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綠色情報員:COP26氣候交鋒 沉沒的世界工廠

2021.11.0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綠色情報員:COP26氣候交鋒 沉沒的世界工廠 聯合國氣候峯會聚焦各國減碳進程,全球暖化讓海平面持續上升,上海等亞洲城市面臨高度風險。
(路透社)

“真的夠了!我們用碳自戕已經夠了,對待大自然如便器也夠了!”聯合國祕書長古特雷斯扳起臉孔說,11月1日他在聯合國氣候峯會(COP26)直指“人類在自掘墳墓”,場邊示威的羣衆要求各國領袖正視末日災難,英國蘇格蘭高地的寒風中彷彿聽見滴答作響的警鐘。

“距離世紀末日的鐘聲還差一分鐘。”身爲氣候峯會東道主的英國首相約翰遜焦急說,他呼籲2040年在全球範圍內淘汰燃煤發電。

碳排大國缺席的氣候峯會

英國首相約翰遜在氣候峯會呼籲加速淘汰燃煤,日前他也跟中國領導人習近平通話,要求加快脫煤步伐。(路透社)
英國首相約翰遜在氣候峯會呼籲加速淘汰燃煤,日前他也跟中國領導人習近平通話,要求加快脫煤步伐。(路透社)

不過,碳排大戶中國和俄羅斯的領導人都沒到場。上星期,約翰遜特別跟中國領導人習近平通電話,催促加快脫煤速度。在剛落幕的G20羅馬峯會中,儘管各國承諾結束對海外煤電廠的融資,卻在逐步淘汰國內煤炭消費上出現分歧,中國和印度站在抵制的這一方。

在末日聲浪翻湧之際,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公佈了關鍵報告《2021年排放差距報告:熱火朝天》,以全球最新版的國家自主貢獻目標(NDCs)來看,只能將2030年的預計排放量減少7.5%,而實現《巴黎協定》1.5°C的溫控目標需減排55%。10月28日中國終於提交遲來的減碳計劃,但結果也令人泄氣,內容重申“2030年前碳排放達峯,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並未如國際倡議團體期待的碳達峯時程提前至2025年。俄羅斯則是一如往常交白卷,印度雖然首次承諾2070年淨零碳排,距離全球2050年必須達到淨零的目標仍有不小的差距。

“爲了確保我們仍有機會將全球升溫控制在1.5°C範圍內,我們必須在未來8年內將溫室氣體排放量削減一半。”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執行主任安德森說,“隨着時鐘的每一次滴答聲,關鍵節點已經愈來愈近了。”根據聯合國的數據,全球正走向本世紀末升溫2.7°C的災難性道路。

臺灣中央研究院地球科學研究所研究員汪中和指出,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委員會(IPCC)的最新評估報告顯示,單就工業革命以來累積在地表龐大熱能所帶來的暖化慣性,未來10至20年之內地表均溫就可能邁過1.5°C門檻,所以COP26被視爲應對氣候暖化最重要、也是最後一次機會,這扇門一但關起來,人類只能承受升溫超過1.5°C、甚至邁過2°C的可怕困境。

不過,這一場全球氣候協商能否推進碳排大國的減排目標,臺灣海洋大學校長、河海工程學系講座教授許泰文並不樂觀,他認爲各國要取得共識很難,以中國來說,基於現實的經濟發展和整體競爭,無法大規模停止燃煤發電,只要一出現電荒,更是火速重啓礦井或增加燃煤,恐怕全球暖化、海水位上升這些災難更容易加速發生。

亞洲是海平面上升重災區

亞洲是海平面上升的高風險地區,中國沿海城市面臨的威脅格外顯着。(截自《環境研究通訊》)
亞洲是海平面上升的高風險地區,中國沿海城市面臨的威脅格外顯着。(截自《環境研究通訊》)

氣候峯會前夕,美國研究團隊發表在《環境研究通訊》(Environmental Research Letters)的論文顯示,即使全球升溫控制在1.5°C,未來數百年海平面還是會持續上升,全球至少有5億人口會泡在海水而被迫遷離,其中,孟加拉、印度、中國、越南和印度尼西亞是風險最高、受創最深的國家。

