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讀來信(2017-07-29)


2017.07.28
聽衆的聲音,網友的期盼,與您交流,攜手共進。 聽衆的聲音,網友的期盼,與您交流,攜手共進。
Photo: RFA

各位聽衆朋友好,歡迎收聽自由亞洲電臺的聽衆之聲專題節目,我是主持人饒怡明。這次節目要爲大家選讀的來信包括本臺開播20週年有獎徵文“中國人的國際形象”。“獲獎者河北趙先生的作品。倫敦客發表詩作對劉曉波的辭世表示哀悼。老聽衆佚名先生以毛澤東的詩作爲版本,稍作改動,用以反映時事。一位不具名聽衆談郭文貴爆料事件。新疆烏魯木齊小馬先生反映當地拆遷問題。

聽衆朋友,節目一開始又到了自由亞洲電臺開播20週年有獎徵文“中國人的國際形象”獲獎文章的選讀時間了。今天要宣佈的是第16位獲獎者,河北趙先生。恭喜趙先生!現在讓我們一起欣賞趙先生的獲獎作品:

“中國人在國際舞臺上到底是什麼形象呢?籠統地回答這個問題,實屬不易。形象問題是一個很感性的問題。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感受和看法。所以,我們要評判人的形象的好與壞,美與醜,就要參照那些舉世公認的價值標準。新的問題又來了,中國十幾億人,誰可以代表中國人的形象呢?

此時,我想到“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先生曾經提出過一個有趣的觀點,那就是現今的中國因爲人們的政治理念,政治地位和經濟利益的嚴重分歧和不同,中國已經撕裂成了好幾個中國。用聽衆“山東老孔”先生的話說,習近平代表着一箇中國,劉曉波代表着一箇中國。我想用以上的思路來談談中國人的國際形象。

首先,我們看看那些拿着中國人的血汗錢到處撒幣的人。他們動不動就罵人家喫飽了撐着,多管中國的人權等事。或者聽到外國記者提出他們不願聽的問題。他們就極度不耐煩地、怒氣沖天地指責記者不瞭解中國。這種有身份的人在國際公開場合,所表現出的粗暴、傲慢、蠻橫和霸道,是典型的黑社會老大的形象。

再就是,現在很多中國人富有了,有條件出國旅遊了。應該說道國外走走看看,開闊一下眼界,購物娛樂無可厚非,但就有一些人一味地花錢,擺闊。這是一種暴發戶、土豪的形象。

還有一些人,不管是常住國外的,還是到國外旅行的,他們的一些行爲還是讓人哭笑不得。他們要在牛軛月聯合國總部廣場上大跳廣場舞;在美國、澳大利亞等地舉辦大型紅歌會,宣揚紅色歷史,紅色文化。他們以爲他們表現得很有文化的樣子,實則是他們不瞭解中國的現代史,他們在爲獨裁者唱讚歌。他們可笑,客氣,可憐又可悲。

中國還有一部分人,他們人在國外,心裏卻是時刻惦記着中國人民。他們有家歸不得,親人朋友不得相見。但他們無怨無悔,不改初心。他們每天在爲中國人奔走呼籲。他們那高大的身影經常出現在國外街頭的集會上和遊行示威的隊伍中。他們的形象、聲音和文章也經常出現在國外的各種媒體上。他們就是中國最偉大最可愛的民主義士們。他們的義舉贏得了世界人民對他們的敬重。他們的偉大想想必將光照全中國、全世界。”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零八憲章起草人劉曉波因罹患肝癌日前不幸辭世。聽衆倫敦客爲表哀悼,發來詩句“曉波是我的影子 ”,請和我一起聆聽:

“文字是你的影子
一行行
那是
衝鋒的號子

高牆是你的影子
一排排
那是
傾塌的渣子

癌敵是你的影子
一羣羣
那是
怕你的耗子

病房是你的影子
一秒秒
那是
割人的刀子

謀殺是你的影子
一洪博
那是
天國的弟子

灰燼是你的影子
一把把
那是
英魂的種子

霞兒是你的影子
一年年
那是
永遠的妻子

自由是你的影子
一輩子
那是
生命的天子

別了曉波
曉波別了

你是專制的孽子
你是自由的兒子
你是勝利的旗子
你是我的影子”

老聽衆佚名先生,不久前來信,發表了三首詩,是以毛澤東的詩作爲版本,將其中幾個字改動一下,倒也能貼切反映時事。前幾集節目,我們聆聽了其中一首有關對批評孫中山的浪潮的反思。今天要和大家分享佚名先生另外兩首,首先是 “聞陳小魯巷文革中受害者道歉有感”:

“華山風雲起蒼黃  百萬羔羊過離江
虎威龍蟠昔勝昔  天翻地覆慨而慷
宜將剩筆追毛寇  不可沽名學鄧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  人間無道是滄桑”

接下來是佚名先生的“又憶杜勒斯驚世預言,要民主大同,非興亡兩肖何”不可?

