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猜刘晓波会被假释送回大连

刘晓波获得国际殊荣,一时成为新闻焦点。作为他的私人朋友和战友,其实我更关心的,是他的个人命运。诺贝尔和平奖,究竟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呢?

2010-10-28
Share


当晓波被判重刑的时候,我就已经肯定地对外界判断,他不会坐满11年刑期。这从当局起诉他的理由之薄弱,与他的刑期之重之间的落差就可以看出来,如此荒唐的判决,说明连中共自己都没有太当真,反过来也就说明,当局其实已经知道早晚会提前释放他。

  现在,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我们几乎可以确定他会提前获得释放。因为可以预料,从今天开始,以后只要有西方国家政府代表来到北京,就一定会提到刘晓波的问题,所有国际社会关于中国人权问题的讨论,首先就会提到刘晓波的问题。这种会持续不断的国际压力,不是中国政府能够承受的,也不是他们愿意承受的。说简单一些,烦也会把中国政府烦死。因此,只要有任何一次中国政府决定做一些事情,向国际社会证明他们愿意正视人权问题的话,释放刘晓波就是他们最优先的筹码。而这样的机会,在中国逐渐有兴趣作为国际社会主要成员的面目出现在国际舞台上的背景下,可以想象只能越来越多,不会越来越少。而晓波获释的机会,也就只能越来越大,不会越来越小。

  当然,我们每个人都知道,在很短的时间内晓波被释放的几率很小,因为当局从来没有心胸宽阔到从善如流的地步。他们有他们的面子在,哪怕内心已经动摇,表面上还是要硬撑一阵子的。但是我相信,在一个不太遥远的未来---让我更大胆一点预测---在未来两三年的时间,晓波被释放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问题是,如何释放?我们可以预期的一个结果,就是采取传统上的“保外就医”的方式,而送到国外还是留在北京,其实主要还是看晓波本人的意愿。我们都知道刘晓波本人一定是希望留在国内的,而如果他本人坚决不离开中国,以他目前的国际声望,当局不太会强制驱逐他出国。而留他在北京,对于当局来说也会如芒刺在背。因此我认为,以保外就医的名义送他回大连老家,是一种可能的选择。

  不管未来命运如何,我觉得作为他的朋友,我们更希望看到的,是他能够保重身体。记得他刚刚被捕的时候,我在台湾的报纸上就写过“晓波被关押很久了,对于他,这也许是一个休息的机会。以我对晓波的了解,他会很淡然地面对这一段新的黑狱生活,不过我还是很为他担忧,毕竟,他不再年轻了,已经53岁的他要面对的是:营养不良的饮食,无法充分运动的环境,失去自由的拘束,对监狱管理当局的抗争,医疗条件的局限,等等,等等这些不能不让人为他担心...今天,这,还是我最大的担心。

  不管晓波的命运如何,我都希望他能够听到我的建议,一切,都以保重身体为要。
 


-
邮寄地址: Dan Wang
                      P.O. Box 660441
                      Arcadia, CA91066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pages/wang-dan-wang-zhan-Wang-Dans-Page/105759983026?__a=1&_fb_iframe_path=%2Fpages%2F-Wang-Dans-Page%2F105759983026

Twitter:  http://twitter.com/wangdan1989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匿名 说:
2010-11-26 23:17

刘晓波很善于揣摩西人心理迎合他们的非暴力思想和希望中国平稳过渡的心态。同时又向中共摇尾,试图用自己的谄媚以及空口白牙的宽大换取中共在政权问题上同他以及他们一伙合作。一旦自己热脸贴了冷屁股,面对中共的棒喝他也不是一无所获,因为他马上可以扮演饲虎的殉道者角色,又一次在道德上得一分。

他最大的问题是:以民主的名义牺牲正义!一贯的特色是只关注强势者,而对于弱者或者叫无法给他以政治道德得分的弱者,他是向来吝啬垂询的。对于西藏问题他态度恭敬有加,而对于早前的新疆他也不甚关心,最近几年随着国际关注度的提高也会稍微关注。但对于弱势的内蒙古,他言谈之间可以明显看出其人对蒙古问题的无知以及蒙古历史文化知识的欠缺,从中也可以他的态度----轻视蒙古问题。而他在文章中肆无忌惮的辱骂成吉思汗及蒙古文化则表明他藐视蒙古人。

民运发展至今,已经可以看出真正理想主义者与政治投机分子的界限。所谓温和派民运之中确实不乏出自真心者,但也吸纳了曾经隐没于民运队伍中的那些投机分子。

温和派=真心分子+投机分子
坚决派=真心分子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