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大学生的比较

去年我有幸在政治大学客座教书一个学期,与台湾同学有直接的师生关系;而我本人出身自大陆,在美国留学期间也与很多大陆同学有过接触,因此有一些感想,可以抛砖引玉。

2010-03-22
Share

首先,大陆同学成长的社会环境与台湾同学大不相同。在大陆,考上大学,或者毕业后有一个好工作,对很多农村或者偏远地区的学生来说,是他们能够帮助自己的家庭摆脱贫困的唯一道路,对他们来说,功课好坏涉及改变命运的事情。他们的成功不仅是一个人的荣耀,更是整个家庭甚至当地村庄的荣耀。而在一个相对更为富裕的台湾社会,学生上学念书的这种社会功能远远不如在大陆那么凸显。于是,就产生了经常被台湾的师长拿来批评台湾同学的“不如大陆学生用功”的现象。我必须承认,这种现象确实存在。

但是,我们必须看到导致这种现象的社会背景。因为,一旦这样的背景有所改变,这样的差距也会逐渐缩小。事实上,现在在台湾念书的大陆学生多为学校选拔排遣的所谓“公派交换生”,一般而言,他们都是品学兼优的学生或者学生干部,否则不会受到学校的重视。然而,一旦开放大陆学生来台,公派变为私办,会有更多因为经济实力优厚,不在乎台湾的学费高于大陆的学生来台念书,他们因为家境优渥,其用功的程度是否还能起到激励台湾学生提高竞争力的作用,就很值得存疑了。

其次,教育的目的不仅仅是教给学生就业的知识,更重要的目标还是引导学生成为一个人格完善的公民。这里就包括自由思想的引介,社会责任的培养甚至是人权观念的建立等等。而这样的教育内容,离不开社会制度作为支撑。

台湾作为一个已经出现两次政党轮替的社会,其政治进步的成果也体现在教育中。而大陆,在民主化进程上的步伐,远远落后于台湾。这是的两岸的大学生,在一些基本是否的观念上存在较大的差异。我前不久收到一封台湾学生的来信,其中提到的事情就是典型的例子。我冒昧引述其中的一段:

“这几天和中国同学的谈话,更让我觉得能够自由的各自表述,促进沟通了解,是多麽的重要与珍贵。这学期有10名中国传媒大学的硕士生来本所,我很大胆的跟他推荐刘晓波的新书《大国沉沦》和余杰的《从柏林围牆到天安门》,然而,他只过了一週,就迫不及待还给我了,并说「那裡头都是要颠覆政府的意识形态,不予置评」匆匆离开,也说“不希望我们再多讨论“。我忍不住说「我不觉得他们是要颠覆政府耶,裡头也从没说出这四个字,只是提出批评的意见,希望社会能够更好而已」,他回「要颠覆政府的意图不用说出口,看言论就知道了」。我不管他迫不及待地要离开我们的谈话,追上去说「一个政府无法容忍批评的意见,有批评意见的就要被抓起来关,你觉得这样对国家政府的进步是好的吗?」然后他便离开我们的谈话。”

从这样的对话可以看出,台湾学生在社会变化的背景下,已经把一些基本的人权和民主理念内化为自己的价值观和人生观。他们也许不能长篇大论地论述,但是这种对权力与权利的理解已经成为基本的思维模式。对于大陆学生来说,政治问题至今仍然是一个禁忌,是他们避之唯恐不及的话题。坦率讲,这是大陆学生不如台湾学生的地方,因为在他们所接受的教育中,等于失去了重要的一个环节。同时也不难预测,在大陆学生更多地来到台湾之后,这种意识形态上的冲击是大陆同学必然要面对的。如果说,竞争加强是台湾同学面对大陆同学所要应付的挑战的话,平衡自己的政治观念就是大陆同学面对台湾同学要应付的挑战。

最后,我还要简单谈到的,就是作为年轻人,两岸的学生在性情上的表现也是有明显差异的。

台湾的同学成长的阶段,台湾的经济,文化,教育等等都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他们生活在一个相对富足的社会里,于是会显得比较单纯。所谓的草莓族就是一个写照。一般而言,台湾的学生比较有人情味,待人热情,人与人之间的防范心理比较少,同情心很强,对老师的态度也很亲近甚至是亲昵。我们班的同学在学期结束的时候送我一个大卡片,上面居然写的是“给丹宝贝”!让我有点哭笑不得,但是也觉得很温暖。

相对来说,大陆的同学比较严肃一些,日常谈论的话题比较倾向于具体的生存压力或者是现实关怀。由于竞争激烈,大陆同学的人际关系来得不是那么轻松,自我保护的意识也比台湾同学明显。但是我也要指出,相对来说,大陆同学一个比较明显的优势,是他们的国际观比台湾同学更为开阔,对国际问题的关注也更为积极。

总之,由于社会发展的步伐不同,两岸的大学生确实存在很多的差异。但是,既然两岸学生的交流势不可挡,有差异就是一件好事。毕竟,差异的撞击对于双方来说,都是一个提高自己的契机。我希望两岸的大学生都能积极把握这个契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