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有几个问题想请教:

1. 在64前后,你对中国政府或者共产党的看法有没有根本的转变? 2.以前有没有曾经相信共产主义,现在又是怎么看的? 3.对中国政府的态度,你是改良,改革,还是革命,还是其他? 4.你觉得中国走向民主,成本最低的道路应该是什么?有什么民主国家可以做中国的模范?

2009-08-03
Share


1.你经历了整场89民运,在64前后,你对中国政府或者共产党的看法有没有根本的转变?
 
答:坦率讲,六四之前,我对中国共产党还是抱有幻想的。整个80年代当局还是致力于推进经济改革的,那10年的领导人胡耀邦,赵紫阳都算是中共党内难得的开明派,即使是邓小平,也是以开明的形象得到国际社会的称赞。到了1988年,党内一些左派---比如邓力群---已经在各种选举中落马。这一切,都使我对那个时候的中共还是有期待的。学生上街表达心声,其实说明对政府还是有期待的。但是六四开枪,我想不仅仅是我,绝大多数的中国人都大吃一惊。从中共这样的疯狂举动中,我开始沉淀自己对中共的认识,然后才慢慢从历史中梳理出这个政治集团的性质,那就是不折不扣的奉行极权主义的暴力集团。对他们,我已经完全不抱希望了。
 

2.以前有没有曾经相信共产主义,现在又是怎么看的?
 
答: 以前当然曾经信仰过,那是高中的时候,不过其实也并不是什么真正的信仰,只是在高中那个年纪,很多同学跟我一样,开始寻求一些信仰,而那个时候我们能够接触到的意识形体啊,就只有共产主义。从高三开始我就怀疑共产主义了,到了大学以后几乎完全放弃。这倒不是因为我认为这个理论很邪恶---它毕竟也是西方社会学科中的一门---而是因为我已经不会再把它当作教条来追随。到了今天,我们已经看到了太多远比共产主义理论更加符合实际的理论,也看到了很多的历史证明共产主义的理论变成实践之后带给人类的灾难。


3.对中国政府的态度,你是改良,改革,还是革命,还是其他?
 
答: 我对目前的执政政府,基本上不抱什么幻想。我个人主张并期待中共能走改良的道路,不希望看到流血的方式解决中国问题。



4.你觉得中国走向民主,成本最低的道路应该是什么?有什么民主国家可以做中国的模范?
 
答:目前来看,台湾模式是比较好的选择。这个模式的特点,就是自上而下的改革,与自下而上的社会力量结合,共同推进社会转型。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