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黑暗时代,我们能做什么?(上)(王丹)

2018-03-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8年3月1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宣誓就职。(AFP)
2018年3月1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宣誓就职。(AFP)

本次热邮,是想回答很多听众和网友都感到困扰的一个问题,那就是:习近平已经霸王硬上弓,强行推定修宪,中国恢复了最高领导人的终身制,政治上大倒退,可以说进入了一个新的黑暗期。在这样严酷的政治环境下,中国的民主化是否更加遥遥无期?人民是否更加无能为力?我们是否更加没有什么可以做的了呢?这样的问题,不仅拷问拷问我们自己。

在此,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些我的看法:面对黑暗时期,我们能做什么?我想向六个群体发出我的呼吁:

第一个呼吁是给海外民运人士的。大家知道,中国的政治反对力量,大致可以分为中国国内和海外民运两个部分。作为海外民运的一分子,我不觉得我有资格和把握,可以对国内的反对力量做出指导或者发出呼吁,但是,对于海外民运,我想,面对黑暗时代的来临,是到了必须响应做出调整的时候了。这样的调整包括:

1)面对中国政治局势的恶化,海外民运必须进一步加强团结。这里说的团结,不一定是集结成一个组织,服从于一个领袖,提出一个共同的主张。尽管外界对我们有这样的呼吁,但是我认为这样的大一统,并不符合民主理念,也不符合现实。我所说的团结,指的是我们应当逐渐凝聚共识,形成一些共同遵守的游戏规则,例如不相互攻击,例如对其他组织和个人的民主运动方式给予声援,例如不同组织的人可以相互交叉,例如在具体的项目上可以合作推动等等。海外民运只有团结起来,力量才能增大,也才能从海外的角度更加有力地抵制目前政治形势的恶化;

2)海外民运不应当局限在同温层中,成天只是海外民运人士之间的来往。海外民运应当走出同温层, 去接触海外华人侨社,接触新世代的留学生,接触新移民,在求同存异的基础上与他们对话。今年,我和一些朋友将成立名为“对话中国”的反对派智库,我们的基本主张,就是不同的力量之间,现在就要开始对话。这样的对话之所以重要,是因为推动中国民主化的重担不可能由海外民运人士单独承担,我们确实需要更加努力,但是只有我们,力量肯定是不够的,我们必须听取各方面一件。在此我愿意代表“对话中国”平台的所有同仁表示,我们愿意敞开胸怀,与各种不同的希望中国改变的认识和组织进行对话,沟通,交流与合作,也呼吁其他海外民运的组织开展同样的工作;

3)海外民运必须加强“接地气”的工作。我们生活在海外,很容易与中国国内的话语环境产生膈膜,我们对中国的了解也很容易陷入知识陈旧的陷阱,为了加强海外民运的力量,我们要跟上中国国内的问题意识。举个例子来说,关于“区块链”这个中国国内热议的概念,我们海外民运中的人有多少人了解呢?这方面,严家其先生值得我们学习。他以70多岁的年龄,现在从头开始,深入研究过去他并不了解的经济问题,目前已经颇有心得。这种积极追求新知识的精神,是海外民运的朋友们必须加强的。总之,海外民运的主张,必须与当今中国的现实问题结合起来。

当然,中国的未来,仅仅靠海外民运,肯定是不够的。在未来的热邮中,我还将对其他一些群体发出我的呼吁。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