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讀來信(2017-04-22)


2017.04.21
PYH2016091402540088100_P2.jpg 資料圖片:朝鮮民衆慶祝第五次核試驗成功。(韓聯社)

各位聽衆朋友好,歡迎收聽自由亞洲電臺的聽衆之聲專題節目,我是主持人饒怡明。這次節目要爲大家選讀的來信包括本臺開播20週年有獎徵文“中國人的國際形象”獲獎者山西辛先生的作品。聽衆錢先生評川普總統的對外政策。署名卡蒂尼的一位聽衆就朝鮮核問題發表看法。他指出朝鮮核問題威脅的最主要對象,不是韓國、日本或美國,而是中國。現在請聽節目內容。

聽衆朋友,很高興又到了本臺開播20週年有獎徵文“中國人的國際形象“獲獎文章的選讀時間了。今天要宣佈是第10位獲獎者,山西辛先生。恭喜辛先生。現在請和我一起欣賞山西辛先生的獲獎作品:

“幾百年來,中國人喫苦耐勞、勤勞致富、誠實智慧的國際形象,近幾十年來被大陸華人顛覆了,不是指每一個出國大陸人,而是說大多數。我去過幾個國家,見過很多國人的作爲,也聽過很多外國人對中國人的評價。

隨着八十年代後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出國的大陸人開始多了,大致分三類,官員與領導、商人與販子、留學生與打工者。

出國旅遊經商的中國人,在公共場所隨地吐痰、亂扔垃圾、大聲喧譁、甚至互相欺詐勒索、大打出手,在各國留下惡劣形象。不少外國商店掛牌公示“本店不售中國商品”。在俄羅斯華商中我知道有一個叫烏鴉的黑老大,除了做蛇頭倒騰大陸偷渡客以外,還專門收取華商保護費,哪個華商敢拒交保護費,就毀人家商鋪攤子,禍害人家國內父母子女。但此人卻成了中國駐俄大使館依靠的愛國華商。

還有那些從高檔酒店出入的華人中,常有些肥頭大耳、大腹便便、挑着牙縫、酒氣熏天、叼着香菸、頤指氣使的大陸人,一看他們就知,不是政府官員就是國企領導。原來他們就是那每年九千億三公消費的中國公僕們。他們除了公款出國旅遊外,還能在回國時拿到不緋的感激費賄賂款。

曾記得在俄羅斯露天“華人市場”經商的中小華商,其貨物被搶每年都有幾次被俄警沒收掃蕩,每次都要損失百萬乃至千萬美元。在俄的中小華商,持含有俄國進口關稅的運單提貨時,被俄國海關放行,卻故意不給開具進口稅單,事後卻說華商逃稅。本來責任在俄海關,然而駐俄中國大使館官員卻指責華商不遵守俄羅斯法律,使華商多次被搶血本無歸。

一次車裏亞賓斯克市的多名被搶華商等來了中國大使館的領事官員,要與俄官員談判。替華商作主主,次日才從俄方官員口中得知,該中方官員根本就沒提華商貨物被搶一事就俏俏溜走了,他們還得了一個關心華人的美名。無奈的華商含淚大罵一通。

在俄各地,俄警察專門在路上在旅館查扣罰款搶劫中國人,我曾與俄一警察局長聊天問及此事,他語出驚人說“專查中國人,是因爲你們中國政府都不保護你們中國人”!

從西班牙調任到俄羅斯的中國大使武濤。就曾在大使館公開大講:“沒見過這麼窮的中國人”。原來中國的官員是那麼的看不起自己的國民。

一箇中國赴德國訪問團,向當地市民問路“中國大使館怎麼走?”,路人指指前面的酒店說,那裏每天有很多中國人喫飯,該訪問團走近一看,正是中國駐德大使館,大喫二喝的中國大使館,成了德國民衆與當地華人的笑料。

有一次我們幾個公出人員去莫斯科紅場參觀,正趕上反法西斯戰爭勝利紀念日,在一個很大的宣傳牌上,貼着三個獨裁者的大頭像:希特勒、斯大林、毛澤東,頭像下是他們屠殺的人數,毛澤東殺人數量竟然超過希特勒斯大林,位居世界第一。作爲公出的大陸中國人,我們狼敗地逃掉了。羞恥啊!

以上就是我回憶中的中國人的國際形象二三事

錢先生髮來電子郵件,對美國新上任總統川普的對外政策,提出他的看法:

“特朗普的一些政策。有着綏靖策略的嫌疑。

這次導彈打擊敘利亞。讓人們看到美國還是“警察”角色。有些讓人的安慰。

放棄人權的關注。就是警察與強盜做交易。

這些年來,《致命中國》這本書裏面所說的。事實上就是由於放棄了人權關注。由自由世界的政客和商人們作繭自縛的惡果。雅虎、思科……等一批商人,在政客們的短視政策下。將自己的長遠利益,企圖建立在中國……的低人權環境下。結果,使中共這個從來不守規矩的強盜做強做大了。美國……也面臨了最初並不願看到的現實!
讓整個人類對這種癌症般的頑疾更加難於割除。埋下了深刻棘手的隱患。

關於這些觀點。這裏希望有人,能讓特朗普行政當局能夠充分認識過去發生的錯誤所造成的後果的嚴重性。糾正過去的錯誤。不然,對任何一方未來都是災難!  ”                                                                                                                     

各位聽衆,您正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從美國首都華盛頓所播送的聽衆之聲,我是饒怡明。接下來,聽衆卡蒂尼發表文章“朝鮮核威脅的主要對象是中國“。請繼續收聽。

