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6.4和海外民运--答多伦多论谈听众问

关于民运的边缘化,我想借用胡平的一个说法给你参考。他指出:“如果问,当年在海外,那么多人支持你们民运,为什么现在不支持你们了?这个问题没有提对。为什么当年那些公开高喊支持民主反对专制抗议屠杀的那么多人现在都不喊了?他们为什么不再坚持他们自己原来的那些理念?是中共已经改变了吗?”我想也许我们换一个角度,从胡平提出的问题的角度去看这个问题,可以有很深的认识。

2010-02-15
Share

前不久我在台湾与原中央党校的学者阮铭先生吃饭,席间也提到观点和立场是否转变的问题。阮先生也说:“这么多年来我的观点从来没有改变,改变的是别人。”我想他要说的大概也是上述胡平先生的意见。
 
我不是说民运本身没有需要反思的地方,事实上,我认为海外民运在自身素质,在团结程度,在理念的论述等等问题上都存在很多令人失望的地方,甚至包括财务的 问题等等。但是我必须说,坚持做一个反对派,这样的立场和不放弃的态度,本身也是民主建设的一部分。所以,尽管民运没有得到进一步的发展,但是二十年来还 是有一些人能够坚持下来,这本身就是值得肯定的,也是有历史功绩的。
 
外界对民运的失望我可以理解,但是我也希望外界能够想想,如果你们觉得民运做得不好,是不是可以从正面的角度给我们以帮助而不是仅仅抱怨。毕竟,民主化不是海外民运这些人的事情,而是全体中国人的事情。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附:听众来信

王丹: 你好!

我在5月31号参加了多伦多的论谈,就坐在你后面一排,可能是全场第一个找你签名的。我是北京人,89年时在北京读大一,差不多全程见证了从4.15到六.四的整个过程;20年弹指一挥间,冲淡了太多的记忆;悲愤,思索,彷徨,无耐,麻木,....20年之际,流览了许多网友回忆的帖子,89年的日日夜夜,又一次在脑子里放电影,借用网友的一个回帖--"内心再一次流泪", 这就是我真实的感受。

关于海外民运的现状态,我想你比我更清楚---逐渐边缘化了!现在在华人的网上社区,包括还外的华人社区,"民运人士"已经是一个极度负面的称呼和词汇了,我不知道你对此是否有所反思;我想不外乎几点原因:

1.GCD的极度摸黑;

2.时间的流逝,冲淡了很多人的记忆;

3.中国最近的高速发展,使人们对民主的必要性和迫切性产生彷徨;

4.很重要的一点, 海外民运人士的各种负面新闻,内耗, 把89年积累起来的CREDIT差不多消耗光了。

想当初, 我们对海外民运抱有那么大的希望, 而最终,"领袖"们真的是太让大家失望了;我想,王丹是现在为数不多的能够独立,温和,理性思考的民运人士了,不知道你在自己理性思考的同时,有没有反思过为什么海外民运的声誉每况愈下,"民运领袖"为什么会从道德的至高点跌到了谷底? 你有没有想过相应的对策或措施来挽回"海外民运"现在的尴尬局面。

你一直强调, 你是"反共不反华"的, 我也相信你真的是热爱中国的;所以我也很想听听你对"西藏","台湾"问题的看法;我反对任何形式的暴力,但我也绝对反对任何形式的分裂中国的行径, 我不敢说我带表大多数华人, 但最起码,就我所知道的,绝大多数中国人对"台独","藏独"是相当反感和对立了, 海外民运也由于与"台独","臧独"的瓜葛,流失了许多支持者。

很多所谓"民运"组织的逢中必反的言行,也让许多华人敢到异常反感; 比如组织者关卓中,盛雪,放到加拿大的华人轮坛,估计会被唾骂淹死;我个人很难相信关是真的爱国的,他为加拿大的华人支持中国感到"embarassing"--注意是中国,不是政府, 这样的人我不相信他会真的希望中国好, 如果你有机会看看他在加拿大电视台和其他华人进行的关于"奥运会"和藏独的辩论, 你就会了解更多, 连老外主持人都对他的"embarassing"感到不解。

先写这么多,非常希望有机会和你探讨更多关于89,海外民运及今后中国发展的话题。



好!

John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