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读来信(2011-01-01)

主持人:很高兴在2011年到来之际,和大家在短波中相会。祝福大家在新的一年,健康愉快,家庭和睦,事事顺心。
2010-12-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广西王先生在12月24号发来电子邮件,祝贺本台工作人员圣诞快乐和新年愉快。谢谢广西王先生。

成都孙先生也利用电子邮件发来一封动画式的圣诞卡,非常感谢孙先生别出心裁的贺卡。

上海朱先生发来电子邮件告知,收到了本台寄去的纪念品。

谢谢江西李先生给本台的回馈。

这里还有一位听众则反映不喜欢这次本台赠送的阅读灯,他表示,也听到有人建议赠送小挂历,但他认为老套俗气,隔靴搔痒。

为此,他表示,为什么不依据当前短波收听环境恶化,网民以亿计数的现实,赠送小u盘。现在低端u盘不足30元,量购更低。

有一种无外壳无灯u盘,很薄,就是芯片的厚度。在u盘中预装本台介绍,破网软件,破网链接,少许节目录音等等。

谢谢这位先生的建议,我会将此转达给本台管理部门,请他们参考。

主持人:一位没有透露姓名的听众发来电子邮件,对他在本台网页上读到有关刘宾雁先生去世五周年的报道,发表的感想:

“今天看了《中國良心:劉賓雁逝世五週年祭》,“一隻中國的大雁,在自己的土地上匍匐哭泣,寸斷柔腸”,我不禁潸然淚下,北明的朗誦真好。中國失去了一位被打成右派的良心編輯;記者。我在美國之音聽到關於劉賓雁的消息,他流亡於美國。讓我們不要忘記他。謝謝自由亞洲電台;謝謝美國。“

主持人:一位听众来信对日前的黄山门事件发表看法。12月13日,由复旦大学生、校友和校外人员组成的18人探险队,在黄山登山探险时迷路报警,民警张宁海在搜寻归来途中牺牲。随后,有媒体和公众质疑队员对民警牺牲过于冷漠。

网络上对登山队进行了道德上的质疑,并陆续爆出“复旦媒体公关”等各种言论,质疑升级,被称为“黄山门”。

一位不具名听众用他的hotmail 发来电子邮件,表示,看到复旦这样的高校学生这样子,可想目前中国的社会严重的冷漠:
  
“一个人出生时并不冷漠,长期处于冷漠的环境并接受冷漠的教育,才导致其个体内心的冷漠;当所有人都处于社会冷漠的环境中并群体性接受冷漠的教育,才导致社会群体集体性冷漠。
  
49年前,国人中的知识分子并不冷漠,像复旦学校这样的精英们更是不会冷漠,因为他们从小看的是《开明国语课本》,里面充满着对动物、对自然的爱,更充满着亲情、友情的温暖。在这样温暖教育的感化、熏陶下,每一个学生都充满着对自然、对生命的尊敬和关爱。
  
过去,中国人家庭里讲究的是伦理道德,家庭里没有政治的对立。自从文革中父子、夫妻间也讲政治后,昔日家庭中的伦理崩溃了。
 
过去,中国人也靠宗亲的祠堂温暖族人,祠堂是宗亲的纽带,是传统中国社会的根。由于中国人把祠堂砸了,族谱烧了,导致中国人根没有了。
 
西方社会没有祠堂,他们靠教堂维持社会的伦理秩序,如今中国社会祠堂没有了,也没有教堂,倒是遍地都是澡堂。这种澡堂替代祠堂、教堂的状态,就是当下中国社会情感社会最真实的写照。
  
祠堂、教堂对民众是免费、平等、充满着温暖,而澡堂只有钱色的交易,没有免费的温暖,也就是说中国人想要得到温暖也是要钱交换的。

当下的教育不仅没有温暖,而且其制度设计也没有温暖,导致同学成敌人、同舍成仇人,因为应试教育是同类先相互残杀,胜出者为王的制度设计。
 
所以,中学比小学冷漠,大学比中学冷漠,越是知名大学其相互间的残杀更惨烈,导致其研究生比本科生冷漠,博士比研究生更冷漠。
 
形象的比喻,当下知名大学的学子就是教育角斗场上的角斗士,角斗士有一点柔软之心、有一点怜悯之心,其就将成为角斗场上的牺牲品。他们没有第三种选择,只有两个选择,成功或者死亡。

最近,复旦又跳了一个,他主动选择了死亡。
  
观察社会的冷漠与否不要看当官的脸是否冷漠,官员面对媒体、面对弱势群体时,多数是和蔼可亲温暖的笑脸的。

我们要看两种职业的脸,一是教师,二是警察。

教师是内在潜移默化地改变你的灵魂,如果她冷漠地灌输冷漠的思想,长期以往你的灵魂将变得冷漠;警察是外在改变你的灵魂,警察是老弱病残孕幼的保护神,更是社会弱势群体的保护神,假如警察不能保护弱者却狼狈为奸的时候,这种状态下的社会就是最冷漠的社会。
   
