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綠色情報員:電蚯蚓之亂(下):中藥土龍的困局

2022.07.0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綠色情報員:電蚯蚓之亂(下):中藥土龍的困局 蚯蚓的生存危機四面埋伏,從大肆濫捕到農業毒害,中國的環境問題層出不窮。
(法新社)

中藥材地龍行情看俏,中國電商平臺的電蚯蚓機熱賣,五花八門的開肚機也充斥平臺,各種後製加工視頻指點民衆“在家創業”。不過電商沒說的是:新農活幹不久,野生蚯蚓族羣很難躲過大滅絕的命運。

中藥典的地龍指的是“廣地龍”和“滬地龍”,某些特定品種的大型蚯蚓。根據天地雲圖中藥產業大數據平臺統計,地龍藥用市場需求從2010年的400噸成長至2020年的675噸,雖然主要產區的野生資源量明顯減少,由於電擊法大大提高捕捉效率,2020年中國地龍產量約爲860噸。

野生族羣被逼向末路

“這數字很可觀,如果是算中藥地龍乾重的話就更可怕了。”臺灣大學科學教育發展中心執行長賴亦德博士說,“後製加工要把蚯蚓剖開,拿出腸胃道,因爲裏頭是一堆土,最後只留下肌肉壁和一些黏在肌肉壁上的器官,再去幹燥,860噸的地龍乾重,迴歸到溼重大約是5至10倍,也就是8600噸的蚯蚓活體。到底要從多大的土地面積把這些蚯蚓採集出來?更別說這只是他們採集到的少部分,大部分被電出來的蚯蚓都跟着倒楣。”

中藥材地龍是由特定的大型土棲蚯蚓炮製而成,近年中國主要產區的野生族羣明顯減少。(賴亦德提供)
中藥材地龍是由特定的大型土棲蚯蚓炮製而成,近年中國主要產區的野生族羣明顯減少。(賴亦德提供)

農民大肆電捕,硬生生斷了地龍的活路。賴亦德指出,大型蚯蚓種類的生殖力並不好,往往一年只生幾隻後代,長到成體大約要一年以上,當族羣數量大幅下降,短時間內很難恢復。

“蚯蚓電死了就沒什麼價值了,牠要保持一定的活性因子。”中國蚯蚓養殖戶陳天德(化名)直搖頭說,“專業的人很重視品質,蚯蚓臭掉比人的屍體還要臭,稍一不慎就全盤皆沒,這不是很簡單的事。”

人工養殖找不到這一味

地龍野生資源掠奪式濫捕,人工養殖卻跟不上腳步。陳天德指出,中國人工養殖蚯蚓大概有4、50年曆史,國家鼓勵研究和養殖,各大醫院也投入臨牀試驗,人工養殖的品種不是藥典裏的廣地龍和滬地龍,一般常見的有大平2號,國內也培育出各種繁殖力強的新品種,目前應用在生物製藥原料、飼料添加劑、種植肥料和環境改善等領域。

以棲息環境來看,中藥地龍屬於大型土棲蚯蚓。賴亦德表示,全世界蚯蚓養殖產業都沒有這些大型蚯蚓,因爲牠們住在土壤裏面,就算是用田地來養殖大型蚯蚓,目前對於蚯蚓棲息的土壤物理和化學條件瞭解有限,也許知道酸鹼度和溼度,卻不清楚牠們喜歡什麼土質、有機質含量,或是土壤導電忍受度是多少。再來對於牠們的食性瞭解也不多,現在只知道晚上牠們會探出洞,喫一些落葉、青苔、嫩芽或某些植物的種子,無法明確提供食物,也就沒有辦法好好飼養。

目前人工養殖以堆肥蚯蚓居多,用來處理有機質廢棄物。(賴亦德提供)
目前人工養殖以堆肥蚯蚓居多,用來處理有機質廢棄物。(賴亦德提供)

此外,大型蚯蚓的生物特性也不利人工養殖。賴亦德指出,全球已知有6000多種蚯蚓,目前大量養殖的是堆肥蚯蚓,用來處理有機質、禽畜糞和生廚餘等,堆肥蚯蚓約有10個品種,牠們住在有機質裏面、喫有機質,長得快又生得多,生出來兩個月後就成熟了,可以繼續繁殖,一顆卵繭常有4、5只小蚯蚓。反觀大型蚯蚓,一年只生幾顆卵繭,一顆卵繭只有一隻幼體,生殖力太弱了,而且這些大型蚯蚓經常零散分佈,沒有辦法一平方公尺住上2、30只,天性不喜歡密集羣居。

賴亦德認爲,中醫藥的藥物開發可以朝向堆肥蚯蚓的應用研究,避免過度利用野生族羣,改用活性成分或療效類似的物種。“例如中藥典籍都寫說水蛭是由日本醫蛭、寬體金線蛭和尖細金線蛭炮製而成,民間買到的水蛭藥材其實不只有這3種蛭類,後來藥典也直接開放。”他曾投入中藥水蛭調查研究,“非洲夜蚯蚓屬於比較大型的堆肥蚯蚓,最長可達2、30公分,這個種類很好養殖,如果拿來做成地龍幹,用同樣的方法炮製、測試藥效,或許有可能取代。”

