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唁电许良英先生逝世

1月28日下午四点多,我获悉噩耗:中国民主运动的代表人物,原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研究员,我的启蒙恩师许良英先生因病于今天下午一时在北京逝世,终年九十三岁。
2013-01-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得知许先生去世的消息,我楞了一下,知道早已经知道要发生的事,到底还是发生了。也许是因为已经有心理准备,也也许是因为还有既定行程必须完成,所以似乎没有惊天动地的悲哀。

晚上回到家里,还是坚持把需要处理的事情处理完,包括跟纽约的胡平商量海外的追悼活动。各类杂事大致就绪,终于可以坐下来休息一下。一坐下来,眼泪就流下来了。

原来,我的坚强是假的。

第一次去许先生家的时候,我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大一学生,那是1988年。算一算,跟许先生的忘年交已经是25年了。这25年的岁月中,除了在狱中的几年外,我始终没有中断过跟许先生的联系。在最艰难的1993年到95年之间,更是每周到他家报到,那样的黑云密布的年代,那样的患难情,其实也多少演变成了祖孙情。我出国之后,我父母继续这样的感情纽带,隔一两个月也会到许先生那里去一趟。

记得1995年,当局对方兴未艾的新一波反对运动进行镇压,我第二次入狱,很多人被迫噤声,许先生也受到警告。但是万马齐喑中,他还是在海外媒体上发表了题为《为王丹辩护》的公开信,说听到我被捕的消息后“老泪纵横“。

现在,轮到我为许先生流泪了。

已经有朋友问我要纪念许先生的文章,我写不出来。当你对一个人有太深的情感的时候,不是那么容易写出纪念文的。我想,我需要时间。我现在的哀思,只能是第一时间的即可反应,而真正能在时间长河上留下痕迹的记忆,还要等到我能更平静地面对许先生的离去。

许先生一生致力于推进中国民主化的事业,曾在八十年代末和九十年代中期,两次发起科学家联名信,呼吁政治改革与宽容,成为中国知识界参与民主化运动的先锋。近十几​​年来,除了继续不畏压力大胆发声之外,许先生潜心民主理论的研究,进行了大量撰述工作。

2008年4月,许良英先生获得“萨​​哈罗夫奖”。四个月后,美国总统小布什在曼谷发表演讲时引用了他的话:

“我们呼吁实现开放与正义,不是为了把我们的观念强加于人,而是为了使中国人民能够表达他们的意见。正如中国科学家许良英所说:向往自由、平等,是人类的普遍人性。”

是的,让我们永远记住许良英先生的话,永远向往,珍惜,追求,保卫自由,平等。因为,这是在固守我们的人性

我希望世人能永远铭记许良英先生为中国的民主自由做出的毕生贡献,也期待他的理想终将有实现的一天。

许先生永远是我髙山仰止的恩师。他虽然走了,但对我来说,他是永生的。感的时候,不是那么容易写出纪念文的。我想,我需要时间。

记得1995年当局对方兴未艾的新一波反对运动进行镇压,我第二次入狱,很多人被迫噤声,许先生也受到警告。但是他仍然在海外媒体上发表了题为《为王丹辩护》的公开信,说听到我被捕的消息后”老泪纵横“。

许先生,现在轮到我为你流泪了。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