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性塑料吸管是不容小觑的环境杀手,各国陆续推出吸管禁令。(美联社)

专栏 | 绿色情报员:“一根吸管与恶的距离”

大海龟露出痛苦的神情,咧嘴发出啜泣似呻吟,保育人员眉头紧蹙,小心翼翼拉动插在牠鼻孔的吸管,红色鲜血汩汩渗出。这段触目惊心的画面在网络流传,原来,一根吸管与恶的距离,近在咫尺。

专栏 | 绿色情报员:“一片卫生巾,渗出塑毒风暴?”

你或许不知道,洁白、渗出淡香的卫生巾,另一面可能是黑暗。“不要说普通消费者,对毒理学家来说,没想过卫生巾背后潜藏许多风险。”

专栏 | 绿色情报员:“摸金符盗爪 穿山甲的红色恐惧”

“广东、广西不是靠越南很近嘛,那时候走私穿山甲都是用汽车拉、用军车拉呀,我当时心想这样搞就完了。”

专栏 | 绿色情报员:疯狂的中国海洋馆 鲸豚再教育营(下)

中国的海洋馆弊端丛生,“再教育营”里的训练过程也触目惊心。

专栏 | 绿色情报员:疯狂的中国海洋馆 白鲸越狱大逃亡(上)

中国的海洋馆(水族馆)以疯狂的速度扩张中,暗自助长野捕鲸豚活动。去年底,俄罗斯揭露史上最大“鲸鱼监狱”,囚禁近百头鲸鱼,只为满足欲求不满的“中国梦”,一场白鲸越狱大逃亡蠢蠢欲动。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