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綠色情報員:激辛中國(上)小辣椒闖出紅禍

2023.10.26
專欄 | 綠色情報員:激辛中國(上)小辣椒闖出紅禍 秋天是辣椒收成上市時節,中國辣椒產量高居全球第一,辣椒製品非法染紅的問題層出不窮。
法新社圖片

秋天,辣椒農盼來新一季的收成季節,從中國華北、西北到西南地區,鮮豔欲滴的辣椒團簇如火,掛滿田間地頭,辣椒加工鏈也如火如荼忙碌起來。不過,辣椒紅了,卻也紅禍不斷。

中國的辣椒產量佔全球近一半,不只滿足國內的辣嘴,也火辣走上世界餐桌,根據中國農業農村部的統計數字,2022年中國辣椒出口額達17億美元,同比增長11.6%,其中幹辣椒就佔了15.6億美元,包括辣椒幹、辣椒碎片、辣椒粉等。這些辣椒製品不時被驗出添加工業染料“蘇丹紅”,今年以來更是頻頻出包,辣椒染紅風暴再次成爲“椒”點。

 

另類的紅色滲透

臺灣食品藥物管理署副署長林金富指出,從今年初至9月的邊境查驗統計來看,中國辣椒粉共報驗217批次,當中有7批不合格,分別來自5家制造商,檢測出蘇丹色素3號和農藥殘留,而非法添加蘇丹色素的辣椒粉總計29,750公斤,含量約爲5 ppb17 ppb不等。

今年截至9月,臺灣食品藥物管理署檢出中國辣椒粉非法添加蘇丹紅總量達29,750公斤。
今年截至9月,臺灣食品藥物管理署檢出中國辣椒粉非法添加蘇丹紅總量達29,750公斤。
 

這次闖出紅禍的辣椒粉製造商,生產基地位在河南、河北和山東,以河南的數量最多。河南柘城縣是中國重要的辣椒種植和集散中心,柘城辣椒大市場是全國最大的幹椒交易市場,每年交易量達70多萬噸,出口到20多個國家地區。來自柘城的辣椒製造商聲稱,臺灣食藥署在辣椒粉驗出的蘇丹紅含量很低,推估可能是受到包裝的外來污染,日後包裝上面將不再出現彩色,採用純白色的外裝。

到底是間接污染,還是蓄意添加,或許各說各話扯不清,不過,蘇丹紅在中國食品界惡名昭彰是不爭的事實,尤其是辣椒產業鏈,始終甩不掉前科累累的“慣犯”標籤。

新鮮辣椒色澤紅亮,不肖業者在加工過程摻混蘇丹紅爲哪樁?臺灣農業部農業試驗所鳳山分所蔬菜系研究員兼系主任王三太說,辣椒的果皮是紅色,但最辣的部位是果實內的辣囊,呈現黃白至淡紅色,在自然的狀況下,辣椒乾燥後顏色會變暗淡,再經加工磨成粉,由於含有辣囊、種籽,顏色會更淡,所以辣椒粉未必是想像中紅豔,辣度和顏色也沒有必然關係,業者可能揣測愈紅愈辣的消費者心態,基於賣相考量,在辣椒粉中添加蘇丹紅。

辣椒乾燥後顏色轉爲黯淡,不肖業者爲求賣相和降低成本,在辣椒製品中添加工業染料蘇丹紅。(路透社)
辣椒乾燥後顏色轉爲黯淡,不肖業者爲求賣相和降低成本,在辣椒製品中添加工業染料蘇丹紅。(路透社)

黑心辣椒嚐到甜頭

過去,中國內地小作坊或地下工廠的加工亂象也時有所聞,從辣椒原料中一分一毛摳利潤,例如在辣椒粉中摻入玉米粉或豆粉,或者把劣質辣椒烘乾,加上碾碎後的玉米外皮,再混拌蘇丹紅來增色,這些“黑心”辣椒粉往往比一般的辣椒粉還要鮮紅。

“在辣椒粉中添加玉米粉這些東西,20多年前的中國,當時的確大規模出現這些問題,那些人也付出很大的代價。”柘城的辣椒行業人士程明(化名)聊起蘇丹紅事件,後來中國從重懲處、打擊非法使用食品添加劑,“有好多我們認識的,他們就擔了10年、10幾年的刑期。”

程明強調,一些小作坊或是不正規的工廠可能還存在違法添加,正規的辣椒生產商和出口公司不會做這些事情,“如果想要顏色比較好的辣椒粉,我們完全沒有必要搞那麼大的風險去添加工業染料,因爲有許多色素辣椒可以用來調配顏色,色價非常高,而且價格比朝天椒還要低。”

中國辣椒粉工廠的工人把蘇丹紅染料叫“油紅”,今年臺灣食藥署公佈的不合格辣椒粉檢出的清一色是蘇丹色素3號,近年來,中國出口的辣椒細片、辣椒粉也屢被驗出蘇丹色素1號和蘇丹色素4號。

