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改革:实不为也非不能也(王丹)

杰你好: 抱歉迟复,我现在在台湾,教书和写作,有点繁忙。不过还是很愿意回答你的问题,因为我觉得你提出的都是一些很不错的问题。
2009-10-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第一,我完全同意你说的,关于改革司法体系的问题。现代社会,首先是一个法制的社会,社会的健全发展,包括经济的健康发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民对司法体系的信任。而看看今天的中国,那些不断涌向北京的上访大潮,证明人民对司法没有基本的信任。这对于中国走向民主是极大的障碍。而同时,我也认为,司法体系的改革,其实也是最具有可行性的政治改革。这首先是因为司法体系的人员,由于职业关系,普遍具备一定程度的民主素质和对于建设民主的愿望;其次也是因为改革涉及的利益集团比较单一,社会波及程度也不是最大的,对于那些生怕改革导致社会动荡的人来说,风险系数最小。
 
  我认为,司法体系的改革首先应当从体制上入手,改变各级地方司法系统隶属于地方政府的现象,把各级法院的人员任命权利收归上级法院,预算由全国人大编给最高法院,由最高法院独立执行,以使司法体系真正能够独立。这样的改革,其实主要是自上而下的改革,主要中央政府有意愿,就可以着手进行。这样改革,并不会导致社会动荡,也不涉及人民教育程度不高的问题(这些都是当局拒绝政治改革的理由)当局有什么理由拒绝进行呢?我们至今看不到司法体系的改革,只能说明一件事:中国不进行政治改革,并非政治改革的风险系数大,而完全是因为当局没有这个意愿。任何对中共的改革意愿抱持一厢情愿的看法的人,都应当清醒一些了。
 
第二,军队的国家化,也是民主转型的重要因素。以台湾的例子来看,民主转型相对成功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军队国家化的改造进行得相当成功。台湾历经两次政党轮替,都没有发生军队将领接入选举,以及选举结果的事情,有效地保证了政权的稳定,也稳定了民心。
 
第三,关于民选,我觉得不是很大的问题。印度和印尼其实也是人口众多的城市,大小选举虽然问题多多,但是也基本上都能顺利进行。台湾虽然人口不多,但是人群密集程度也不亚于中国大部分地区,这里的选举更加频繁,也基本顺利进行。民选有很多的执行技术,是西方国家已经历经实验、相当成熟的,我们不妨参考。况且,从开放选举到全国直选,有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为什么不可以有区、市一级的民意代表的直接选举呢?从城市获得一定经验,自然可以修改完善。民主选举在中国这样的大国固然复杂,但是不推行,就永远没有改进的机会,只能是永远搁置。我们没有要求中共立即进行全国直选,只是希望他们能够循序渐进地开始直选,可是目前我们看到的乡村直选,始终不能扩大到乡镇一级,而城市里面的选举,更是遥不可及,显然,这不是能不能的问题,问题还是刚才说的那个:不是不能,是不愿。
 
所以我认为,中共的民主不是不具备条件的问题,是中共拒绝尝试的问题。中国人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中共。
 
以上意见,供参考。
 
谢谢。
 
王丹
 
附:原信:

王丹先生您好

我是在美留学大学生,关于这封Email,我不知道您是否会亲自回复,不过无论如何,谢谢!

关于中国民主早已不是一个新鲜的问题,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人深思不已,我是87年出生的人,对于六四并没有一个全面,真实的印象,但我想,对于中国民主的进步,我这一代人总还是会思绪万千的,作为新时代的留学生,我总会深思关于中国的种种,虽然我还没步入社会,不知政治深浅,但是您们前辈的勇于献身,实在令我敬佩不已。

我有一些关于中国民主的浮想联翩,希望您能再百忙之中阅而消遣。

我觉得中国目前最主要的应该首先改正司法体系,司法公正,是重中之重,依法治国只我们中华人民千年的理想,如今的人治大于法制,实乃多数问题的根本。

第二,实在难以启齿,乃军队国家化,不过考虑很多历史原因,军队政党化早已深入民心,这项改革的实现困难重重。

第三,我觉得,如果有一个辅助的在野大党监督司法、教育、民生等,将是我国民主之大兴。辅助,不必真正执政,而是初期对媒体,言论自由以及民生民怨的一种保护和促进。

关于民选,我觉得,中国人口众多,如照搬美式民选,国家轻易会陷入动荡,但是关于民选,我还是非常想听听您的看法。 

这些只是一些我的很不成熟的看法,建国60周年了,关于政治,我并还没有理念概念,我只是觉得一个公正和平的国家,才是我们一代又一代人所追求的。

这封Email,不知您何时可以看到,抑或是永远埋没,我实在只是一吐而快,希望没有占用您太多宝贵的时间。

感谢
 




评论 (9)
Share

匿名游客

不管是民运 还是所谓独裁中共 原来对言论的钳制 都一样 但又都习惯制造一种美好的局面 中共制造和谐 民运制造大家都要造反 都要民主 都要退党的局面 都是玩自欺欺人 自娱自乐的把戏 唉 到您这里 也还是找到伤感 没有一点希望

2010-01-07 09:42

匿名游客

我常常对大陆的网络发言的限制所伤感 看来到了您这里 也是同样的遭遇 我想这可能也是您们要思考未来方向的一个原因了 不能总把自己不想看的话隔绝了事 如果您们相信人权 相信大陆老百姓(您在一个文章里说过不给选举权 不给农民权利 是歧视)的判断力的话 他们自然可以从各种言论 思想中找到真理

2010-01-07 09:40

匿名游客

然后来看您们所推崇的言论自由 或者是人权 可是我发现每一个留言 你们都会进行审阅 或许是您们面对了很多进行无端谩骂的网友的攻击的缘故 可是作为一个新闻媒体 号称自由亚洲 这样做的行为 是不是控制了言论自由呢 您们作为一个媒体是这样 这就不难理解独裁的共产党对言论的控制了

2010-01-07 09:38

匿名游客

我觉得民主是一种精神内核 其目的是要一个国家健康稳定的发展 要一个国家的老百姓能够丰衣足食 精神愉悦充满希望的生活 然而看了您的很多文章 觉得讨论的大多是一种民主的形式 即美国形式 但是我们有没有想过 民主会给我们带来什么 民主可以解决一切问题吗 比如您说的全民投票 也只是说明其可以操作性而已 然而形式主义的投票有任何意义吗 请您告诉我有多少国家在贫穷的时候实行您所谓的美式民主 然后步入发达国家行列的呢 请大家不要被一些概念和形式所蒙蔽了。如果为了您口中的形式主义民主 中国走向一个内耗 分裂的地步 不知道是民族之福 还是民族之祸 不知道您有没有思考过为什么民运得不到真正的中国知识分子和精英人士的支持呢 甚至连农民 工人的支持都得不到 甚至是当初跟着你们上街头的 学潮的大学生们 现在也不支持您们了 您们的主张能真正给我们带来生活的富足 权利的声张吗?的确 我现在多中国的很多现状也不满意 但我可以真真实实的告诉你 我能够觉察到每一天的变化 我能够看到希望 中国大陆青年对民主的渴望是理性的 而不是盲目的 有一天我们肯定会实行民主 但这种民主绝不是您所推崇的美国式民主

2010-01-07 09:35

匿名游客

王丹先生:请问中国民主是通过暴力革命还是和平方式实现?

2009-11-14 10:54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