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读来信(2010-08-21)

主持人:吉林一名听众给本台华盛顿手记节目主持人北明女士来信,对北明表示支持。他还说:
2010-08-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只能听到正面的新闻,听不到反面的东西,都是一片大好,听不到坏的东西。中国现在只能听好话,不能听反面意见。人们没有言论自由,更没有行动自由。自从听贵台节目后,知道了很多在国内听不到的东西,增长了许多见识。有很多话要说,但一拿笔,就不知道要说什么。”

主持人:谢谢吉林这位先生的来信。欢迎您以后,经常给我们来信。另外,您要求得到纪念品一事,我会请本台相关工作人员处理。

主持人:湖南湘潭彭先生希望参加本台热线节目的讨论,但一直打不通.在这种情况下,他來信給本台听众热线节目伟连,希望能在听众热线节目中播放他的来信。答复湖南湘潭彭先生,谢谢您的来信,根据本台规定,听众来信,一律由听众之声节目处理。因此,我按照您的期望,将您的来信予以选读。下面请听彭先生的一番良心话:

“我是中国湖南人,过去和现在都不是中国共产党员.也不是那个党派的成员,而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我听自由亚洲电台已经多年了,每听到听众热线节目时,有人骂共产党是独裁专政的工具,是压迫人民的机器..等等。对于这些言论,我有不同的看法,我认为,不管哪个国家的党或领导人,能做到十全十美是不可能的。但总的原则是否对人民有利?真诚为人民服务?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我们就应该拥护。拿中国共产党来说吧!我是八十多岁的人了,是从国民党手里过来的人。在蒋介石统治时期,多数人的生活真是苦不堪言,中国的国际地位,也很低下,特别是清朝统治时期,日本在上海租界地里上一块牌子:华人与狗不准入内。这是中国人多大的一个耻辱啊!如今的中国不但地位很高,而且世界上的大事,没有中国参与还不行。再拿经济发展来说,中国的经济发展为什么那样快,不但现在已经是世界三大经济体之一,连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美国,还是中国最大的债务国。我真想不通,美国是世界上最民主的国家,而照西方人士说法,中国是不民主国家,为什么这些年来的经济比美国发展还快。财富是人民创造出来的,为什么不民主国家的人民,反而会积极创造财富?

关于毛泽东的问题,有人说他是独裁专制魔王,杀人凶手。而我对他也有不同的看法。解放初期,镇反运动确实杀了不少,但是在恶霸地痞的疯狂时期,不采取镇压手段,消灭那股恶势力,想在中国实行土改政策是行不通的。当然他也犯了一些错误。特别是文化大革命,不但错批了很多人,包括党政高级干部,甚至还冤死了一些人。这是他老来糊涂的结果,但总的来说,功大于过,没有他的领导,三座大山不会推翻,中华人民共和国不会建立起来,他一生为了革命,不但很多亲人被反动派杀害,他死后,并无分文和积蓄,连私人住房也无一间,像他这样的领袖人物,过去和现在中外也找不出一个,这是中国人民为什么始终会尊敬他的原因所在。

总的来说,不管中国也好,外国也好,不管你是哪个党派,哪个领袖人物,如果真正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让人民过上幸福生活,让国家富强起来,我们就要拥护他。我劝告那些有偏见的人,放下个人恩怨。如果你硬要去碰它,我也不会阻止你,不过,我认为,结果还是自讨苦吃。我说的话,当然不会合你们的口味,你们甚至会骂我败家子,但希望你们也不要恨我,因为一来,言论自由,可以各抒己见,另则,我是衷心劝告你们,但信不信权利在你们,请原谅。“ 
 

主持人:北京徐先生来信讲述他父亲徐迈苦难的一生。原本是起义回归的英雄,但在新中国的种种政治运动中,也难逃迫害和死亡的命运。这不禁让人们深思起,这历史的伤痕,要经历几代人的伤痛,才会真正消灭。下面让我们一起来欣赏徐先生的来信:

“我的父亲徐迈,1918年出生,襁褓中失去双亲,由大哥大嫂抚养长大。18岁考入国民党空军机械学校,品学兼优,刻苦耐劳,成为飞机装配师、国民党空军少尉机械员。1949年4月9号,徐迈和其他人,驾驶C-46飞机,从台南飞抵济南共产党统治区,任人民解放军北京航空局组员,1958年从北京调到吉林孤店子飞机场,1962年再调到地方厂,任吉林拖拉机配件副厂长。

父亲是从国民党空军起义过来的,他很明白自己的身份,在北京的时候,他常驻在南苑机场,白天黑夜不停地忙。他努力工作,争取入党,一位好心党员直言不讳地说,你参加国民党,一世都是国民党,怎能加入共产党。1958年,号召到祖国最艰难的地方去,我父亲懵懂地感到,该自己离开中央,于是他响应党号召,想用自己到最艰苦的地方为党苦干一辈子,来保护妻儿在北京的家中幸福成长,退休后再回到北京,享受天伦之乐。他没有太多的奢望,但是,他还是错了。