总之,社会冷漠的根源是:冷漠的教育让你内心冷漠,冷漠的警察让你体表冷漠。你孤寂而冷漠的灵魂找不到祠堂,也找不到教堂,只能在澡堂里买到片刻的温暖。
  
未来要让社会少些人间悲剧就得让社会充满温暖,充满爱。重新找回被中共破坏的文化的根。没有那灵魂的根,那祠堂的根,未来更多的发生是一幕幕人间悲剧。“

主持人:厦门大学的林先生: <从中国外交部官员关于朝鲜半岛问题的讲话谈起>。

首先,林先生引述中国官方人民网的报道说,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张志军在12月18日表示:当前朝鲜半岛局势千钧一发,高度复杂敏感,中方对此深表关切和忧虑。

中方向有关方面一再指出,如果朝鲜半岛发生流血冲突,首先遭殃的是半岛双方人民,酿成南北同胞手足相残的民族悲剧,也势必破坏地区和平稳定,殃及周边国家。对于张志军的这番话,林先生提出了他的解读:

“朝鲜半岛发生流血冲突,南北双方人民确实会遭殃。战争肯定会造成平民生命财产的损失,但这并不说明战争没有正义与非正义之分。如果象北朝鲜那样的流氓政权再向韩国军民开炮,韩国军队进行自卫反击作战当然是正义的。除此之外,韩国军队也有理由发动解放北朝鲜人民的战争。《孟子•梁惠王下》中有:“民望之,若大旱之望云霓也。归市者不止,耕者不变。诛其君而吊其民,若时雨降,民大悦。”

金氏流氓政权的统治对北朝鲜民众来说就是一种灾难,北朝鲜民众渴望摆脱其统治正如同“大旱之望云霓”。如果韩国军队“诛其君而吊其民”,朝鲜半岛北部的绝大部分民众肯定会“大悦”。

因此即便这一战争会对部分民众造成伤害,但受到这种伤害的人数肯定不会多于在金氏政权专制统治下被杀害、虐死或饿毙的人数。

这种战争正如某些医学治疗一样,可说是用“短痛”来结束“长痛”。它也可说是用一种不得已致人死亡的战争来结束一个致人死亡不已的政权。

这位中共的外交部官员居然还提及朝鲜“南北同胞手足相残的民族悲剧”,那么他是否记得数十年前中国内战中骨肉相残的悲剧呢?

这里我有必要提醒张志军先生温习一下中国现代史。

1945年日寇投降后,“游而不击”、“游而少击”或“游而只击国军”的中共军队以“摘桃子”的心理抢夺胜利果实,并且阻挠国军从日寇手中光复旧地。尤其是在关外,中共与苏军勾结,阻挠当时中国唯一的合法政权国民政府恢复对东北地区行使主权。这是国共内战爆发最根本的原因。

到了1949年,国共双方又进行了和平谈判。然而,此时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共把国民政府要员视为战犯(比如称蒋介石为“中国第一号战争罪犯国民党匪帮首领”),提出的和平条件等同于受降条件,这必然导致国共双方谈判的破裂。

为什么这个时候的中共首领就不想到如果“发生流血冲突”,“首先遭殃的是”中国人民并会“酿成南北同胞手足相残的民族悲剧”呢?为什么毛泽东会狂呼“奋勇前进,逮捕一切怙恶不悛的战争罪犯。不管他们逃至何处,均须缉拿归案,依法惩办。特别注意缉拿匪首蒋介石”呢?为什么他会写出“宜将胜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这样的诗句呢?

可见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共实际上并没有和平谈判的诚意,根本不惜发生“南北同胞手足相残的民族悲剧”。这种过去不惜、现在也不惜中国同胞流血的政党怎么会忽然担心起朝鲜民众要流血来了呢?

其实,他们关心的只是和他们相似的北朝鲜流氓统治者的存亡而已。

依据中共政权视台湾问题为中国内政的逻辑,韩国也可以把北朝鲜问题视为其内政。

如果韩国军队反击北朝鲜流氓政权的攻击行为或挑衅行为并趁势发动解放北朝鲜的战争,这种战争也只是内战,是统一战争,其他国家不应干涉,尤其无权“说三道四”。

在此还要提及的是,现代战争已经可以做到大大减少对平民伤害的程度,除非象北朝鲜那样的流氓政权故意向平民开炮或开火。

如果中共真的关心可能遭殃的朝鲜半岛双方人民,应该公开而明确地表示反对北朝鲜流氓政权向平民开炮的行为,但中共政权从未表示过它关心被北朝鲜炸死的延坪岛平民。

最后,从中国外交部官员讲话中的“当前朝鲜半岛局势千钧一发”来看,中共政权对朝鲜半岛局势其实是内心极为紧张甚至慌张的,它可能预感到北朝鲜的流氓政权气数已尽了。

这一政权如果真的垮台,应会使中共政权有“兔死狐悲”之感,并更担心其自身统治的延续了。”



评论 (1)
Share

匿名游客

http://www.thejakartaglobe.com/home/after-fleeing-china-falun-gong-practitioners-find-safety-in-indonesia-though-worries-and-wishes-remain/415977

2011-01-13 21:1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