極互動,俄中關係就有可能放緩。儘管俄羅斯轉向亞洲,但是俄羅斯的對外政策、貿易和對其大國威望的看法仍然聚焦於西方。只要美國和西方國家對俄羅斯釋出善意,莫斯科就有可能轉向,在大國之間取得平衡。

中俄兩國軍事合作已經進入一個新的上升階段。美國的應對最爲關鍵。權衡之間,將決定今後大國的實力消長。興衰之道,不可不察。

聽衆朋友們,您現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的「軍事無禁區」欄目。我是欄目主持人亓樂義。謝謝大家收聽。下次再會。


撰稿人/亓樂義

(本節目主持人爲長期關注兩岸和印太軍事安全事務的軍事評論員,文章代表評論員個人觀點及立場)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COMMENTS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