名叫“卡蒂尼“的一位聽衆發來文章”朝鮮核威脅的主要對象-中國“,希望能轉達給本臺評論員王丹,並請王丹幫助喚醒中國人,清楚認識這個危機。他說:朝鮮的核計劃狂飆突進,正在達到失去控制的臨界點。全世界輿論的焦點都放在它對美日韓三國的威脅,但他卻有不同看法,我以爲朝鮮核威脅的主要對象正是中國。

朝鮮核計劃至少從三個方面威脅中國的國家安全。

其一、朝鮮豐溪里核試驗場距離中國邊境最近不到100公里,既往的幾次威力有限的原子彈試驗,都造成了人工地震,並給邊境地區造成恐慌。從各國經驗來看,擁有原子彈以後,朝鮮一定會竭盡全力試圖獲得氫彈。而且據傳朝鮮很快就要進行的下一次核試驗正是氫彈,其威力超過了20萬噸級。一旦這樣的核試驗失控,它所帶來的破壞、核輻射,對於整個東北都將是毀滅性的。

其二、朝鮮寧邊核電站,距離中國同樣百公里左右。寧邊核電站被公認是世界上安全等級最低的,去年雨季就曾發生過險情。以朝鮮孱弱的應急處理能力,一旦寧邊核電站發生重大泄露事故,根本無法應對。因此,寧邊核電站隨時有可能變成中國的切爾諾貝利。
朝鮮把它最危險的核設施放在中國邊境,其禍害中國,以中國爲壑的險惡用心早已昭昭如天日。

雖然,以上兩大危險暫可被視爲“無心”或“無意”的傷害,但還有比這恐怖千百倍者:中國本身就是朝鮮核攻擊的對象!

MC: 卡蒂尼表示,他絕非危言聳聽,而是因爲朝鮮這樣的流氓國家,它的癲狂、殘暴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他做不到。卡蒂尼從兩方面來分析:

從美日韓一邊看。朝鮮與韓國同屬一個民族,所謂“打斷骨頭連着筋”,又道是“虎毒不食子”,朝鮮或許可能在一場常規戰爭中將韓國化爲一片火海,但它絕不可能對韓國使用核武器,這一點底線吾人可堅信。

朝鮮距離美國太遠,在可預見的將來,朝鮮核導彈不會打到美國,它無法對美國構成實質的核威脅,這一點我們也可以理解。

至於日本,朝鮮倒確實有可能對它使用核武器、但是,一、美國爲日本提供強大的導彈防禦能力,朝鮮射向日本的核導彈,絕大部分可以被攔截;二、一旦朝鮮對日本發射導彈,必將遭到美日方面的報復,那也就是朝鮮政權的垮臺之日,金三對這一點非常清楚。所以我相信,它是不大會對日本使用核武器的。

而中國這面就不同了。首先吾人當明白一個前提,象中國這樣的極權國家,他的外交政策的制定,既不是基於國際道義,也不是爲了國家利益,而首先是考慮其邪惡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正因爲這樣,中國在國際上沒有什麼真正的朋友。簡單翻閱歷史,中共曾大規模援助阿爾巴尼亞與越南,但這兩個國家都先後和中國翻臉,其中越南還和中國打了一仗。朝鮮一直視中共爲大而傻的金主,但其內心卻非常敵視中國,這一點是人盡皆知的。所以,如果將來有一天朝鮮和中國翻臉,甚至發生軍事衝突,我們絲毫不要驚訝。

中共幾十年如一日豢養朝鮮,給予其大量援助,但所謂“升米恩、鬥米仇”,最終卻使朝鮮成爲中國的仇人。今年2月中旬,金三在大馬刺殺了他的哥哥金正男,中國隨即以執行聯合國制裁決議爲藉口,切斷了與朝鮮的煤炭貿易。於是2月17日的時候,朝鮮官方的《勞動新聞》發表了社論,對中國嚴詞攻擊,極盡惡毒,幾乎就要撕破臉皮了。中共今天還在幼稚地騙自己,說朝鮮是對美的緩衝帶;但在朝鮮眼裏,中國早已成爲它的叛徒和內奸。

專制政權有一個共同點,它們對所謂叛徒、內奸的殘酷、狠毒要比真正的敵人強烈十倍、百倍。因此,我們完全有理由擔心,一旦朝鮮的極權體制快要崩潰了——這一天是遲早要到來的,它將把所有的怨恨都發泄到中國頭上,把它的原子彈扔向北京、天津、瀋陽……,拉中國爲它陪葬。

中國著名的持不同政見者高智晟律師曾寫過一本書《2017,起來中國》,預言中共統治將在2017年垮臺。我向來不迷信,但近段時間卻時時擔心:莫非是朝鮮帶給中國的一場核災難導致億萬人民的憤怒而沖垮了中共的統治?!但願我是杞人憂天。但是如果中國以這樣的方式結束中共,我毋寧繼續在它的統治下生活!

朝鮮的核計劃將給中國帶來滅頂之災,但海內外輿論、媒體關注的焦點卻仍然是美日韓。我知道王丹先生是有影響力的民運領袖,也是真正的愛國者。我希望你能關注此事,發起一場辯論,讓世人重視朝鮮對中國的核威脅,或許可以救我族於危亡。

聽衆朋友,如果您對本臺的節目,有什麼意見和建議,請寫信到香港郵政信箱28840號。

另外,本臺的電子郵件地址是; fankui@rfa.org.

最後歡迎利用聽衆之聲臉書和我個人推特,賬號是RFA_RYM進行聯繫。

今天的聽衆之聲就爲您播送到這,謝謝您的收聽,我是饒怡明,祝各位週末愉快,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