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知识分子》杂志第五期即将出版(王丹)

2013-04-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各位听众朋友:

一年多前,我和王军涛创办了《公共知识分子》季刊。转眼就是一年了,下周,我们的第五期即将出版。

本期杂志,以专刊的方式,全文刊登去年11月,由本刊在台北召开的一次有关“十八大”及其相关中国问题的言论会的纪要。出刊的时间,距离中共召开“十八大”已经将近半年了,这个时间点再来讨论“十八大”,会不会是炒冷饭呢?我们认为不会。

恰恰相反,我们一贯认为,在中国发生的很多事情,就是需要拉开一个时间的距离,回头再去看,才能够看出一些当下不一定能看出的端倪。举例来说,去年“十八大”召开前后,外界对于近于什么的习近平大多抱有一定程度的期待,尤其是会从习近平的父亲,中共党内的开明派代表习仲勋的传承的角度,对新一届的领导班子是否推行政治改革保佑玫瑰色的幻想。又或者,对于团派在“十八大”上的斗争失利,外界也有不同的揣测。对于李源潮,汪洋等团派大将的未来动向,也充满好奇。这些情况,在经过一段时间以后,都已经逐渐面目清晰起来。我们拿今天的发展结果,去对比当时的种种小道消息和外界评论,其实正好可以通过比对,得出一些更有意义的推论。这些推论,在本期的座谈会纪要中,都有所涉及,这使得我们编者不能不佩服与会额一些中国问题专家的前瞻之见。

此外,以往的“十八大”讨论,大多围绕中共上层权力进行。中国人,喜欢看政治上的《甄嬛传》,这本不稀奇。问题是,未来中国的发展,绝对不会仅仅是当局者一方的博弈。在“十八大”大局已定之后,国家与社会将在什么样的层面上展开互动,民间社会如何聚集自己的力量,已因应“十八大”之后当局可能的进一步的保守化动态。这些讨论,是我们《公共知识分子》杂志比较更加重视的。我们认为,与其去传播和讨论那些宫廷流言,不如坐下来好好地问问国人:我们自己,到底能做些什么。在这个方面,本期发言中有不少相关见解,我们希望可以抛砖引玉。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