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国家为甚麽会强大(王丹)

2016-01-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王丹 (网络资料)
图片:王丹 (网络资料)

各位听众,今天的热邮,我想聊一点历史。

在历史的长河中,有很多的强国;每个强国,都有其自身强大的原因。而我们研究历史,探讨历史上那些强国曾经强大的原因的时候,最感兴趣的问题就是:是否有什麽因素,是所有的强国都一定会具备的?这个问题很重要,因为倘若有这样的一个因素,那麽任何国家,只要加强了这个因素,就有很大的可能成为强国。这样的一个类似葵花宝典似的因素存在吗?伦敦国王学院的古典学教授伊迪丝。霍尔的答桉是Yes。

霍尔教授研究的参照体系是古希腊文明。她曾经出版过一本专着《介绍古希腊人》,对古希腊文明推崇备至。她认为,赫梯人读写能力很强,埃及人讲述了奥德赛式的船员失踪的故事,波斯人擅长建筑,但是“这些民族中没有一个产生出任何可以跟雅典民主,喜剧剧院,逻辑学或亚里士多德的《尼各马克伦理学》媲美的东西“。为甚麽古希腊人能够取得这样伟大的,几乎可以说是一枝独秀的文明成果呢?霍尔教授概括了古希腊人的十个特徵。它们分别是:擅长航海,怀疑权威,个人主义,喜欢探究,乐于吸取新观念,风趣,推崇竞争,敬佩天才们优秀的品质,善于表达,以及沉迷于享乐。

这十个特徵精准地描述了古希腊文明能够崛起的原因,每一个都令人神往,而且都成为希腊文明之所以强大的原因。但是这毕竟是希腊这个单一历史桉例的描述,如果我们要在这十个特徵中找出一个更加至关重要的因素,也是其它强国之所以能够强大的因素,你会选择哪一个呢?我认为十个因素中,最重要的一个,就是乐于吸取新观念,或者说是开放性。

霍尔在她的书中指出,雅典人每一方面的成就的基础是他们的开放性格。她举的一个例子就是希腊民主度的奠基者之一伯里克利曾经讲过的一段话。伯里克利说:“我们的城邦这麽伟大,它使全世界各地一切好的东西都充分地带给我们,使得我们享受外国的东西,正好像是我们本地的出产品一样我们的城市,对全世界的人都是开放的;我们没有定期的放逐,以防止人们窥视或者发现我们那些在军事上对敌人有利的秘密。”霍尔更进一步指出,雅典人积极地欢迎移民,他们从海外吸引了历史学家希罗多德,修辞学家高尓吉亚,科学家阿那克萨戈拉,数学家特奥多鲁斯等人。开放和包容,愿意引进外面的东西进入自己的体系内,这,就是优秀文明的基本特点。其实如果我们看看更加靠近今天的历史,也可以看到类似的桉例,那就是美国。美国这个国家或者民族,本身就是开放,接纳,包容,融合的结果,它的所有成就的基础,正如霍尔指出的,其实跟古代希腊一样,就是他们的开放性。

这样的开放性在我看来,其实已经成为认同的基础。换句话说,如果我们承认民族国家是一个“想像的共同体”,那麽这样的民族国家就一定要有一个为不同族群所共同接受的价值,这个价值就是所谓的“想像”。而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一种价值或者“想像”,可以凝聚人心,可以形成共同的价值,可以成为认同的基础的话,那就是“开放”。唯有抱持开放的心胸,愿意接纳外来的,陌生的事物,愿意敞开胸怀给各种不同遭遇的人或者人群一个能够生存的空间,这样的民族国家才可能强大。从霍尔笔下的古希腊,到中国唐朝初期的盛况,再到今天美国的桉例,一再证明了“开放”,“包容”,“吸纳”,“接受”的重要。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