汪中和指出,這份研究結合大尺度評估的參數,包括暖化慣性、升溫及海平面上升速率的預估、精準的數值地形圖、人口地理分佈,再加上海流運行、地體構造變動、濱海開發、地層下陷等區域性變化,結果顯示全球都受到海平面上升影響,不過,亞洲尤其是重災區,全球受到影響最大的20個城市中,亞洲佔了13個,中國承受的衝擊也格外突出。

攤開排行榜,上海、香港、汕頭、天津、深圳都在高風險名單之列。汪中和分析,亞洲位在全球最大洋、最大陸的邊界,在氣候衝擊上特別敏感,而且亞洲人口衆多,過去受到自然災害的影響也非常大,海平面上升的衝擊獨一無二。許泰文指出,西太平洋處於海平面上升高風險地帶,很多臺風在西平洋形成,同時全球暖化加劇暴潮、巨浪、暴雨的發生率,以臺灣來看,海平面上升速度大約是全球2.5至3.5倍。

《中國海平面公報》的最新資料顯示,1980年至2020年中國海平面上升速度是每年34毫米,高於同時段全球水平,2020年中國海平面較常年(指1993~2011年)升高73毫米,其中天津爲98毫米、上海爲85毫米,節節高漲的海水位,反映出失控的地球暖化。

許泰文表示,海水位上升的主因是燃燒化石燃料,排放大量溫室氣體,導致全球暖化,加速冰山、冰川消融,另外,海水溫度升高也會造成水面膨脹,目前海水溫度正持續上升。

燃煤燒出高漲的海平面

燃煤是海平面上升的最大驅動因素,中國消耗全球過半的煤炭。(路透社)
燃煤是海平面上升的最大驅動因素,中國消耗全球過半的煤炭。(路透社)

美國研究團隊在上述論文中指出,“一些海平面上升高風險的國家,也是在煤電基礎設施上投入巨資的國家。從 2015至2019年新增燃煤容量來看,中國、印度、越南和印度尼西亞名列全球五大國家,總燃煤容量也位在前五名。”

“沉默”的脫煤行動下,世界工廠恐將難逃“沉沒”的災難,因爲燃煤是助長海平面上升的頭號黑手。

“以全球尺度來看,燃煤排放的溫室氣體目前已經佔了46%,石油和甲烷加起來也不過跟燃煤差不多。”汪中和說明,“化石燃料在溫室氣體的貢獻度特別大,特別是燃煤,它是全球暖化的元兇,也是海平面上升最重要的驅動因素。”

中國目前是全世界最大的煤炭消費國和生產國,消耗全球過半的煤炭。許泰文認爲,這些亞洲國家使用煤電,目前很難做大幅度改變,因爲再生能源的技術發展和全面應用還有一段時間,不過,長期使用燃煤,全球升溫勢必會突破1.5°C臨界值,海平面也將不斷上升。

“大量發展煤電項目,雖然能緩解短期的能源問題,卻帶來長期的暖化和海平面上升困境,其實是得不償失。”汪中和強調,“從碳排量最高的燃煤入手,逐步完成脫碳經濟的目標,是減緩海平面上升最有效、最直接的方法。”

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委員會的最新評估報告帶來壞消息,全球海平面上升仍然會持續數百年到數千年,因爲氣候暖化使得整個地球的冰雪圈發生廣泛而且快速的變化。“20世紀初期,海平面上升速率一年大概只有0.6毫米,可是20世紀中期已經翻倍爲1.4毫米,從1993年到現在,全球海平面上升率平均是一年3.5毫米,可是最近從衛星觀測來看,從2006年以來,每年上升速率是4毫米,同時日益加速。”汪中和說明,“現在的海平面比1993年升高了10公分,到了2050年,還會比現在提升20至30公分的幅度。”

在聯合國氣候峯會的領袖會議中,馬爾代夫、斐濟等島國發出求救信號:“請把島留在海面上。”“由於海平面上升加速,淡水資源受到污染,國家面臨被水淹沒的危機。”

排山倒海的危機風暴

隨着海平面節節上升,從水資源、國土安全到城市運行,都面臨險峻挑戰。(路透社)
隨着海平面節節上升,從水資源、國土安全到城市運行,都面臨險峻挑戰。(路透社)

