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重读哈维尔《无权力者的权力》(续)

各位听众:这一次继续跟大家聊聊哈维尔。
2012-03-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哈维尔在致捷克共产党总书记胡萨克的公开信中,提出了一系列对于共产党统治下的捷克社会以及捷克人的内心世界的精辟分析。其中第一个提出的结论就是:“从所有那些外观上表现出煞有其事的事实,或从我们社会的内部来看,我们的社会远远不是一个巩固的社会。”
 
哈维尔在这里提出了一个观察后极权主义社会非常重要的环节,那就是所谓“外观上表现出煞有其事”这个特点。这个特点,表现在后极权社会身上特别突出。在这样的社会中,表里不一成了从国家到个人都习以为常的生存法则,当每个人面对镜头侃侃而谈“社会主义建设”的时候,他心中想的可能却是如何给个人捞取好处。当高级领导人大谈警惕西方资本主义世界对中国的意识形态进攻的时候,他背后却积极地安排自己的小孩到国外留学。而那些对别的国家的事情慷慨陈词的人们,对于自己国家内部的不公不义却噤若寒蝉。

哈维尔是在提醒外界,观察这样的社会,千万不能从“外观上”,“表现上”和“煞有其事”上得出结论。因为这样的社会,是一个“似是而非”的社会。其实,我们完全可以按照这样的标准检讨一下我们今天生活的社会:在这个社会里,有多少似是​​而非的事情?换言之,我们是否生活在一个似是而非的社会里?由此,就可以判断一个社会的性质。当然,这样的标准讨论尤其适用于今天的中国。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似是而非”的社会呢?

与汉娜阿伦特一样,哈维尔极为强调“恐惧”在后极权社会中的意义。他提出了另一个问题:“为什么人们正在以他们事实上已经选择的那种方式来表现自己的行为?”然后他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因为恐惧。

他说:“为什么人民要做这些事情,而所有这些事情聚集在一起,总给人形成这样一个极深的印象,仿佛一个完全团结的社会在不遗余力地支持政府?但是,对于任何不带成见的观察者来说,我认为答案是不言而喻的:人们这样做是由于受恐惧的驱使。”

也许有些人不愿意承认(其实是不愿意面对)这样的答案,因为他们可能会反驳说,他们在生活中其实并没有感受到明显的恐惧。但是,感受不到并不代表恐惧并不存在。有些时候,你感受不到,是因为你还没有遇到能令你感受深刻的与你有关的事情;而有的时候,很多恐惧是戴着其它形式的面具出现的,我们不认真思考,就会看不到它的存在。这或许也是就是米兰昆德拉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的反讽之处。

总之,在哈维尔看来,我们不了解自己心中的恐惧,是因为我们疏于思考。而我们一旦思考,就会看到潜藏在内心的恐惧是多么的根深蒂固,而且是如何深刻影响我们的选择的。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极权主义最忌恨的就是知识分子,因为后者的工作就是进行思考并却鼓动别人去思考。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