1965年,我母亲以及我们四名子女,被统战部门,母亲工作的工厂,居住的居委会联合赶出北京,去向在吉林拖拉机配件厂的父亲那里。北京的房子由我外婆看守。

那年11月1号上午,吉林近零下40度,雪厚达一米多深。父亲见到妻子儿女全来了,大吃一惊。我父亲情绪低落,精神受到重大打击,时不时地嘶哑着哭喊,“我一个堂堂男子汉,连妻子儿女都保护不了,我算什么啊”,我父亲一米八,魁梧结实,是个不屈不挠,不会阿谀奉承的铁铮铮的男子汉。父亲这些年,军转业,从中央到地方,妻儿被赶出,随后又被从吉林城迁到郊区大长屯居住,一波接一波的打击,已使父亲精神接近崩溃。但万万没有想到,接下来长达5到6年的折磨还在等着他。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第二天,父亲徐迈被党组织宣布为国民党特务,残渣余孽,走资派,海外关系。因我二爷爷的子孙,在美国太空署,台湾政府部门工作。于是父亲立即被揪斗,不让吃饱饭,晚上无休止地叫写交代材料,时不时挂大牌,带高帽,游行,经常被打得死去活来。而我母亲成了国民党特务小老婆,四个子女成为国民党狗崽子。工厂党委书记多次告诉他,老徐,你的罪过那么大,又是个大特务,历史复杂,你还不如早点死了好了。你要想不死,也得被打死。死得更惨,更苦。父亲真诚待人,一些好心工厂技术干部私底下告诉我们家人,批斗父亲是厂党组织下的令。我们对毒打父亲的几个工人并无太大恨意,问题是统战部白纸黑字到处宣扬徐迈是‘光荣起义‘的人,为什么又通过党的秘密渠道,宣布他是国民党特务?并由书记出面,一再逼令他自杀。1971年5月18号,徐迈逃出牢狱后,在家等不到上班上学的妻子儿女回家,想到见最后一面成了永不可得的奢望。在分分秒秒恐惧被人抓回毒打下,他不得不选择上吊自杀,含恨而死。

我母亲出生贫困,两岁的时候由外婆领养,被精心带大,其感情不逊于任何亲身母女。在1965年中央统战部门驱赶母亲和我们离京的时候,外婆极力要求留一个外孙由她抚养,想以此作为继承房产的准备,但统战部门坚决不批准,其中理由包括外婆和母亲的关系是两岁时候‘买来的‘,不是血亲关系。使得外婆保护我们的努力失败。外婆患有心脏病,又常年头痛。自从我们被赶出北京起,我母亲将吉林每个月的所有工资,寄给外婆,作为供养。1971年,父亲被逼死,党组织把死因归结为徐迈本人’对政策不理解‘,立即停了徐迈的工资,没有任何抚恤和补助。从此,全家六口靠我母亲每月50元生活,外婆叫她不寄或少寄给她,但母亲宁可自己讨饭,也不让自己母亲受苦,每月仍寄出50元,直到外婆去世。母亲苦自己,带着儿女变卖家产,拾菜叶子,我们兄弟自种小块荒地,维持生命。外婆慈爱朴质,她要死自己一人,让那50元,养活女儿和外孙,于是悲愤地选择了服药自尽之路。她还幻想,自己的死,或许能唤醒政府,党组织的恻隐之心,女婿徐迈已经被整死,就请放过女儿和无辜的外孙们,回来继承她老人家留下的北京东城芝麻胡同的房产吧。外婆过世后,母亲急忙带着我的两个哥哥处理后事,但政府毫不留情地立即把外婆留给我们的私产房屋夺去。外婆以死相争的努力,失败了。 

父亲被整死后,母亲继续带着我们四个子女与命运抗争,母亲极其坚强,自己极为刻苦,维持家庭生计,对外婆的承诺,一分不少,她带病上班,也要争这份50元工资。由于思念父亲过度,有时候会精神恍惚,下班时,竟然找不到回家的路。每逢佳节倍思亲,我家就怕节日到来,听别家放炮,我们却无言以对,只能以泪洗面,思念被整死的父亲。我们全家都不同程度地换上了对党组织,对社会运动的恐惧症,对前景的忧郁症。2000年母亲去世了,但死时。双目不闭。她生前一再表明,丈夫死多冤,希望我们活着的能为父亲冤死,讨个说法。我家人有永恒的伤痛,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至今仍然有冤无处申,有苦无处诉。

徐迈架机起义,投奔共产党难道错了吗?父亲见到国民党腐败,驾机投奔光明、民主、共产未来的新中国。徐迈原封不动退回千两黄金的奖金,表明他的起义,不是投机,不是私利,对得起历史,对得起国家社会。

党组织对徐迈死因说是‘对政策不理解’。请问共产党侵犯人权,教唆杀人的政策,叫人如何理解?厂书记劝说我父亲自杀的讲话,许多人都能作证,为何党组织不写入死亡结论?

外婆自杀后,北京京城芝麻胡同街道办事处趁机,将外婆和我母亲的私房夺走,请给一个说法。

党组织弄死我父亲,逼迫我外婆自杀,严重迫害我母亲和四个兄弟姐妹,造成严重恐惧症,忧郁症。在无可奈何之际,请当局给个说法,并提供精神损害补偿。“




评论 (1)
Share

匿名游客

中共最怕财产公开,我们就要攻击它的死穴。集中目标攻其一点,逐步扩大。联合一切力量,组织各界人民签名,要求胡锦涛带头公布家庭财产,用简洁的语句号召集合民众。如:公开财产,根除腐败,胡总书记做表率。

2010-09-07 23:4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