以高風險的印度、中國、越南和印度尼西亞等亞洲國家來看,許泰文指出,這幾個國家都是重要的農業產地,海水入侵後,陸上乾淨的水資源會出現短缺,土地也會跟着鹽化,無法耕作和建築,糧倉消失後,不但會出現糧食危機,也會爆發大量難民潮。

雪上加霜的是,中國沿海城市同時陷入地層下陷的危機,根據2019年公佈的《中國地面沉降現狀圖》,天津濱海新區平均地面沉降14毫米,上海平均沉降5.2毫米,隨着地面沉降加劇,海平面上升的衝擊也愈加明顯。許泰文分析,天津、上海等沿海發達城市位在河口淤積平原,地質結構較鬆軟,由於地下水超採,水的支撐力沒了,地層就會下陷,而在城市發展過程中,興建大型建築物,又再往下壓實土壤的空隙,進一步加劇地面沉降,如果海水位上升,外面的海水位高、內陸地層低,海水就會滲到地層下陷區,甚至越過堤線、防禦線,淹沒沿海低地。

汪中和表示,中國沿海地層下陷區是受到最大沖擊的第一線,當海平面持續上升、淹沒低窪地區,沿海的基礎設施像是港口、鐵路、橋樑、公路、發電廠都會受到影響,它帶來的暴潮、巨浪威脅也增高,甚至擴張到內陸更遠的地方,入侵的海水會沿着既有的水源管路,污染地下水資源,也會透過與海水聯通的地下含水層,一直不斷往內陸延伸,所以它帶來的傷害非常大,從水資源、國土安全,到整個城市的運作,未來沿海城鎮還可能被迫後撤。

印度尼西亞首都雅加達是活生生的例子,雅加達是全球地面下沉速度最快的城市之一,濱海地區以每年約25公分的速率下沉。“在氣候變遷、海平面上升的影響下,雅加達將於2030年後逐漸沉入水中。”汪中和說,“印度尼西亞已經決定要遷都,要用10年時間在海平面還沒完全淹沒雅加達之前,將首都遷移到加里曼丹島。”

隨着海平面上升,暴潮、巨浪的威脅節節進逼,《中國海洋災害公報》的資料顯示,2020年海洋災害以風暴潮和海浪災害爲主。許泰文指出,當海水位上升,海水愈來愈靠近陸地,波浪也更貼近緩衝區或海岸防禦設施,強大的碎波力量可能擊潰防禦線,另外,海浪的能量在海堤或消能設施前無法往前推進,所以它會往下貫穿、掏空海堤基礎,掏空後,水深變深,波浪的入射波碰到硬體結構會反射回去,兩者疊加後,波浪變得愈來愈高,更容易擊潰防禦線,加速海岸侵蝕。

當前氣候峯會正試圖爲氣候變遷找出解方,面對海平面上升的威脅,各國政府的因應行動也迫在眉梢,當務之急要加強科學調查和評估。許泰文指出,設立觀測站是重要工作,利用觀測數據做好因應準備,比如荷蘭有Delta Project,在海域外側設計浮動的壩體,漲潮的時候關起來,把水攔在外面,讓海水不要入侵陸地,另外,荷蘭疏散人口的做法也值得參考。

沿海生態保護和修復也是不可少的工作,許泰文認爲,沿岸的緩衝區要還給大自然,不能過度開發,最好的策略是“還地於海”。汪中和表示,聯合國特別指出來,如果一個海岸是健康的、完整的,譬如有紅樹林、珊瑚礁,在海平面上升的過程中,它提供完整的保護作用,當有暴潮、巨浪,甚至有海嘯的時候,這些生態環境完整的地方受到的衝擊最小,所以要加強海岸生態環境的保護。

此外,汪中和建議,海平面上升的國家要加強海岸地區的空間佈局,主動避讓海平面上升高風險區,同時嚴格管制用途,啓動社區後撤遷移工作,不但要準備一個新的城市,還要規劃當海平面上升後如何維持社會運作的穩定,把影響降到最低。

撰文:麥小田 責編:許書婷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COMMENTS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