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不讲”与“公民社会”(王丹)

2013-09-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前八九"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学生领袖王丹。(资料图片)
图片:前八九"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学生领袖王丹。(资料图片)
Photo: RFA

各位听众朋友:今年第六期中国的《炎黄春秋》杂志上刊发了一篇文章,题目是《转型成功依赖公民社会成长》。看到这篇文章的题目,大家会不会有这样的疑问:不是中共发布了“七不讲”,其中就有“公民社会”吗?怎么堂堂北京出版的发行甚广的刊物堂而皇之地还是刊登这样的文章呢?会的。这就是认识中国的复杂之处。

事实上,“七不讲”的通知应当是真的,而这篇文章仍然能刊登,刊物也没有被处理,也是真的。这表明:第一,中共的管控并不是无所不能,稍微有一点来头的刊物,就可以不理中宣部的禁令;第二,当然,如果中共真的要管,还是可以限制住的,但是显然,上层对如何处理这样的不听话的刊物有意见分歧,因为意见分歧,主管单位无所适从,所以就没有处理。

所以,今天的中国,你既不能因为中共发表“七不讲”就觉得民主无望,也不应因为个别刊物如此感言,就认为中国要进行政治改革了。这就是中国问题的复杂之处。

事实上,“七不讲”的通知应当是真的,确实来自中共意识形态管理部门;而这篇文章的发表证明:

1. 中共的管控并不是无所不能,稍微有一点背景和来头的刊物,就可以不理中宣部的禁令。国家官不过来了;

2. 当然,如果中共真的认真要管,还是可以管住《炎黄春秋》这样的刊物的,但是显然没有管,这说明了什麽呢?说明上层对如何处理这样的异议声音是有分歧的。因为有分歧,主管单位无所适从,所以就没管。

所以,今天的中国,你既不能因为中共发表“七不讲”就觉得民主无望;也不要因为个别刊物发表这样的文章 ,就认为中国要政治改革了。都没那么简单。

那到底要怎样看中国问题呢?其实我也在思考。我最近在撰写的下一本书,就是《关于认识中国的50个问题》,会系统地提出我的看法。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