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网络、回国及组党--王丹答听众问


2010-03-04
Share


杰你好:
 
  谢谢你的回复。
 
  关于网络的问题,我还是持比较乐观的看法。我的基本看法是:不要说在推动民主化的方面,就是一一般生活的层面而言,我也认为虚拟社区的存在和运作,是人类社会生活方式的大势所趋。也许我们现在还不习惯,觉得那不是真实的世界。但是人类的观念几千年来都是在不断的变动之中的,科技的发展使得很多现在看似不可思议的事情,以后变为生活常态。网络世界目前看,好像存在你提到的那些问题,比如”成为一个莫名其妙的发泄之处“等等,但是我觉得这正好说明,我们还需要更好地利用网络,更好地在网络上进行人力资本的开发,这也就是我们前不久发表《网络革命宣言》的初衷。我认为,网络还存在很大的发展潜力,现在要做的,就是集合大家的智慧,进行脑力激荡,看如何能把网络真正建设成了公民社会发展的平台,进而成为中国民主化的基础。
 
  至于回国的问题,我想你也应当知道,今天不是我们不想回去,而是当局坚决拒绝让我们入境。当然,这也需要我们不断地去争取。前一段时间冯正虎先生的努力对我们大家都是一个教育和鼓励,我相信,日后在争取回国权利方面,我们会有更积极的思考。
 
  最后,关于组党。首先我认为目前的状况,还不是能够组建一个成熟有力的反对党的时候。我们其实完全可以按照反对党的思路和作为去推动今天的海外民主运动,而不必要一定要用政党这样的哦形式。当然,民主政治是政党政治,组党,投入选举,这是反对力量一定要开展的工作。我们也在观察形势,等待这样的时机的到来。而在台湾组党,我看现实意义不大,因为第一,台湾民众对大陆的民主化的关切程度远不如香港和海外;第二,今天台湾的执政党---国民党---正在与中共进行国共合作,因此政治环境上也不利于在台湾组件中国大陆的反对党、
 
  希望以上意见,能够给你一些参考。
 
  王丹


----------------------------------------------------------------------------------------------------


王丹先生

     您好,首先祝你新一年一些顺利。

     看过你的“网络革命”之倡议,我有一些疑义,不是对于您的不赞同,而是对于网络在中国变革中的决定作用不敢认同。

     除去中国网络的封锁网监,中国上网人数虽世界第一,但无数网民教育与思想程度想必并未到身体力行的去改革中国现状的程度,而是多以一些传统道德去批判事实。网络于现世中国大众,好比一个莫名其妙的发泄之处,在于出,不在于入。对于一个虚拟的社会,改变大众所思所想,实在有一些困难。

     王丹先生,我想中国之民主自立,在乎于何时能让您以及您的团队进入国内,所以其改革深陷于那红色的单方决策。

     王丹先生,对于您和您的团队,大陆民众知之甚少,知闻的大多局限于父辈一代,也是多数经历过64事件的人。他们大多现已有家庭事业,对于中国民主的希望早已淡去。有能力的早已移民国外,享受生活。

     王丹先生,我想您的执着与您这二十多年际遇大有关系,年轻时被推到风口浪尖,于是终其一生沿此道路走下去。在我看来,您是一个执着的人,可是这大中华向荣之事又谈何容易。

     王丹先生,对于您的了解,大众局限于您个人事业,或者一些国外华人团体。不知您对于新立党派有没有想法,以为您重回大陆做好准备,因为我想光是一些纪念日的悼词是很难响彻中国的。

     如果您能建党于台湾(我想多重政治原因很难),那是最佳之选。如台湾回归,进入国内也是大有可能。

     王丹先生,这只是我的一些空想,因为党派的专业性或者理想性要比团体的概念更加深入人心。

     最后,不知您新的一年是否繁忙。一切保重。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匿名 说:
2010-06-18 04:29

王丹先生 我想问问 柴玲现在在哪?您知道么

匿名 说:
2010-03-31 01:19

王丹先生,我认为,您不敢回去。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