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习近平修宪公开信有没有用(王丹)

2018-03-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变态辣椒: 坦克重返广场
变态辣椒: 坦克重返广场
Photo: RFA

前不久,中共中央发布消息,提出修改宪法的建议,这个建议最令外界反弹的一点,就是取消了对于国家主席任期的限制。毫无疑问,这等于为重新恢复最高领导人的职务终身制奠定了基础,实际上,就是为习近平永续执政奠定了基础。对此,很多人是持反对态度的。我和严家其,王军涛,苏晓康等十六人在第一时间发表了公开信,表达了反对恢复帝制的立场,自由亚洲电台等媒体都有报道,这里我就不重复了。

我要在这个热邮信箱中跟大家讨论的是一个相关的问题,那就是:在我们的公开信发表之后,推特上有不少不同的声音,主要的一点,就是认为发表这样的公开信“没用”。在此,我要针对“没用论”提出我的看法,与大家商榷。

第一,有用还是没用,要看公开信的动机是什么?如果我们的目的真的是把中共中央的建议阻拦下来,那么我必须承认我们再多人签名联署也是“没用”的。问题是,我们联署声明的动机是表达我们的态度和立场,我们认为这是一个中国公民或者关心中国发展的人,应当具备的义务和责任。当中共倒行逆施的时候,即使我们无法阻拦,至少我们没有保持沉默,我们要让外界看到,反对的声音还是存在的。就这一点而言,有些人认为我们的公开信没用,是误解了我们的用意。

第二,我过去多次说过,一个理想主义者应有的心态,就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或句话说,一个理想主义者,他做事情,不是看有用还是没用,而是看应当不应当去做;只要应当做的,没有用也要去做。而很多事情的改变,就是从这样的精神开始的。机会,也都是在看似没有机会的局面下产生的。所以,在我看来,用“有用还是没用”这样的标准来决定做不做一件事情,说好听一些是现实主义,说不好听一些,根本就是机会主义者。

第三,那些批评我们的公开信“没用”的人,我看不到他们是否做了什么比我们的声明耕“有用”的事情,这是很令人遗憾的。我承认我们的声明不是最有效的方式,我也承认我目前们也找不到更有效的方式,所以我们很期待能有人做一些比我们的声明更“有用”的事情,来反对中共的倒行逆施但是我们没有看到。我认为,加入你找不到更好的,更“有用”的方式来反对中共的话,那么对于别人做的事情,就不应当简单地用“没用”两个字来否定,甚至是挖苦和攻击。

以上三点关于“有用还是没用”的原则,不知大家是否同意?

--
邮寄地址: 台湾新竹清华大学人文社会学院学士班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pages/%E7%8E%8B%E4%B8%B9%E7%BD%91%E7%AB%99-Wang-Dans-Page/105759983026

Twitter:  http://twitter.com/wangdan1989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