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伦特论述极权体制中谎言(王丹)

这里要向大家介绍一位西方的政治哲学家,也是我认为对于极权政治认识最为深刻的人,她就是汉娜,阿伦特。之所以要介绍她,是因为她对于极权体制中谎言的作用有深刻的讨论,而谎言,就是今天中国模式呈现出来的一个重要的特点,也是外界往往看不到的特点。

2010-02-08
Share


  阿伦特在谈到极权主义的宣传手法的时候,非常强调谎言的重要性。除了在《极权主义的起源》中有所论述之外,她还专门写有《政治的谎言》一文,收入《共和的危机》一书中。可见她对谎言与极权主义的关系非常在意。这是我们今天温习阿伦特的理论的时候最应当关注的一点。

    阿伦特指出:“谎言是极权主义宣传中最常见的现象。”在此,她不仅仅揭发极权主义为了宣传的目的,对真实情况进行扭曲的部分,更深刻的是,她指出谎言之所以能成为极权主义的有效工具,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谎言的对象---民众---本身有一种对于谎言的需求。阿伦特对现代大众的心理与思维特征的描述如下:“他们不相信任何可见的事务,不相信自己的实际经验;他们不信任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只相信自己的想象,这种想象可以被普遍而内在一致的任何事物立刻俘获。使大众信服的不是事实,甚至也不是捏造的事实,而是系统的一致性,他们在这个系统中被假定为占有一席之地。”对于大众来说,独立思考是有风险的,这个风险,就是对“系统的一致性“的破坏。当人民无法抗拒的时候,通常会选择忍受,甚至是接受,所谓”斯德哥尔摩症候群“就是如此。在这样的情况下,不要打破这种自我的麻醉变得事关重要。这就是为什么,大众会选择相信谎言,甚至为谎言辩护,因为他们无法面对谎言被揭穿之后的现实。反过来说,启蒙者如果不能为“皇帝的新衣”被掀开之后的局面,提出建设性的思路的话,启蒙的工作就很难进行。

    谎言的意义还在于:如果乌托邦是一种谎言的话,有的时候谎言也是一种乌托邦。大众可以在谎言中给自己找到精神上的寄托,或者是产生困惑而无解的时候的一剂迷幻药。张灏先生曾经打过一个比喻,他说乌托邦就像一颗北斗星,尽管它遥不可及,其实是无法达到的,但是它给出了一个方向,因此而有吸引力。谎言就是这样的北斗星,大众即使知道这是假的,但是如果能给出一种方向,或者“系统一致性”,或者某种可以历史规律,那么在大众的眼里,谎言也是美丽的。这就是阿伦特说说的,大众愿意生活在虚构的世界里。

    在阿伦特之后谈到极权主义与谎言的关系的,就是哈维尔。一九七五年四月,哈维尔致信当时的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第一书记胡萨克的时候就指出:“真正相信政府的宣传,无私地支持政府的人,其数量比以前大为减少。但是,弄虚作假者的数量却在急剧上升。时至今日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每位公民事实上都已经被迫成为一名伪君子。”在三十五年前的捷克,人民这样的精神状态,也是对今天中国的真实写照。对于政府到底有多少人是出于真心的支持,还是处于功利性的算计,这是衡量一个政府稳定能力的重要依据。显然,功利性的拥护并不是统治的稳定基础。这也就是今天中国政府表面上有极为强势的国家力量,但是面对社会局势却表现出高度的戒慎恐惧的原因所在。因为他们知道,那些拥护,其实是谎言。而哈维尔在这封信中的主要观点,就是陈述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谎言与虚伪。他的结论与阿伦特一致,是因为恐惧。

   各位,你们看了阿伦特和哈维尔的论述后,会不会觉得跟中国非常相似呢?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