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綠色情報員:中國木瓜的“轉基因”身世謎團和爭端

2021-09-30
Share
專欄 | 綠色情報員:中國木瓜的“轉基因”身世謎團和爭端 中國接連對臺灣水果下禁令,不過,中國田收成的大多是臺灣木瓜,盜種問題一籮筐。
(法新社)

中國接連丟出臺灣水果禁令,繼鳳梨之後,9月20日起停止進口臺灣番荔枝(釋迦)和蓮霧,植物疫病和政治夾殺爭論不休,可是再怎麼禁,中國水果早已斬不斷“臺灣DNA”,木瓜是活生生的例子。

臺灣是全球知名的“種子庫”,根據臺灣農委會統計,外銷種子排行榜中,木瓜是第一名,每年出口3至5公噸的木瓜種子,“紅妃”品種大受國外市場青睞,不過,在中國落地生根的卻是轉基因木瓜,臺灣仍未覈准上市,早在中國木瓜田遍地開花。

攤開中國農業農村部的資料,中國的轉基因作物種植面積達到290萬公頃,名列全球第7位,種植的轉基因作物主要是棉花和木瓜。2006年中國批准種植華南農業大學研發的轉基因木瓜“華農1號”,審批的背後是一本說不清的“瓜李之嫌”爛帳。

中國田收成臺灣木瓜

海南島是中國主要的木瓜產地,農民大規模種植臺灣的轉基因木瓜。(路透社)
海南島是中國主要的木瓜產地,農民大規模種植臺灣的轉基因木瓜。(路透社)

“華農1號不是鮮食品種,是加工品種,它是長型木瓜、產量很好。”臺灣中央研究院院士、中興大學植物病理學系教授葉錫東說,“當時海南島已經大量種植我研發的轉基因木瓜,還銷往香港、新加坡,後來被新加坡查驗出來,所以它爲了解決國際爭端,趕快覈准自己的轉基因木瓜,其實這是一個障眼法,通過後代表轉基因木瓜是合法種植,不是非法的。”

說穿了,因爲轉基因木瓜盜種氾濫,中國不得不把華農1號推上救援火線,放入轉基因作物的商業種植名單,葉錫東多次造訪海南島後發現,“到現在根本沒什麼人在種華農1號。”

臺灣大學農藝學系榮譽教授郭華仁以深圳的調研報告爲例,2012年深圳檢測市售木瓜,轉基因木瓜高達91%,其中絕大多數是來自臺灣的轉基因木瓜,大概佔了96%,華農1號只佔4%,當轉基因木瓜大規模流入田間,要收拾就很困難了。

葉錫東提起5年前在北京超市的“隨機抽樣”,人在北京開會的他,晚上到超市晃晃,看到海南木瓜眼睛一亮,買回旅館喫,並刮下木瓜子,帶回臺灣檢驗,“從染色體兩端的序列來看,101%是我的轉基因木瓜。”他仔細檢視結果,“隨便一個超市買的木瓜,一驗就是我的,中國對智財權的態度,我的木瓜是最好的例子。”

中國人喫的大多是轉基因木瓜,不過,市售木瓜並未標示。郭華仁指出,目前中國的轉基因管理法規只要求大豆、玉米、油菜籽、棉花和番茄需按規定標示,木瓜不在要求之列,消費者無從判斷選擇,以臺灣或其他國家來說,轉基因管理規範一體適用,只要是轉基因就必須標示載明。

轉基因木瓜的問世,因爲“木瓜輪點病”(又稱環斑病),染病後,木瓜表面會出現斑狀,乃至整株病死,全球各地接連爆發瓜瘟,從美國、臺灣到中國無一倖免。

一顆木瓜反攻大陸

放眼全球的木瓜產地,印度栽培面積最大,中國則是轉基因木瓜最大生產國和消費國。(翻攝自網絡)
放眼全球的木瓜產地,印度栽培面積最大,中國則是轉基因木瓜最大生產國和消費國。(翻攝自網絡)

葉錫東投入木瓜輪點病毒研究超過40個年頭,他笑談引他入門的有兩位貴人,一位是已故的臺灣總統蔣經國,一位是全球首位研發出抗病轉基因木瓜、美國康乃爾大學植病學者Dennis Gonsalves。

“1977年中秋節,當時蔣經國是行政院院長,他每年中秋節要喫兩樣東西,一個是文旦,一個是木瓜,那一年文旦因爲颱風掉光了,不過連木瓜也沒有。”葉錫東提起往事,“蔣經國問怎麼會呢?底下告訴他木瓜全部得病、沒得收了,他說這麼嚴重的話,還不快派人到外面學習,回來解決問題,第二年教育部公費留學考試就出了個植物病毒學門。”

