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忆中的方励之(三)

时间进入1988年底1989年初,中国的政治形势可以用风雨飘摇来形容,社会上对政治体制改革的呼声日益高涨。方励之虽然是“戴罪之身,但是所到之处受到人们的热烈欢迎。
2012-05-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1988年11月4日,我和邵江一起在北大为方励之老师的新书《宇宙的创生》举行公开的签售活动,方老师,李老师都来参加。前一天上午我们贴出了海报,当天中午在29楼民主与科学凋像下,挤满了慕名而来的学生。中午12点开始卖书,学生们蜂拥而上请方老师签名,学生拿出身边所有可能签字的东西:明信片,书,学生证,人民币,甚至是碎纸片请方老师签名,场面一时非常混乱。我和邵江担心无法控制现场,导致方老师被挤到,提前结束了活动。即使如此,短短的时间,还是卖出了337本书。可见方老师当年在青年学生中的受拥戴的程度。
 
另外一件事情,更能体现出方励之“青年导师”的形象。
 
11月9日,我以北大学海社当代社会问题部(我是部长)的名义邀请方励之老师来北大演讲,那天的题目是《物理学与美》。我借的场地是北大二教203阶梯教室,那时一个可以容纳至少三四百人的大教室。但是当我接到方李老师来教室门口的时候,完全傻眼。只见教室内是黑压压的人群,很多座位上坐了两个人,即使如此,还是已经达到饱和的状态。更多的同学因为进不来而堵在门口,更有同学乾脆爬到窗口上,所有的窗户因此被塞得满满的。我在北大参加过无数次沙龙,讲座,但是这一次是我见过最为热烈的的一次演讲。题目虽然是科学方面的,但是方老师的内容针对时事的部分总是引起大家热烈鼓掌。方老师的演讲从来以幽默见长,这一次也不例外。比如他讲到人类发展史的时候,展示了自己做的幻灯片,其中有从猿到人的过程,一直到文艺复兴,工业革命等等,到了最后,极为反讽地标示出“反对自由化”作为人类发展史学的一个阶段,全场顿时大笑,鼓掌,喝彩声不断。
 
1989年2月4日下午,在北京友谊宾馆的雅园餐厅举行了首都名人名家新春联谊会,方励之老师受邀出席并讲话。那天他命我随行,一起去的还有他们的好友,我另一位精神导师,至今仍健在的许良英先生。现场科教,企业,文艺三界人士济济一堂。这是一次大鸣大放的聚会,先是许良英先生上去发言,说自己信仰了一辈子马克思主义,现在发现上当受骗了,全场立刻掌声如雷。随后汤一介先生发言,提到了知识分子要和企业家联合。随后发言的方励之老师顺着汤先生的意思发挥,他上来就说:“有人唱歌出名,有人演戏出名,我是因为被批判而出名的。全场大笑。然后他指说:“我认为名家名人更重要的一点,是他不仅关切自己,更关切整个社会的情况。社会到了今天,怎麽去掉一些坏的现象,就要靠自己去做一些事情。我想已经开始有一种气氛:知识界应有一个形成自己的集团的意识,要表明自己是举足轻重的。看到不好的事,我们要发表意见。中国知识界可是形成集团并且形成对政府的压力这并不是要打倒谁,是要压着他们向好的方向去。”在这次讲话中,他还提出:“我最关注的是人权问题,这是一个世界潮流。”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