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才悲伤

这位同学: 谈到海外民运的影响,我想我过去已经讲过很多次了。海外民运的意义,在于以自己的坚持,进行民主化的实践,也就是反对派的存在。从这个角度上看,它只要存在一天,这个实践的意义就在。我们不能用急功近利的态度去看一个需要很长时间来建设的反对派。20多年来,海外民运经历过起起伏伏,但是能够坚持下来,其实是不容易的,也不是任何一支力量能够轻易做到的。或者反过来想,如果海外民运真的完全没有影响,当局其实也就没有必要封杀所有有关海外民运的消息,并且严格禁止海外民运的人士回国了。

2010-03-12
Share



至于你说道海外的人是否“道听途说”的问题,我想,在一个信息社会中,我们那一个人不是随时在“道听途说”呢?通过Internet,现在空间的距离已经没有那么大的意义了。随着中国社会越来越向外开放,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来到美国,你觉得接触他们不算是“接触底层民众”吗?更重要的是,通过网络,我们每天都跟国内的人士保持联络,国内几乎所有的大小事件,我们在海外都能随时同步接收到讯息。你的担心我想是多余了。
 
你提到海外民运的所谓“丑恶现象”,我不知道你具体指的是哪一个事情?不过我提醒你一下,就按照你刚才说过的话好了,你这会不会也是“道听途说”呢?今天中国共产党利用他们手中的宣传舆论机器,在网络上对反对派运动和人士进行了大量的、专业的抹黑行为,这是我提醒你要注意的。凡事要有具体的证据,这是我们锻炼自己独立思考能力很重要的一环。
 
最后,我也无法认同你对年轻一代的失望。事实上,你不可能期望一个世代的整体都很有理想主义,很有热情和勇气。任何一个世代,只要还是会有少数人坚持追求真理,这一代人就是有希望的。而今天的80后或者90后,这样的人其实还是大有人在的,只是因为人口基数的庞大,意义被稀释了。但是如果你肯在自己的周围寻找,一定可以找到志同道合的伙伴。换句话说,今天你能提出这些问题,就代表还是有像你这样的年轻人愿意关心国家的事情的,你看看你自己,就不会那么失望了。
 
  王丹


原信附件:傻子才悲伤

我想我这些问题可能有一些人已经问过很多遍了,但是今天我想听到您的回答。


首先您认为海外民运现在对中国国内有多大的影响力?你们20多年旅居海外会不会已经脱离了国内的现状而空谈理论?如果说20年前你们是中国国内政治体制改革的激进者,那么现在你们仅仅从道听途说以及媒体宣传下理解中国会不会有一定的误区和曲解?因为事实上你们已经脱离了与中国底层人民接触的机会。我今年23岁,是黑龙江小城镇的人,据我多年来上学以及接触的事情上看,现在中国广大底层人民是小富即安的心理,就像共产党所说的革命意识非常差。那么现在大学生你也知道,多年的洗脑教育已经深深地同化了他们,我敢说你们时代的任何一名游行过的学生放到现在都是愤青,在学生中间属于另类。可以说这批学生中虽然也有对体制的抱怨,但是却不会发生极端的改革愿望,政治是我们这一代人的绝缘体。


再有就是您认为中国的矛盾剧烈激化下会不会爆发武装革命?您是希望中国爆发武装革命推翻现有制度和政党的好还是比较温和地逐步改革的好?我在国内时常听说海外民运的种种丑恶现象以及勾心斗角的情况,对于这种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实在是令人心痛,但是也说明一些问题,就是海外的民运并不纯洁甚至很丑恶。它领导不了中国的革命事业。在你们身上我想到了康有为梁启超,在光绪年间他们是社会改革的先行者,但是短短20年就变成了革命的阻碍者,这种事情会在你们身上发生吗?
对不起一气问了很多问题,因为这几年实在有太多的问题堵在我心口不能抒发出来,我一直幻想着能活在你们那个时代然后悲壮地死去,但是眼前的生活压的我喘不过气来,唯有向您这样的导师询问才有出路,请您要认真地回答我。


祝您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