“一從大地起風雷  便有殺生白骨堆
民爲愚氓猶可訓  妖爲鬼域必成災
經侯奮起威權棒 澄清專制萬里埃
近日歡呼蔣經國  只緣妖霧又重來”

各位聽衆,您正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從美國首都華盛頓所播送的聽衆之聲,我是饒怡明。接下來,請繼續收聽。一位不具名聽衆談郭文貴爆料事件。新疆烏魯木齊小馬先生談當地強拆情況。請繼續收聽。

一位沒透露姓名的聽衆發來電子郵件“我看郭文貴爆料”。請欣賞:

“我是一個喫瓜羣衆,對於郭文貴先生的爆料既不完全相信也不一概否定,抱着將信將疑的態度冷眼旁觀這場只有在網絡時代纔有的滑稽劇。但是,我是堅決支持郭先生或其他人在網上進行爆料的,這樣有利於中國政治的公開透明化,有利於中國的法制建設和走向政治文明。

不過我對於郭先生爆料時講話的風格卻不敢恭維,這不僅是因爲他的廢話太多,浪費了聽衆許多寶貴的時間,而且他大肆炫富,顯示其奢華生活。尤其令人不安的是他對章立凡先生的挖苦和嘲諷,如果連一個提出善意懷疑的人都不能容忍,怎麼能讓人相信你有正常的思維邏輯呢?

我學識淺薄,不懂法律,在此請問郭先生,章先生請你出示確鑿的證據,你爲什麼竟勃然大怒,怒斥章先生有什麼資格要你出示證據,難道指控別人腐敗的人不須出示證據,而被指控的人倒要出示證據證明自己清白?倘如此豈不天下大亂了?你完全可以平心靜氣地說爲了證人的安全,現在暫時不能公開,將來是會公開的。

如何對待批評,尤其是善意的批評(我認爲章立凡先生的話甚至不能算做批評),是衡量一個人基本素質的標誌,請郭先生三思。

現在有人在網上出示了郭先生爆料的姚明端,姚明珊和孫風山在美國的房產的調查結果,與郭先生的爆料大相徑庭,我當然並不完全相信他們,但是是否請郭先生做出辯解,以正視聽,甚至可以將他們控上法庭,按說這應該是一件簡單的官司,如郭先生勝訴將大大增強其在喫瓜羣衆中的信用。

最後談一點對另一位郭先生郭寶勝先生的善意勸告,郭寶勝先生在評論郭文貴最近的爆料時,多次讚揚這個爆料提供了“非常完整的證據鏈”,我覺得郭寶勝先生在沒有認真調查前,不應該把自己的信用壓在他並不十分了解的別人身上。兩年前郭文貴先生爆料說胡舒立有私生子,後經多人證明爲子虛烏有,現在連郭文貴先生自己也不提此事了。這次郭又爆料有一千多個賬戶云云,如果查出只有十幾個賬戶不實,只佔約1%,郭爆料的真實性就要大打折扣(視賬戶的金額和轉賬的頻繁而定)。我支持所有人對爆料的評論,但請千萬謹慎,不要賠上自己的誠信。”

新疆烏魯木齊市居民小馬發來電子郵件告知當地的強拆情況:

“我們所在位置是老滿城,是在沙區,也是烏魯木齊市今年重點改造的地方。我們已經打聽了很多社區,情況都不是很好,強迫拆遷,威脅恐嚇。

聽消息(有親戚朋友在拆遷辦公室裏工作的)我們社區馬上在8月也要這樣了,在這一兩個月已經不斷有社會人員來我們這裏騷擾,無奈我們文化底,沒留到證據。現在手頭裏有的是 一張廣告傳單,是在我們的地上規劃出的“聖保羅生活廣場,讓您的財富翻番”的廣告,還有與這個賣樓花的辦公室電話錄音,確定這個地方就是要商業開發,不是什麼公益項目,但是辦公室很雞賊,如何都不說價格。我們現在準備着拆遷人來的時候把證據留的更加充分一些。

這裏拆遷官方可謂是不擇手段,我們老市民有很多親戚朋友被拆遷,就聽到手段有:如果家裏有公職人員,他們會脅迫他去談,談不到威脅免職。如果有孩子在上中學,他們會找班主任跟孩子施壓。如果是做生意的,就會威脅查你的歷史。各種手段。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周旋,打太極,儘量把證據留充分一些。

所以在這裏想如何 更加有效的利用媒體,什麼樣的證據有力。”

答覆小馬先生,歡迎您將拆遷現場的圖片和視頻發來給我們,您的材料將有可能於本臺亞太報道或新聞時刻中播出。

聽衆朋友,如果您對本臺的節目,有什麼意見和建議,請寫信到香港郵政信箱28840號。

另外,本臺的電子郵件地址是拼音,反饋,A一圈,RFA,點,ORG.

最後歡迎利用聽衆之聲臉書和我個人推特,賬號是RFA_RYM進行聯繫。

今天的聽衆之聲就爲您播送到這,謝謝您的收聽,我是饒怡明,祝各位週末愉快,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