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綠色情報員:北極融冰吹哨(上)氣候變遷詛咒浮現

2021-09-16
Share
專欄 | 綠色情報員:北極融冰吹哨(上)氣候變遷詛咒浮現 北極是全球升溫最快的地區,今年極端氣候頻頻肆虐北半球,跟北極暖化脫不了關係。
(路透社)

北緯78度的挪威朗伊爾城(Longyearbyen),是世界最北的城市,距離北極點只有1300公里。“在野外調查時,忽然會聽到很大的聲響,像是打雷般讓人嚇一跳。”臺灣中央大學地球科學系教授郭陳澔提起震耳的“冰震”,“那是冰川融化、產生裂隙的時候,冰裂解的聲音,頻率非常頻繁。”

今年8月11日郭陳澔所屬的中央大學北極圈研究團隊踏上朗伊爾城,“極地研究站附近有很大的冰川,十幾二十分鐘就會聽到巨大的聲響。”他印象深刻說,“甚至有時候感覺到地震動。”北極哨聲不停吹響,身歷其境的暖化震撼不絕於耳。

時間再拉回兩天前,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IPCC)8月9日公佈第6次氣候變遷評估報告(AR6),全球權威氣候科學家示警,地球升溫在20年內會飆破1.5°C的臨界值,而北極是全球升溫最快的地區。

臺灣中央研究院地球科學研究所兼任研究員汪中和指出,“北極就像是地球氣候的調節器,一但調節器失去穩定,北半球首當其衝。”7、8月罕見洪澇接二連三襲擊中國,極端暴雨吞噬西歐和美國紐約,一波波熱浪和野火肆虐北美。他點出連鎖效應,“北極的暖化變成一個催化劑,讓全球極端天氣變得更可怕,愈來愈難以捉摸。”

北極夏季海冰將消失

IPCC最新報告指出,在最樂觀情況下,2050年前夏季末的北冰洋海冰將完全消失。(路透社)
IPCC最新報告指出,在最樂觀情況下,2050年前夏季末的北冰洋海冰將完全消失。(路透社)

“過去50年,北極的暖化速度是全球2到3倍,預計在21世紀將繼續比全球平均值更明顯上升。”汪中和說明IPCC針對北極圈的評估分析,“由於暖化的影響,北極的極端高溫事件明顯增加,這兩年都出現30°C以上的高溫,整個北極圈的最低氣溫也快速上升,上升速度是全球3倍以上。”

北極發燒也加速海冰消融。汪中和表示,在2012年和2020年北冰洋夏季末的海冰體積已經小於400萬平方公里,幾乎消失了一半以上,IPCC的報告指出目前北冰洋的海冰體積處於1850年以來的最低水準,預計在2050年之前,夏季末將會看到沒有海冰存在的情況。另外,整個北半球(包括極區),春季積雪覆蓋範圍也不斷減縮,北極的海平面也持續上升,導致海岸線退卻,沿海地區洪澇更加頻繁和嚴重。

暖化效應不止於此,“整個極區火災的季節開始拉長,過去在北極圈7、8月是火災最頻繁的時候,現在從5月到10月都會發生可觀的森林大火,同時火勢不斷向極區的永久凍土帶延伸。”汪中和憂心解讀IPCC的評估報告,“20世紀80年代以來,北極地區的永久凍土的暖化就很嚴重,現在因爲熱浪和火災季節的延長,永久凍土面積消失得非常快,也提高了全球碳排放的風險。”

朗伊爾城是斯瓦爾巴羣島(Svalbard)的首府,永凍土解凍已是居民頭疼的難題。“當地到處都在建設,後來有一個船長跟我們聊,原來因爲氣候升溫,永凍土開始融化,房子的地基開始動搖,有些房子甚至要搬遷。”郭陳澔震撼目睹暖化的城市現場,當地人無奈成爲氣候變遷的受災戶。

朗伊爾城外還有個現代版諾亞方舟“末日種子庫”,收集全球各地種子樣本,保存在“天然冷藏庫”的地下儲存室,作爲全球糧食的最後防線。“當初把全球種子備份在那裏,因爲環境相對穩定、安全,沒想到隨着永凍土融化,地下儲存室開始滲水。”郭陳澔在當地不斷聽到“解凍”危機,“這一兩年夏天都要出動抽水機,調動城鎮裏所有的抽水機去抽水,要不然種子庫就淹水毀了。”

格陵蘭冰頂首次下雨

隨着暖化加劇,格陵蘭的融冰不斷創新紀錄,上個月冰原頂峯破天荒下雨。(路透社)
隨着暖化加劇,格陵蘭的融冰不斷創新紀錄,上個月冰原頂峯破天荒下雨。(路透社)

格陵蘭島和斯瓦爾巴羣島只有一海之隔,同樣站在暖化最前線,7月27日格陵蘭單日融冰量超過85億噸,足以讓美國佛羅里達州淹水5公分高。8月14日格陵蘭冰原的頂峯(海拔3216公尺)更破天荒出現下雨、不下雪,“這是一個可怕的黑天鵝事件。”汪中和這麼形容,“氣候暖化像是一個灰犀牛,不過,在灰犀牛的叢林裏又出現黑天鵝,帶來嚴峻的警訊。”