農藥化肥毒害蚯蚓

不過,野生蚯蚓禍不單行,生存危機不只來自濫捕。中國農耕土地普遍存在農藥、化肥過量施用,農業毒害也把牠們逼向死路。

臺灣南華大學永續綠色科技學程講座教授陳世雄指出,土壤裏蘊藏豐富的生態系統,不只有蚯蚓,還有各式各樣的微生物、細菌、真菌和藻類,農藥毒性對土壤生態有不利影響,等於是毒害忠心耿耿的員工。事實上,蚯蚓在繁殖過程中會分泌抗生物質,還可以有效抑制病害,而民衆喫了有農藥殘留的地龍,反倒有害健康。

農藥對蚯蚓具殺傷力,造成生殖力下降。(路透社)
農藥對蚯蚓具殺傷力,造成生殖力下降。(路透社)

地球有超過四分之一的生物生活在土壤裏面。2021年美國生物多樣性中心、馬里蘭大學的研究人員在《環境科學前沿》(Frontiers in Environmental Science)期刊發表統合研究,檢視2800多份研究數據,涵蓋284種農藥或混合型農藥對土壤內275種生物的影響。分析結果顯示,超過70%的實驗都發現農藥對土壤生物造成傷害。

“殺蟲劑、殺草劑、殺真菌劑或殺線蟲劑等農藥,對蚯蚓都有一些壞處,牠們也許不會馬上死掉,卻會造成健康狀況不佳、生殖力下降,長久下來整個族羣會衰弱。”賴亦德說,“在集約的慣行農業操作下,很多時候農地裏面都沒什麼蚯蚓了。”

化肥對蚯蚓的影響相對複雜。賴亦德指出,如果精準使用化肥,植物、農作物長得好,掉下來的花、葉、果實會比較多,植物殘體和土壤有機質增加,蚯蚓也有更多食物可以喫。不過,最常見的情況是濫用化肥,導致土壤劣化,不要說是蚯蚓,其他生物也會不健康。許多研究已經發現,化肥使用過量,土壤的微生物會減少,微生物相顯著變差。

農膜機具斬斷命根

土壤中的微塑料也是潛在的“蚯蚓殺手”。中國的農用塑料薄膜生產量和覆蓋面積高居全球第一。去年華南師範大學研究團隊發表在《環境科學與技術》(Environmental Science & Technology)期刊的研究顯示,中國農膜每年有18.6%殘留在農田中,2017年農用塑料就產生了超過46萬噸的殘留量。

賴亦德表示,近年科學家陸續研究土壤微塑料對蚯蚓的影響,發現蚯蚓的個體會變小,無法健康成長。現在也有研究顯示,微塑料已經小到可以穿過人體細胞膜,甚至透過血液在全身遊動,連胎盤也檢測出微塑料。當農膜殘留在土壤且不斷碎化,微塑料對土壤動物可能產生負面效應。

隨着大規模的土地開發和大型農業機具廣泛使用,蚯蚓生路也連帶被斬斷。國際研究顯示,法國北部森林土地被農業重機械壓實過後,蚯蚓族羣過了4年都難以完全恢復。

大型農業機具會壓實土壤,不利蚯蚓生存。(美聯社)
大型農業機具會壓實土壤,不利蚯蚓生存。(美聯社)

“大型農業機具提升效率,卻也常被詬病,在碾壓和碎土過程中會破壞土壤的物理結構。碾壓後,土壤變得密實、孔隙減少,保水力變差且通氣性下降。由於氧氣供應不足,蚯蚓也跟着活得不好。”陳世雄提醒,“這是值得正視的問題,我們要思考如何避免大型農機對土壤環境和生態系統的傷害。”

土壤是陸地生態系統中最大的碳庫。隨着蚯蚓凋零,環境走向不歸路,氣候變遷威脅也節節進逼。陳世雄指出,蚯蚓的生產力非常驚人,牠會把半腐熟、腐熟的有機質當作食物喫掉,提升土壤的保肥力和保水力。土壤有機質增加,碳儲存能力也跟着增加。根據美國有機農業研究機構羅德爾研究所(The Rodale Institute)的報告,經過20年左右的有機農業耕作後,土壤中的有機碳可以增加15至28%,只要將1.6億畝的玉米和黃豆田改爲有機栽培,等於是將2.93億噸的二氧化碳儲存在土壤中。

眼看着地龍身陷困局,生存危機四面埋伏,陳世雄認爲,中國農民教育不足是一大問題。不過,最大關鍵在於貧窮。中國大概有6億人每個月收入不超過人民幣1000元,約佔總人口的43%。人民收入低,當然千方百計想要賺錢、求溫飽。所以有些電商平臺甚至賣出10萬臺電蚯蚓機,而政府卻把貧窮線調降低於國際標準,謊稱有幾億人脫貧,因此唯利是圖的事件層出不窮。

賴亦德建議,政府和學界應及早因應自然資源過度利用的問題,一方面從法規做好規範、監管,另一方面建立民衆的土壤環境意識,因爲現在大家對空氣或水等環境意識開始有了認知,但對土壤環境卻是相對忽略,不瞭解土壤裏存在各種生物和交互作用。不妨把蚯蚓當成旗艦物種或是保護傘物種,進一步建立生態環境意識,多管齊下化解這一場危機。

撰稿、製作和主持:麥小田    責編:陳美華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