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的政权是不义的

关于当下这个政权,我当然认为是不义的。首先,从“义”这个角度看,这个政权并不具备合法性。道理很简单,它并不是我们选举产生的政权。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国民党为了争夺统治权,不顾中国人民的利益,在抗战后进行激烈内战,中共成为统治者完全是战争胜利的产物,是它自行宣布代表中国人民的。
2009-01-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



  首先祝你新春愉快。看到你一再来信探讨,说明你是一个原意认真思考问题的人,这是我也愿意一再跟你交流的原因。毕竟现在的社会,愿意认真思考的人不多,大家都很享受“平庸的快乐”。
 
   关于当下这个政权,我当然认为是不义的。
   
    首先,从“义”这个角度看,这个政权并不具备合法性。道理很简单,它并不是我们选举产生的政权。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国民党为了争夺统治权,不顾中国人民的利益,在抗战后进行激烈内战,中共成为统治者完全是战争胜利的产物,是它自行宣布代表中国人民的。所谓“代表”,应当经过被代表人的同意,而这个同意,应当经过公开表达,也就是通过选举的方式来呈现。但是中共非但靠人民的流血牺牲得以当权,而且至今60年的统治不经过真正的选举,这样的政权当然是“不义”的。我反对中共统治,并不是单单因为它的名字叫中国共产党,而是因为它并没有得到人民仍可。如果,中共真的象他们自己说的那样得到亿万人民的支持,那么进行一场选举,让我们与他们公平竞争,让人民用选票继续支持它,有什么不可以的呢?如果我们选输了,大多数人民投票支持中国共产党,那我就承认该政权的合法性。问题是他们不敢。至于为什么不敢?就请你自己想想看吧。
 
    其次,这个政权,统治的方式极端“不义”。它的统治基础很多,但是其中有两条是不可缺少的,第一就是谎言,第二就是暴力。今天的中共,在经济领域怎样放开都可以,但是在言论自由的部分,却反倒加大控制力度,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一旦有言论自由,他们的谎言就会被揭穿,而谎言一旦被揭穿,他们的统治基础就会动摇。因此,言论封锁对他们来说,就是生死攸关的大事。至于谎言的例子,因为实在太多,我相信你自己也看到很多,我就不一一列举了。我只说一个最大的谎言吧。那就是现在号称7000万的党员,请你想想看,其中能有几个人是真的具有共产主义信仰的呢?又有几个人认真看过马克思主义理论?又有几个人愿意牺牲自己的生命去追求社会主义?可是这些统统都是写进入党誓词的,7000万人一起宣誓的。这不是天下最大的谎言吗?共产党连自己都骗,更不用说对别人了。再来就是暴力。这个就更不用说了。今天那么对现实不满的人,有几个敢上街公开表达的?私下的言论开放,那时私人空间领域的事情,但是在公共空间中,恐惧仍然存在。大家恐惧什么?还不就是当局的国家机器以及其暴力性?毕竟谁也不愿意坐牢。试想,如果不是依靠军队和警察,这个政权还能维持下去吗?因此,一个依靠谎言和暴力作为统治基础的政权,怎么可能是“正义”的呢?
 
  显然,这个政权的“不义”性十分明显,这也是中共自己心知肚明的事情,同时也是他们坚决拒绝政治改革的原因所在。你怎么可能期待一个从头到脚都浸透着“不义”的毒素的政权,会去放弃自己的利益呢?
 
  王丹



--------------------------------------------------------------------------------------------



王丹:
 
你好。
 
  首先,想表达一下我现在的心情——感觉很奇怪。因为之前读到你的名字,全部是与学潮联系在一起。而学潮是距离我似乎非常遥远的一件事。所以现在的心情,似乎是在和古人通信……很奇怪。呵呵。
 
  我出生在89年,虽然不是六月。现在在大陆一所大学里念大四。(这是简要的个人简介,呵呵)
 
  我有一些问题,希望可以听到你的看法。
 
  我自己并没有看到过任何与学潮相关的影象资料,甚至连文字资料都很稀罕。这个话题,你知道,在大陆是禁忌。我不知道“真相”到底是什么,但是我认为,无论什么样的理由都不足以被用来解释“屠杀众人”的事实,而“杀人”是不应被允许的。
 
  所以,无论如何,这个政权的做法是错误的,没有任何籍口,他们是刽子手。
 
  但是,我在思考的另外一个问题是:在学潮之中的你们,是不是很清晰地知道——自己的行动究竟想要引致怎样的效果,自己在追求什么。并且,自己的行为是不是妥当。
 
  请相信我没有任何不善的意思,而仅仅是想知道。
 
  我自己并没有参加过游行,但是不久之前,也曾见过同学们去游行抵制家乐福。
 
  我想描述一下那时,我的所见——我的参与游行的同学们,他们处于一种非常亢奋的状态。他们的行动,基于“应该抵制家乐福”这个认识,同时迅速转化成行动,去围堵家乐福的大门。而这样的行为逐渐发展、热化,随着情绪的被调动,在家乐福广场上,有人向那里投掷砖头。
 
  我相信在浪潮面前,个人采取怎样的行为方式,与他的性情和教养有关。不是每个人都会因为激情而采取极端手段。但是,群体性的情绪会互相影响、增强、激化。最终形成一种戏剧化的情绪表现。而我们是年轻人,喜欢自己脱离乏味生活状态。而戏剧化的场景,对我们的现实生活的改良,很多时候并无裨益(比如,即使家乐福真的是值得去抵制的,我看不出“投掷砖头”这样的行为会带来什么好处)
 
  我愿意相信,学潮的发起者是怀抱良好的愿望去进行这样的活动。但是,我不知他们有没有考虑到,自己的愿望是否可以采取更为和缓的表达方式(意即:不那么容易激起白热化的情绪反应)。
 
  当然,我相信,人们寻求民主与自由,是一个逐渐学习的过程。而学潮,是我们在学步的时候,遇见了凶狠暴戾的豺狼,所以招致惨重后果。
 
  但是,如果我们明知面前是豺狼,为什么我们要把自己作为献祭的羔羊,而白白牺牲呢?有智慧和理想的人,可不可以采取更加利于自保的手段来实现自己的目标?
 
  我希望得到您看法的问题是:
1、如果今日您再有机会发起学生运动,您会采取怎样的方式来进行。我愿意知道您采取该种方式的理由。
2、今日今时,大陆的年轻人,您认为他们应该采取怎样的方式来促进一个更加公正合理的政权的产生。
3、您认为我们应该如何纪念即将到来的二十周年纪念。
4、最后,仅仅是出于好奇。我愿意知道您对当下这个政权义与不义的看法。
 
祝:秋安
                                                                  
                          shin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