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大陆交换生“呛声”后的几点感想(王丹)

上周四我到静宜大学演讲,遇到几个大陆来的交换生的“呛声”。事情经过媒体已经有报道,不再赘述。不过有几点感想还是不吐不快,希望能与这些学生交流。

2010-01-04
Share

你们生长的环境与我们走过的一九八0年代很有很大的不同,因此我们的观点有分歧这是我完全可以理解的。事实上,我很欢迎来自大陆的同学的挑战,毕竟有交流才能促进思考。我当然知道大部分同学心里是明辨是非的,但是对于那些不能接受我的意见的同学,我只是提出以下三个问题,希望你们能有雅量认真思考。如果说当面的交流容易激起火花的话,我希望在书面的交流中你们能够冷静一点,认真想一想我提出的问题。

问题一:我知道你们对于20年前政府镇压学生的问题心存疑问,总是希望能够为政府的暴行找到辩护的理由,比如有利于稳定和经济发展啦,比如是激进的学生导致僵局啦等等。我只问一个问题:如果当局真的觉得自己当年的行为是正确的,为什么20年来不仅不许国内提起这件事?按理说,做了正确的事情应当纪念与表扬啊,可是当局不仅自己不表扬自己,连别人提到都不可以?孰是孰非不是很清楚吗?只有做了错事,犯下了罪行的人,才不愿意提到过去的事情吧?不是吗?对于20年前在中国发生的这么大的一个时间,全世界都可以讨论,只有在中国不可以。作为一个国人,你不觉得连知情权都没有是很可悲的事情吗?

问题二:我知道你们认同在中共当局推进经济的高速发展的同时,出现了很多社会不公正的事情,但是你们觉得这是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必经阶段。你们说“西方以前也是这样发展起来的”。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西方资本原始积累的时期固然也出现今天中国出现的事情,但是来自其他社会领域的制衡并未被压制,比如言论的批判,比如政治改革的压力等等。事实上,马克思就是因为看到资本主义的弊病才写出《资本论》的。而今天的中国政府,只允许资本原始积累,却不允许对这种积累的批判。马克思如果活在今天的中国,去写什么对社会主义的批判,他还能继续坐在图书馆里写书了吧?这与西方有什么可比性呢?

问题三:我知道你们认为不管怎样,中共是在进步之中,应当肯定他们的成绩。我想你们都没有经历过 一九八0年代,那时候的社会开放,言论自由,都远远超过今天,相对来说,发生的是政治领域的退步。你们也都看到刘晓波的案件了吧?仅仅坐在家里写一些批评时局的文章,就被认为“罪行重大”,然后重判11年。请你们想想,这是进步吗?刘晓波在家里写文章会影响到经济发展的大局吗?有什么道理要如此重判?你们可以好好想一想吗?面对刘晓波案,你们还能说得出“中共在人权领域是有进步的”这种话吗?

我不期待你们接受我的观点,但是我很期待你们的是:不要不经过认真思考,就直接接受中共当局的说辞。我唯一的希望,就是你们能学会用一个独立的立场,认真思考以上的问题。而不要一股脑认为这些言论就是“有损中国形象”,于是就愤怒起来。多年以后,你们也会长大,我希望那时候回顾今天,你们能够无愧于心。这是我作为一个大哥哥,一个学长对你们的善意期待。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匿名 说:
2010-01-09 13:04

<希望王丹先生能做点实事>普通老百姓经不起折腾,但是又祈求社会的公平。

匿名 说:
2010-01-04 23:43

你不在国内是不清楚的,如果不是政治上红通通的,是不可能获得交换的机会 的;或者可以说,这些人利用政治上描红自己来获得实际利益,跟被金钱收买的杀手之类性质是相同的。只要他们不是脑残,他们身边活生生的事实会教育他们分辨是非。
比如有一年克林顿到访北大,有一个姓马的女生把美国式民主批得一钱不值,但一毕业马上嫁了个美国人投奔美国式民主了。现在的年轻人早就不信共产主义了,只相信现实利益,他们“呛”了你,回校后写报告可是重重的一笔功劳,有好机会校党委还奖励他们
不过是一些功利分子罢了,不必在意

