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習近平修憲公開信有沒有用(王丹)


2018-03-02
Share

前不久,中共中央發佈消息,提出修改憲法的建議,這個建議最令外界反彈的一點,就是取消了對於國家主席任期的限制。毫無疑問,這等於爲重新恢復最高領導人的職務終身制奠定了基礎,實際上,就是爲習近平永續執政奠定了基礎。對此,很多人是持反對態度的。我和嚴家其,王軍濤,蘇曉康等十六人在第一時間發表了公開信,表達了反對恢復帝制的立場,自由亞洲電臺等媒體都有報道,這裏我就不重複了。

我要在這個熱郵信箱中跟大家討論的是一個相關的問題,那就是:在我們的公開信發表之後,推特上有不少不同的聲音,主要的一點,就是認爲發表這樣的公開信“沒用”。在此,我要針對“沒用論”提出我的看法,與大家商榷。

第一,有用還是沒用,要看公開信的動機是什麼?如果我們的目的真的是把中共中央的建議阻攔下來,那麼我必須承認我們再多人簽名聯署也是“沒用”的。問題是,我們聯署聲明的動機是表達我們的態度和立場,我們認爲這是一箇中國公民或者關心中國發展的人,應當具備的義務和責任。當中共倒行逆施的時候,即使我們無法阻攔,至少我們沒有保持沉默,我們要讓外界看到,反對的聲音還是存在的。就這一點而言,有些人認爲我們的公開信沒用,是誤解了我們的用意。

第二,我過去多次說過,一個理想主義者應有的心態,就是“知其不可爲而爲之”。或句話說,一個理想主義者,他做事情,不是看有用還是沒用,而是看應當不應當去做;只要應當做的,沒有用也要去做。而很多事情的改變,就是從這樣的精神開始的。機會,也都是在看似沒有機會的局面下產生的。所以,在我看來,用“有用還是沒用”這樣的標準來決定做不做一件事情,說好聽一些是現實主義,說不好聽一些,根本就是機會主義者。

第三,那些批評我們的公開信“沒用”的人,我看不到他們是否做了什麼比我們的聲明耕“有用”的事情,這是很令人遺憾的。我承認我們的聲明不是最有效的方式,我也承認我目前們也找不到更有效的方式,所以我們很期待能有人做一些比我們的聲明更“有用”的事情,來反對中共的倒行逆施但是我們沒有看到。我認爲,加入你找不到更好的,更“有用”的方式來反對中共的話,那麼對於別人做的事情,就不應當簡單地用“沒用”兩個字來否定,甚至是挖苦和攻擊。

以上三點關於“有用還是沒用”的原則,不知大家是否同意?

--
郵寄地址: 臺灣新竹清華大學人文社會學院學士班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pages/%E7%8E%8B%E4%B8%B9%E7%BD%91%E7%AB%99-Wang-Dans-Page/105759983026

Twitter:  http://twitter.com/wangdan1989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