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政治?──介绍《恐惧的政治》(3)(王丹)

2016-08-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朗普(维基百科)
特朗普(维基百科)

各位听众朋友:今天,王继续向大家介绍一本书:《恐惧的政治》。

四年一次的美国政治大戏──总统大选──随着共和党和民主党两党分别召开党代表大会,各自确定了总统候选人,正式进入了最精彩的阶段。可以想像,双方阵营排好阵势之后,彼此的攻击会更加白热化。正如我们已经看到的,川普对希拉里的攻击紧扣“电邮门”事件,斥责对方是“骗子”,并且与华尔街财团勾结(这一点还蛮有反讽的,因为川普本身难道不就是财团的代表吗?)。那麽,希拉里阵营攻击川普的火力集中在哪里呢?7月27日《洛杉矶时报》相关报道的一个通栏大标题透露了玄机,那就是抵制川普的“恐惧的政治”(Trump’s politics of fear)。

《恐惧的政治》,这正是本文要介绍的书的名字。天下没有比这个更巧的事了。

当然,有不同的“恐惧的政治”。民主党人认为川普藉助使得世界动荡的恐怖攻击事件,利用人民对于未来的不确定性的恐惧,煽动反移民情绪和对他本人的支持。这是很多政客都在做的事情,共产党更是深谙此道,他们就经常说“民主就会导致社会动荡,国家四分五裂”,因此不要搞民主,这是典型的“恐惧的政治”的统治手法,说白了,就是恐吓选民。这样的政治,当然不是我们想要的政治。

在《恐惧的政治》一书中,作者弗兰克。富里迪从另一个角度让我们看到当今政治是如何利用人民的恐惧来遂行自己的意愿的,这个角度就是:政治对私人领域的侵入。作者指出:“于人们私人事务的干预失去了限制,这是过去20年来公共政策领域发生的最重大的变化。政府已不能确定其价值和目标,只得转而将其能量投注于管理个人行为和控制日常关系。政府及其下属机构几乎毫无限制地为达到行为修正的目的而使用恐吓战术。这种宣传中一个显着的主题是:风险潜伏于人们的日常生活中。”他举例说:“‘行为的政治’这一说法是由工党下议院议员弗兰克费尔德(Frank Field)发明的,他提出英国正从‘阶级的政治’转向‘行为的政治’。他相信,‘新的政治关注的是使行为适度并重建自我约束的社会美德’,他还认为新的政治集中于‘强化哪些行为是好的和可接受的’。”这不能不让我联想到蒋介石的“新生活运动”以及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提出的“触及灵魂”的口号。

而为为甚麽会出现这样的恶质的政治呢?作者进一步分析说:

“培育人们的脆弱性是恐惧的政治的重要成果。现在的政府把公民当作脆弱的服从者,公民被当成个体和总是不知道自己最大的利益之所在的人。因此,决策者们已经将他们的注意力从公众转移到私人利益。政治的衰竭具有引导性的力量,这力量一度被投入于佔领日常生活。公共生活去政治化的另一面就是人们生活中的细枝末节被政治化。因此,那些以前从未作为辩论主题出现过的问题现在也能偶然地主导新闻头条。个人生活方式的政治化于公共生活的政治化具有一种反向的均衡。”

在这样的“政治衰竭”(这是作者一再提到的状况描述)中,我们要重新建立的政治,我们需要的政治是什麽呢?在这篇书评的最后,我想我们可以替作者做一个简单的结论。

我们需要的政治,就是具有前瞻性的思想引导,就是说服并能引领人民前进的政治;我们需要的政治,就是把公平正义的价值放在经济增长和发展效率之上的政治;我们需要的政治,就是不要打扰人们的私生活领域的政治。

(《恐惧的政治》(Politic of Fear)(英)弗兰克。富里迪( Frank Furedi) 着,吕静莲译  江苏人民出版社2007.4.)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