匿名 说:
2010-01-07 04:42

最终决定胜负的是经济力量,等中国发展成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以后,全世界都会说,看,那才是真正的民主。谁的实力强大谁就是标准,而且还可以把自己的国家利益那点私货夹杂在这个标准中向世界兜售。其实就是这么回事。

匿名 说:
2010-01-05 18:45

有一点你是必须要承认的,现在的中国的整体素质还很差,很容易受到鼓动做出不理智的行为。前些年虽然不是很了解,但我们的老师都给我们说过64事件,我们都知道,国家并不是不许提起,只是不准主流宣传。也并不是做错了事才会怕人提起,为了避免历史重演。。这才是真正的原因。
建国60年的历史是不是也能和建国200多年的历史相拼呢,你很推崇美国的自由民主,那关塔那摩监狱的存在又是为什么呢???那当年美国轰炸我国驻纳斯拉夫大使馆又是为什么?美国对阿富汗,伊拉克的控制又是为了什么???????为了自由?为了民主?把别国的人民做炮灰?!!!
对我们和西方没有可比性,因为人类和动物没有什么可比性。。。
我们不是傀儡,我们有独立的思想,不要把你自己对国家的偏见,压迫到我们身上好吗??国内也有很多反讽当局的文章言论,我们照样能看到,总是把我们想成什么都看不到,听不到的。

以你文章的语气根本是不赞同我们反对你的观点的,自相矛盾,请你发表一些空洞无聊的话题前,先把自己捋顺,不要谎言上面漏洞百出。

匿名 说:
2010-01-04 10:25

前30年加后30年在中国,强权们对老百姓赤裸裸的抢劫,我们切身经历过了,每一个人都会经历的,民主的觉醒只会在被抢劫的经历过程中,感谢王丹为中国民主进程的不懈努力。

匿名 说:
2010-01-05 11:58

为什么不自己反思一下那,21年前大家可全都同情你们呀,不是所有的人都被洗脑了吧,难道自己就没有一点可检讨的地方吗?恕我直言,不要搞什么政治了,你现在取得的社会地位,包括财富,难道不是踏着自己同学和无辜百姓尸体得到的吗?为他们做点实打实的事情吧,还还自己的债。

匿名 说:
2010-01-15 12:39

各个国家都差不多,只是现在焦点聚焦在中国罢了。

匿名 说:
2010-01-12 19:40

我只是個台灣的大學生
不知道也沒興趣去想當年64學生到底有沒有錯
但我覺得就算有錯也不應該用武力鎮壓
全世界沒哪個地方只是學生出來抗抗議就要了人家的命的。
而且他們只是學生
會這樣對待自己年輕國民的政府就表示他們根本不愛自已的國民,當年台灣的黨外人士去抗議政府也沒有這麼難看可悲的下場

我覺得那些在辯論學生到底有沒錯的人根本就搞錯了重點
不管學生有沒有錯,今天他們沒拿槍對著你,你就沒資格去傷它們一根寒毛

可悲一些現今中國學生不了解這一點,還在那邊糾結於當年64的學生的心理問題,真的好可憐。

匿名 说:
2010-01-04 14:43

讲真话,除非他不想回来。

匿名 说:
2010-01-09 22:16

您没能说服我!

