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之不去的六四痛-两封读者来信及回复

我是一个18岁的香港中学生,八九年,我还没出生。临近六四廿一周年,不知道为什么,好想对这段历史有更深入的认识,于是上网看纪录片、找资料……有些片段特别深刻,我打从心里痛!......

2010-06-25
Share




(一)

王丹你好。犹豫了一会,还是决定给你写一封电邮。

  我是一个18岁的香港中学生,八九年,我还没出生。临近六四廿一周年,不知道为什么,好想对这段历史有更深入的认识,于是上网看纪录片、找资料……有些片段特别深刻,我打从心里痛!

  我对政治不太感兴趣,但我尚算有心有眼有脑。我看到过一些很难听的批评言论,我看了也不好受,作为当时人,你一定比我更难受。我觉得,要看一个人是否坚持,不应该只看他做了多少、做了什么,还应该着眼于他在往后的日子仍然愿意付出多少、牺牲多少?我,看得见你的坚持。
 
  无论如何,我只想跟你说声:加油!

  还有─ 让我继续看见一个快乐、坚定的王丹!

  希望我这几句微不足道的话语能给你少少力量,同时希望我的鼓励不会来得太迟。我也盼望,有一天能与你在维园纪念六四。

   Ai


Ai你好:

  谢谢你的鼓励。正如你所期待的,你的来信,的确给了我很大的力量。

  你提到你看见网上有很多难听的批评言论,你觉得很难受,你认为“你一定比我更难受”。为了让你不要为我担心,我要告诉你一句话,那就是:看到那些难听的评论,我一点也不难受。第一,基本上,这些评论都是带有成见甚至是恶意的,不是来认真讨论问题的,因此不值得我太在意;第二,在这些难听的评论之外,我收到更多的鼓励和勉励,你的来信就是其中之一。如果那些难听的评论让我有一丝一毫的不舒服的话,也更快就会被你们的温暖所取代。所以,请你尽管放心,我不会被那些言论所打击的。

  我也期待能到维园与你们相聚。到时候,你告诉我你是“Ai”,我就会记得你的。

  王丹
 
-----------------------------------------------------------------------------------

(二)

王丹你好

   我是KATHY,我来自加拿大的一名中国人

   最近查资料,看到了当年64血案....虽然当年我没有加入,但是看到政府的无情,那场战斗能有那么多的市民拥护,可见那是一场深得民心的运动.象那些流亡海外的,虽然不能与家人团聚可是他们毕竟还有自由之身.可以做自己能做的事情。我也能够体会到你们思念亲人和家乡的思乡之情,吾尔开希屡次闯关回国都被拒,难道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吗?为什么要做无的牺牲呢?硬闯关回国也就是死路一条,我们都知道中国政府会对他做出什么。

   为这场牺牲的同胞们,有的已经走了,我们不会忘记他们,现在最重要的是那些仍然被关在监狱里的同胞们我们当年的战友们,他们在精神上心理上身体上都受到了我们无法想象的摧残,你们在美国时间久了,知道的事情多,要想让中国平反64,估计是很困难的。但是我们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办法,去拯救那些还被关在监狱里的兄弟姐妹们呢?除了金钱难道我们就无能为力了吗?现在的中国正在朝着你们当年斗争的方向发展

   这几天反复看了天安门事件,深深了解了这些学生领袖们,我个人认为你是最有头脑的一个。希望能够得到你的指点。

   KATHY



Kathy你好:

  谢谢你的关心和肯定,也谢谢你关注流亡人士不能回国的问题。这其实是一个i值得更多关注的问题。

  你问道为什么吾尔开希要“闯关”,认为这是“无谓的牺牲”,这是我不能同意的。如果你站在吾尔开希的立场想想看,21年来,多少人的父母都可以出国探视子女了,包括我本人的父母在内,但是吾尔开希的父母就是不会允许。他们老两口只有这一个儿子,他们内心的煎熬谁都可想而知。而作为他们的唯一的儿子,吾尔开希内心的痛苦又是何等的深重。 21年来,据我所知,吾尔开希也曾经尝试通过正常的沟通管道申请父母出国,但是从来没有下文。他是迫不得已才采取这样的做法的。这种做法固然有风险,但是也是最后的选择,也是必要的选择。我相信开希也会同意我的看法,那就是:在他那种情况下,即使是牺牲,也是值得的。

  希望你能体谅他的心情。
 
  王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