毒理學專家、臺灣中原大學生物科技學系副教授招名威指出,蘇丹紅是化學合成的着色劑,它是工業等級染料,常見的有蘇丹色素14號,大多應用在油漆、汽油、油蠟等產品,食品違法添加,講到源頭,都是爲了要節省成本,所以業者動起歪腦筋,把顏色不好的辣椒、辣椒粉,透過蘇丹紅調色增豔,賣出好價錢。

蘇丹色素14號都被國際癌症研究署(IARC)列爲第三級致癌物,招名威說明,第三級指的是對人體致癌性的證據不足,所以蘇丹紅誘發癌症的風險相對低,但是蘇丹紅的特性容易溶在油脂中,因此容易累積在人體的脂肪細胞裏面,像是大腦、神經系統有很多脂肪,器官也有很大部分是脂肪組成的,在累積量多的情況下,可能影響內分泌系統、免疫系統,或是造成代謝系統和器官慢慢出現異狀。

2005年中國肯德基受到辣椒粉原料波及,兩項產品調料被驗出蘇丹紅成分。(路透社)
2005年中國肯德基受到辣椒粉原料波及,兩項產品調料被驗出蘇丹紅成分。(路透社)

中國紅聞之色變

攤開中國的食品近代史,小辣椒滾出的雪球效應可不小,2005年中國肯德基的新奧爾良烤翅和烤雞腿堡調料中被發現含有蘇丹色素1號,追溯來源爲辣椒粉含有蘇丹紅成分,隨後中國國家質檢總局擴大清查,發現多達88種食品及添加劑含有蘇丹紅,而且原因大多是辣椒製品受到污染,這也意味着背後的“涉紅”食品是不容掉以輕心的黑數。

招名威提醒,這幾十年來,中國食品的染色問題屢見不鮮,尤其是紅色爲基底的食材,蘇丹紅也可以調出橘黃色、深黃色,過去曾經發生蛋黃加入蘇丹紅提色,他也曾在大陸看到魚鰓被染上蘇丹紅,因爲消費者買魚時除了看外表顏色、亮度之外,往往還會看魚鰓到底紅或不紅,來判斷魚的新鮮度。

不只辣椒、辛香料、魚、蛋,蘇丹紅持續滲入食品鏈,2007年南京查獲含蘇丹紅的牛肉,2013年號稱“華夏第一橙”的江西臍橙也被推入大染缸,部份商販爲了提早上市,以蘇丹紅作爲染色劑,把未成熟的臍橙染成橙黃色。

2022年《中國藥業》雜誌刊登一篇文章“中藥和食品中非法添加染色物的監管及檢測技術分析”,文中提及食品中常見的非法色素檢出情況,其中蘇丹色素14號檢出率爲41%52%,靛胭脂爲15%,鹼性橙2和鹼性嫩黃爲11%,高檢出率說明了蘇丹紅在中國“有多紅”。

“這還牽涉到另一個涉紅的概念,中國大陸的食品是不是隻要跟顏色有關的都可能有這樣的問題存在?像我之前遇過綠色食材被染了翡翠綠,翡翠綠是一級致癌物。”招名威說,“如果這些食品、原料沒有辦法在最末端拿到比較好的價錢的話,業者可以透過一系列作手腳的方式,把食材變色,達到最後的目的,這些確實是黑數,而且真的很多。”

 

小辣椒和大染缸

儘管中國不斷出臺打擊違法添加非食用物質和濫用食品添加劑的整治行動,今年以來,臺灣海關攔下的中國不合格辣椒粉數量是近年之最。招名威認爲,中國食品非法染色事件一直層出不窮,與其說是執法監管存在漏洞,有可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幾十年來問題解決不了,這確實就是制度上的問題。

中國擁有種植幹椒的地理和氣候優勢,辣椒產品卻因食品安全蒙上陰影。(法新社)
中國擁有種植幹椒的地理和氣候優勢,辣椒產品卻因食品安全蒙上陰影。(法新社)

爲求自保,中國網友分享各種辨別真假辣椒粉的方法,有人示範以食用油攪拌辣椒粉,若是油的顏色轉爲鮮紅,就可能是加入蘇丹紅。招名威表示,這是一個實驗手法,在油中攪拌是幫助蘇丹紅二次溶解,但不一定每個含有蘇丹紅的產品都會出現這樣的結果。

王三太建議,“辣椒粉的自然顏色沒有那麼紅,看到愈紅反而要更小心,你覺得色澤愈漂亮,它就愈不合理,由政府來把關是消費者比較安全的保障。”招名威提醒慎選辣椒製品的產地,“我認爲只要是有風險,而且風險不低,基本上我都會建議大家不要使用。”

優質辣椒粉要好食材幫襯,也要良心打底。王三太語重心長說,中國是全球主要的幹椒產地之一,很多辣椒種植地的自然環境得天獨厚,擁有乾燥的氣候條件,例如新疆西北地區一帶,只要不灌溉,自然狀況下就能幹燥,造就質量好的幹椒,可是有些不肖業者用上非法手段,食品業良心很重要。

撰稿、製作和主持:麥小田 責編:陳美華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