匿名 说:
2010-01-04 02:18

王丹,你好,关于你上文的表达和陈述,其实大家心里都很清楚,你当然没错,问题是绝大多数的中国年轻人是没有正确的历史观的,因为他们没有机会,因为他们的父辈,祖父辈都因为担忧而齐声回避了真相,所以那一大堆一口同声的怪论也就不难理解了,总需要为自己的价值观,生活态度,历史观,政见等找个合理的说法吧,一个人要,一群人要,一代人几代人同样需要,于是,就形成了那些坚不可摧的怪论。我是可以理解他们的,你也别太难过,交给历史吧。

匿名 说:
2010-01-05 01:08

他们是什么人?他们能去美国做交换生,他们既然能去美国做交换生,难道一般人能做到?不是贪官的子女就是暴发户富二代。他们除了吃喝玩乐,享受现有的物质生活,他们懂什么?何必和他们计较,这样的人在国内大有存在,因为他们的父辈就是继续腐化这个民族的寄生虫!我们需要的是时间证明这个政治社会的完蛋!

匿名 说:
2010-01-06 22:11

我這樣的明白人,想出去都出不去啊

匿名 说:
2010-01-09 11:13

我是中国大陆的大学生,关于六四,其实很多人心里明白着呢,只是怕麻烦,不敢说。就拿我来说吧,对那次事件,事情本身如何各方基于自己的立场当然有自己的说法,但是政府像现在这样完全闭口不谈而且还要千方百计阻止民众听到别人的看法,我是很失望的。像政府这样对待历史的态度,对我来说只会激起逆反心理,你们越是不想让我看到的东西,我越是要想办法看!《天安门》,《六四真相》,《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等等,我都通过翻墙看了。就像我上面说的,各方的立场肯定不一样,也肯定和历史事实有一定差距,但是如果政府继续像现在这样下去,我可能会更多的接受王丹他们这一方的立场和陈述,我想这是政府不愿意看到的吧。至于30年来中国的“进步”,光从上网自由方面来看,远远不够,其它的就更不用说了。这就是我的看法。

匿名 说:
2010-01-06 11:06

tt和老土,你们是怎么登陆自由亚洲电台的?这个过程不值得反思吗?是顽固不化?是铁五毛党?还是真的是自己独立思考?大家对你们都有自己的认识。

匿名 说:
2010-01-09 22:53

同意

匿名 说:
2010-01-08 22:23

都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不同意…

匿名 说:
2010-01-15 02:51

我很认同这样的文章!富有建设性,而不是敌对…我希望这样的文章多一点…

匿名 说:
2010-01-24 19:21

王八丹不懂哲学,不是唯物主义者

匿名 说:
2010-01-16 05:49

zhoung ren zeng

匿名 说:
2010-01-14 13:07

王丹先生、国内的社会現状非昔日可比、社会各階層以被完全格式化、等級化、群団化。各階層之間、各群団之間以被人為的用経済利益造就成厳重的相互利用制動和沖突関係、您的善意期待、人生価値観、政治理念在現在的中国国内整体現状下、短期内是無法得到多数国人的理解和認同的、国人真的要接受一場切膚入骨的痛苦後才能感受到王丹先生的善意期待。民心不思変、中国的改良也好、革新也好、是難以為続的~勇士的血在中国只能是「血饅頭」~中国人的泣

匿名 说:
2010-01-10 12:37

它们是中共派出去的狗,是要下地狱的那些,不要认为它们是被洗脑的脑残,貌似聪明的那类中国人。

匿名 说:
2010-01-09 13:14

在中国,出现红卫兵之类的法西斯青年组织的土壤依然存在。

匿名 说:
2010-01-14 07:42

前一樓的,人家有飯吃又有自由,偶爾東西少了還能罵官員消氣,根本用不著2選1,他們才不會懂你這種只能吃飯的人在說什麼(笑)更何況社保這種東西類似的東西人家不知道多早多早就有了,還比你們完善多了,社會福利根本就跟自不自由無關嘛~那是國家的基本配備耶,你拿基本配備來當了不得的東西感覺有點可憐耶