汪中和指出,格陵蘭的頂峯研究站在1980年代成立以來,只在2012年及2019年紀錄過高於0°C的溫度,8月14日頂峯從凌晨到下午,溫度不斷升高,甚至達到冰點以上,這3次突破0°C的高溫都是在不到10年的時間裏出現,頻率相當高。

“這次最大的不同是出現降雨,而且降雨時間長達3天,估計降下了70億噸的雨量,這是非常驚人的超大豪雨,7月中旬中國河南發生破紀錄的降雨,降雨量不過是45億噸。”汪中和進一步分析,“這顯示大西洋中低緯度因暖化所積蓄溫暖又潮溼的水氣,已經可以傳輸到高緯度的北極圈以內,雨水會攜帶大量的熱能,在雨量澆灌的地面產生大量的融冰現象,未來天氣極端的變化,將會加速格陵蘭冰原的消融,也更深沉的衝擊北極圈。”

冰震釋放暖化警訊

中央大學地球科學系教授郭陳澔(中)協同波蘭、臺灣研究人員,在極地展開冰震調查研究。(中央大學提供)
中央大學地球科學系教授郭陳澔(中)協同波蘭、臺灣研究人員,在極地展開冰震調查研究。(中央大學提供)

暖化的詛咒在北極圈應驗,今年夏天中央大學的北極科研團隊進駐極地研究站,展開冰震監測、地質地形調查,以及海水溫度、鹽度和海流等跨領域整合性研究,試圖瞭解氣候變遷和融冰現象的交互作用。

“斯瓦爾巴羣島是相當特殊的一個地方,這裏的冰川屬於急湧冰川,一天可能移動幾公尺,相較全球其他地方的冰川,一天移動幾公分就算多了。”郭陳澔揹負着野外調查工具、走在崎嶇的冰川地形,一行人膽戰心驚踩在冰面,不時傳出喀嚓聲響,沿途布放地震儀,“目前全球的地震觀測網是1、200公里一個站,我們布了40個測站,2、300公尺一個站,在冰震的定位解析度會更精準。”

這次極地研究將在11月波蘭主辦的國際極圈研討會中發表,不過,從格陵蘭長期的冰震研究來看,已證實冰震頻率和暖化融冰有正相關。郭陳澔說,格陵蘭之前的研究發現,夏天的冰震次數明顯增加,而且近年增加的幅度非常大,這代表跟全球暖化有關係,因爲溫度不斷升高,冰的融化速率愈快,所以造成冰震數量愈多。

毀滅性災難一觸即發

北冰洋的海冰加速消融,北極熊面臨生存威脅。(路透社)
北冰洋的海冰加速消融,北極熊面臨生存威脅。(路透社)

隨着暖化大軍揮兵北極,環境生態衝擊如火如荼引爆。“過去在朗伊爾城不太容易遇到北極熊,可是這幾年常常遇到,主要因爲北極冰融化,北極熊上陸找食物。”郭陳澔看見當地人和動物爭地盤的困境,“現在道路上都放置告示牌,提醒注意北極熊的出沒。”

這只是冰山的一角,汪中和表示,當地原住民的生活型態也出現變化,不管是冰上捕魚或在海岸周圍狩獵都增加困難,沿海社區、生態環境也受到海平面上升威脅,另外,由於北冰洋的冰蓋面積愈來愈小,北極航道開放的期間更長,覬覦開發海底石油、天然氣和礦物資源的人爲經濟活動更多,未來的環境衝擊也會愈來愈大。

北極地區的凍土層是地球的碳儲存庫,暖化加速了凍土層瓦解,“目前北極永久凍土層的面積約有1700萬平方公里,相當於一個俄羅斯的範圍,如果暖化的趨勢無法控制,IPCC預估到本世紀末可能只剩下十分之一,比美國的阿拉斯加州還小。”汪中和捏把冷汗說,“因爲凍土層消失,會釋放大量的碳和甲烷、有毒的汞元素,全球暖化和環境污染將更加嚴重。”

暖化同時喚醒了冰封的細菌、病毒。“從上一次的冰期,也就是過去7萬年以來,這些細菌、病毒一直埋藏在永久凍土層裏面。”汪中和說,“現在因爲暖化,病原體開始重見天日,可能對人類的公共健康帶來難以想像的高風險。”

對朗伊爾城的居民來說,這件事並不陌生,上個世紀,西班牙流感入侵小鎮,病毒跟着遺體長眠在凍土層,1998年科學家還能從染疫遺體提取出病毒樣本,未來陌生病毒的甦醒將是可以預見的劇本。

北冰洋的冰間湖危機也悄然浮現,汪中和說明,冰間湖是獨特的海冰生態系統,是極區裏面熱量和水分的調節器,也是海洋底流的源頭,提供動物重要的生存環境,可以說是極區生產力最高的地區之一。

“由於北冰洋消融加速,帶動了洋流的改變,影響冰間湖的物理和化學性質,目前冰間湖數量逐漸減少,品質也在下降,浮游生物大幅度減少,賴以爲生的衆多海洋生物、鳥類、哺乳動物都產生難以想像的連鎖性衝擊。”汪中和語重心長說,“如果暖化不改善,這些可貴的生態系統將會崩潰,給世界帶來更進一步的災難。”

北極的哨聲愈來愈急促,氣候變遷的詛咒,有誰能置身事外?

撰文:麥小田 責編:許書婷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sunny
sunny 說:
2021-09-16 23:16

很好的節目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