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做一个公共知识分子(王丹)

张灏先生在纪念殷海光先生40周年学术讨论会的主题发言中,曾经提到作为公共知识分子的典范,殷海光先生具备三个特质;一是突破专业限制,加入公共事务;二是勇于反抗政治上的威权统治;三是特立独行的反潮流精神。延续张先生的 思考,我认为做一个合格的公共知识分子,还应当具备以下三个特质:
2009-08-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第一,要具备批判性。作为一个一般意义上的知识分子,客观中立,面面俱到是基本的职业要求;但是,作为一个积极介入社会公共事务的公共知识分子,他的基本社会功能是发现社会中的问题,提出批评。我很难想象一个公共知识分子对社会发言,是要歌功颂德,阿谀奉承或者人云亦云,因为现在的国家机器其实并不缺乏对于自己给予肯定的机制,而公共知识分子应当自觉地不要成为国家机器的一部分,这样才能有效地对国家机器进行监督。在一个社会中,公共知识分子就是要扮演一个乌鸦的角色,不能对社会提出批判性的意见,就称不上合格的公共知识分子。

有些人认为与其批判,不如投入建设,这是对批判的误解。因为首先,批判本身就是一种建设。试问,不指出问题,要如何开始解决问题呢?其次,先有批判,然后才会有建设。公共知识分子的批判,也应当是具有建设性的批判,而不能是高来高去的口号。

第二,公共知识分子要有耐得住孤单的精神素质,要有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自我要求。坚持真理,执着于理想主义,这往往并非社会的主流,但也正因为如此,才彰显公共知识分子的社会功能。在一个社会中,太多的社会群体是以具体的切身利益为言行的考量,因此会趋于保守,这是不利于社会发展进步的。而公共知识分子群体,应当坚持理想主义,去推动一些表面上看起来无法在现实中实现,但是符合公平正义的原理的价值和理念。这是公共知识分子群体与其他社会群体的鲜明的区隔所在。

第三,古人说:“删繁就简三秋树,标新立异二月花“。这正好用于形容公共知识分子应当具备的特质。面向社会的公共知识分子,应当善于用通俗的,深入浅出的语言表达自己的思考,应当使得自己的思考与当下的社会现实有关,而不是追随时髦的学术界风尚,更不是喜欢用晦涩的语言显示自己的知识渊博。同时,坚持自己的风格,专注于自己的思考,而不是依附于主流论述,也是公共知识分子能够保持自我,保持清醒的重要条件。在这方面,当1930年代中国的知识分子出现左倾化”的潮流之后,当李大钊等一批知识分子纷纷转向激进道路之后,殷海光先生还能够与这种潮流保持一种“批判的距离”,这是他被张灏先生成为“公共知识分子的典范”的主要原因。我们也看到,历史证明了殷海光先生的正确。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