葉錫東因緣際會來到木瓜權威學者Dennis Gonsalves的門下攻讀博士,跟着鑽研輪點病毒的活體疫苗,“這像是打預防針,把病毒變得沒有病原性,接種到木瓜,木瓜就不會受到強病毒的感染。”他說明預防原理,1983年他用亞硝酸誘變的輕症病毒成功發展出疫苗。1991至1992年間,康乃爾研究團隊的抗輪點病轉基因木瓜誕生,在病害嚴重的夏威夷廣泛種植,兩年後,葉錫東也在臺灣培育出轉基因木瓜,不過,在農事單位的田間試驗期間,轉基因木瓜種苗被盜流入中國。

“全中國已經喫我的木瓜將近20年了。”他自我解嘲說,“我對蔣經國交代的任務也算有了交代,他不是要反攻大陸解救同胞嗎,他的使命在我手裏完成了。”

轉基因手法是把輪點病毒的特定基因片段轉殖入木瓜,刺激出免疫反應,使木瓜產生抗性,“這是利用植物寄主抗病毒的免疫原理。”葉錫東指出,“當時海南島種得非常好,最多的時候種了1、2萬公頃,不過,15、16年後,他們發現我的轉基因木瓜居然不抗病了,還是會得病毒,這幾年減到6、7千公頃,他們就寫信邀請我去看看。”

智財權談判一波三折

一顆木瓜,讓外界窺見中國對智財權的態度。(法新社)
一顆木瓜,讓外界窺見中國對智財權的態度。(法新社)

對岸主動找上門,因爲看到葉錫東團隊發表的新研究。“你把主要病毒壓下去,次要病毒會冒出來,另外,病毒本身也會變異,變成超強毒株的話,就沒抗性了。”葉錫東說,“我的雙抗、超抗(轉基因木瓜)都做好了,而且都發表了,他們想要我二代、三代的產品。”

這一回合葉錫東要求智財權談判,“我開出條件,你要把第一代的單抗轉基因木瓜合法化,這樣才能夠納管。另外,雙抗和超抗木瓜,你要根據這樣的方式、要尊重智財權。”後來,中國熱帶農業科學院出面向農業部提出商業許可申請,“75個委員要三分之二同意才通過,我說這太難了吧,他們說這你就放心,上面說要過就會過了。”

不出其然,葉錫東的單抗轉基因木瓜通過審覈,2020年正式獲頒證書,他同時要求熱帶農業科學院和授權販售的種苗商簽訂智財權協定,雙方權利金至少是五成對分,一度因爲“國立中興大學是政府機關”而受阻,後來變通採第三方支付,葉錫東原訂去年2月赴海南島簽約,卻遇上疫情而懸滯未成行。

木瓜的轉基因習題

夏威夷農民改種轉基因木瓜後,面臨外銷受挫和轉基因污染難題。(路透社)
夏威夷農民改種轉基因木瓜後,面臨外銷受挫和轉基因污染難題。(路透社)

兩岸轉基因木瓜的智財權風波不斷,國外木瓜農面對的卻是不同困境,外銷受挫是其中一個難題。郭華仁表示,全球轉基因木瓜的主要產地在中國和夏威夷,以夏威夷來說,農民種植轉基因木瓜後,外銷反而受到阻礙,因爲大部分國家沒有核準進口,目前只有美國、加拿大和日本可以上市,不過日本消費者也不買單;泰國政府也未覈准轉基因木瓜,當地農民偷種後,還導致泰國輸往歐盟的木瓜產品被禁,造成外銷受創。

“1998年夏威夷覈准種植轉基因木瓜,當時種植面積約爲850公頃,但是到了2007年下降爲530公頃,現在大概只剩下250公頃。”郭華仁分析,“這意味着轉基因並無法解決夏威夷木瓜的栽培問題。”

轉基因污染是另一個潛在問題,郭華仁指出,夏威夷的轉基因木瓜主要種植在大島,當地檢測發現,大島的非轉基因木瓜有50%已經受到轉基因污染。

郭華仁說,輪點病毒是由蚜蟲傳播,牠們會叮綠色葉片,如果蚜蟲帶有毒素,很快整個田的木瓜都會染病,農民種植非轉基因木瓜,目前有幾種防治方法,例如木瓜只種一年,感染時間就可以縮短,或是在木瓜移植或播種之前,田地四周種植蚜蟲愛喫的玉米;木瓜栽種的行列之間可以鋪上反光塑膠布,因爲反光蚜蟲比較不會進來;或可採用網室栽培,杜絕蚜蟲和其他昆蟲進入,另外也有農民使用殺蟲劑,解決蚜蟲和其他蟲害問題。

轉基因木瓜的安全性也引來不同觀點和論戰,葉錫東強調,“這是基於植物免疫的原理,沒有產生新的東西出來,學理上沒有安全的疑慮。”郭華仁則認爲,“轉基因木瓜會產生病毒的鞘蛋白,沒有真正做實驗的話,很難保證它對人體沒有長期性風險。”

一顆木瓜從身世糾葛,到轉基因爭論,始終沒畫下句點。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中國禁得了臺灣水果,要想切斷臺灣血統,這可就難了。

撰文:麥小田 責編:許書婷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