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熱郵:我們自己就是權力


2018-01-05
Share
image.jpg 圖片:前八九"六四"天安門民主運動學生領袖王丹。(網絡資料)

今天想跟大家聊的一個話題,就是關於權力的問題。之所以想到這個題目,是因爲我經常收到一些聽衆朋友的來信或者留言,哀怨自己手中沒有權力,無法影響他人,也無法改變社會。這些讀者朋友,或者期待中共-也就是掌握權力的一方──內部出現開明人士,能夠帶領中國走向明珠;或者認爲中共統治的權力非常穩固,所以看不到民主的希望。在這些朋友的眼裡,似乎權力,就只有國家,政府,軍隊,議會纔是代表。如果拿不到這些權力,就無法實現民主。

對於這些朋友,我的回答是:其實,人民,包括我們自己,也可以是權力。

爲什麼這麼說呢?我推薦大家看一本書,叫做《微權力》(The end of Power)。作者摩伊希斯。奈姆(Moises Naim)是著名的《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總編輯,也是麻省理工大學的哲學博士,曾擔任委內瑞拉產業貿易部長,世界銀行執行董事。在這本2015年出版的書中,他提出了“微權力”的概念,很值得大家參考。

奈姆以曾經盛行一時的“佔領運動”爲例指出:就速度,影響力,創新的橫向組織形式而言,傳統政黨過去掌控了社會成員表達不滿,希望和訴求的管道,如今他們的壟斷地位遭到蠶食。在地緣政治方面,小國或非國家也獲得新機遇。波蘭就否決了歐盟的低碳經濟路線圖;土耳其和巴西也破壞了強國與伊朗就核問題的談判;維基解密更泄露了美國外交機密;而蓋茨基金會挑戰世界衛生組織在打擊瘧疾的領導地位。它們都不再需要透過規模,範疇,歷史或固有傳統發揮作用。它們象徵一種新權力的掘起,這就是 “微權力”。這本書的核心觀點就是:在今時今日,改變世界的已越來越不是大型當權者之間的競爭,而是微權力的掘起,以及它們挑戰當權者的能力。

奈姆認爲,微權力來自創新及進取,也來自新延伸的技術領域如否決,拖延,牽制及干擾。不過在我看來,人民的意志也是一種微權力,因爲它是無法估量的,也無法測度。所以很多政權的瓦解都是沒有預期到的突然結果。而人民的意志,說白了就是我們對民主的信念,以及爲了信念而堅持不懈的努力。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也許真的沒有什麼傳統形式的權力,但是我們應當知道,這種信念,這種民意,本身就是權力。這就是爲甚麼我說,我們自己,也是權力。

只有認識到這一點,我們才能去思考下一步的問題;我們要如何運用好自己的這種權力?不知道各位是否同意我的看法?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