好啦.如果只要有飯你就滿足了的話誰也沒辦法
偏偏你會來上這個網站就表示你真的很CARE自不自由這個問題

人家有飯吃又有自由的才懶得跟你去討論自由跟飯到底哪個重要,頂多過來笑兩句罷了

總之,温饱跟自由到底哪個重要?
告訴你,一個都不能少。

匿名 说:
2010-01-14 07:26

反正民主永遠不會是中國的東西
樓下的擔心什麼呢?(笑)

匿名 说:
2010-01-13 14:57

现在好多人都爱拿台湾说事,我不以为然.难道能选举个总统就是民主吗?无差别的袭击大陆官员和谩骂就是言论自由吗?还有,我总也想不通,大陆的政府是有问题,腐败也严重,但人家执政的时候农民不用缴税了,人家执政的时候,农民多少能享受点社保了.人家执政的时候,退休工人涨了好几次工资了.难道这些不值得我们肯定吗?而权益多少受到损失的是我们这样大城市的居民,但即便作为受害者,从公正的角度,我对执政者也表示赞同.别告诉我们人需要自由动物才需要温饱,少说点大话,谁也离不开五谷杂粮.别人隔着洋说几句漂亮话,不痛不痒的,到能迎来喝彩.真干实事的,反正得不到一句公道话.恕我直言,大伙要对的起自己的良心.

匿名 说:
2010-01-07 19:58

今日中国的绝大多数年轻人,可以说是鲁迅当年所说的‘欣欣然坐稳了奴隶’的典型!这都是官方那个‘教育’和他们不会独立思考,自我感觉良好,自我催眠的结果!
中共20年来,何来的进步?如不相信,请看看20年前中国有多少万吸食百姓血汗钱的腐败‘公仆’,今天这个数字又翻了十几番,几十番? 20年前,一个市级官员吃一顿饭的报销标准有几千块,几万块么?千万别说中国的国民生活水平20年来翻了几十倍,上百倍!
20年前的中国,才多少太子党百万,亿万富豪?!今天的中国富人阶层,有几个不是权钱结合,交易的结果?看看比例!
20年前,中国的电影还能反映些社会不公,比如《高山下的花环》里面就有对当时军队里的腐败,裙带关系,反战情绪等有些反映,今天的中国电影可能么?连《色-戒》的女主角都被中宣部的逼奸不成而全面封杀了,今天的中国电影连古装片里的人物都能说出‘我泱泱大国,以诚信为本’的荒唐‘和谐’腔调,再看看今天的香港电影,谁敢像20年前那样描写大陆的现实?!连不和大陆的官方电影公司合作,不用大陆方面的演员,不用大陆的配音都无法在大陆上映。

匿名 说:
2010-01-09 22:11

首先我是一名大学生,我对王丹先生当年的出发点持赞赏态度!(但是我现在一直不明白关于柴玲当时的一些做法)其次我想说的是,希望王先生能多做一些实事。现在普通百姓祈求社会公平,但是又折腾不起。您有什么好的见解么?想听您的观点。最后我想说,您的这些话不能完全说服我,呵呵。

匿名 说:
2010-01-10 03:09

这些历史国内难以看到,如果没有互联网我也无从了解。但具我对身边朋友的了解,只要是稍微能得到点公正或者带有对立性的资料的人,全部都会支持王丹的观点。我以为王丹、刘晓波等,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民族英雄。
至于交换生,这类历史遗留问题他们接触的都是遗忘式或污蔑狡辩式的教育,一定程度上可以理解,只要他们了解了真正的历史应该就会醒来。

匿名 说:
2010-01-09 17:48

跟这些小狼说道理没有用,等到老狼被清算了,他们的头脑也许能清醒一些。

匿名 说:
2010-01-17 23:26

王先生。在那个晚上,你抛弃了广场上的学生,自己跑掉了。这个耻辱不知你如何自辩,又如何用你的实际行动来洗雪。忘记了过去就意味着背叛。你今天能够在这里夸夸其谈,是建立在多少无名烈士的鲜血之上。对此你应该有个清醒的认识。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