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是选择(王丹)

2015-01-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王丹 (网络资料)
图片:王丹 (网络资料)

 

各位听众你们好。今天想跟大家聊的,是比较思考层面的东西,但是我觉得,我们要改变一个国家,首先就是要从思考开始。

我认为,大到社会制度,小到个人生活方式,我们这个世界,以及我们的生活中,如果说,有哪个行为是最重要的,我觉得就是∶选择。我们无往而不在选择中,一切,都是选择的结果。

我们经常谈论民主,产生很多歧义。但是,如果让我用一句最简单的概括来描述什麽是民主的话,我要说,那就是公民通过参与,来进行选择这样一个过程。也就是说,真正的民主,最重要的部分就是要做出选择。也可以说,民主的本质就是选择。我们讨论公共政策,我们进行选举,我们针对重大议题进行公投,这些都是要人民做出一个选择。

历史,其实也是选择的结果。我们都知道一句名言,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这句话的意思是,过往的历史遗留下浩如烟海的历史材料,我们对於过去的历史的认知,就要建立在这些材料的基础上。但是,我们不可能把所有的材料都罗列出来作为认识历史的基础,因此,我们通常会选择其中一部分材料来呈现,来解释过去的历史。这个,就是选择。你选择什麽样的历史材料,你呈现出来的就是历史。有些历史的研究者,如果他们准备要迎合当今的时代对历史的期待,就会特意去选择某些材料来改写历史。刚才我说过,这样做很容易,因为一流的材料实在太多,历史学家要找到任何论点的论据,都不是太难的事情。所以,我们通常看到的历史,其实是经过选择呈现出来的历史。历史,是选择的产物。

而对人类来说,选择更重要的意义,还在於价值上的比较。我们都知道,这个世界不是十全十美的,最令人难以抉择的,还不是好的价值和坏的价值的对抗,而是好的价值与好的价值之间的冲突。例如,公平和效率就是这样的一对矛盾。我们当然都希望社会公正,但是要有公平,就要经过很多的讨论和程序,这样就会使得效率降低。可是我们也喜欢效率,因为有效率的社会,发展会更快更好。但是,公平与效率,本身就存在冲突,有的时候,我们只能选择一个,不可能鱼与熊掌兼得。这种时候,我们要怎样做出选择,我认为,这才是对人类社会,对制度设计最大的考验。

在好人与坏人之间进行选择很容易,在两个好人之间只能选一个,就是艰难的决定了。通常,我们的做法就是排出一个顺序,哪个价值最重要,哪个价值就摆在第一位。排序,就成了我们进行选择的主要目的。而为了完成这个目的,我们其实要做的,就是另一件事,那就是∶判断。我们要做出一个判断,然後把这个判断付诸公众,在社会中逐渐形成共识,共识一旦形成,就是这个社会做出的选择。换句话说,要做出好的选择,最重要的,就是进行正确的判断。

而判断,就需要思考,需要很多的知识作为基础,需要理性而自由的讨论,这就是为甚麽言论和思想的自由对於民主来说是那麽的重要的原因,没有这样的自由,就没有可能进行判断。所以,对於所有有热情参与改造社会的人来说,我觉得最重要的准备工作,就是通过阅读和讨论进行认真的思考,做出你的正确判断,只有如此,我们才有能力进行选择。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观点和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