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黑暗時代,我們能做什麼?(上)(王丹)


2018-03-19
Share
afp.jpg 2018年3月17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宣誓就職。(AFP)

本次熱郵,是想回答很多聽衆和網友都感到困擾的一個問題,那就是:習近平已經霸王硬上弓,強行推定修憲,中國恢復了最高領導人的終身制,政治上大倒退,可以說進入了一個新的黑暗期。在這樣嚴酷的政治環境下,中國的民主化是否更加遙遙無期?人民是否更加無能爲力?我們是否更加沒有什麼可以做的了呢?這樣的問題,不僅拷問拷問我們自己。

在此,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些我的看法:面對黑暗時期,我們能做什麼?我想向六個羣體發出我的呼籲:

第一個呼籲是給海外民運人士的。大家知道,中國的政治反對力量,大致可以分爲中國國內和海外民運兩個部分。作爲海外民運的一分子,我不覺得我有資格和把握,可以對國內的反對力量做出指導或者發出呼籲,但是,對於海外民運,我想,面對黑暗時代的來臨,是到了必須響應做出調整的時候了。這樣的調整包括:

1)面對中國政治局勢的惡化,海外民運必須進一步加強團結。這裏說的團結,不一定是集結成一個組織,服從於一個領袖,提出一個共同的主張。儘管外界對我們有這樣的呼籲,但是我認爲這樣的大一統,並不符合民主理念,也不符合現實。我所說的團結,指的是我們應當逐漸凝聚共識,形成一些共同遵守的遊戲規則,例如不相互攻擊,例如對其他組織和個人的民主運動方式給予聲援,例如不同組織的人可以相互交叉,例如在具體的項目上可以合作推動等等。海外民運只有團結起來,力量才能增大,也才能從海外的角度更加有力地抵制目前政治形勢的惡化;

2)海外民運不應當侷限在同溫層中,成天只是海外民運人士之間的來往。海外民運應當走出同溫層, 去接觸海外華人僑社,接觸新世代的留學生,接觸新移民,在求同存異的基礎上與他們對話。今年,我和一些朋友將成立名爲“對話中國”的反對派智庫,我們的基本主張,就是不同的力量之間,現在就要開始對話。這樣的對話之所以重要,是因爲推動中國民主化的重擔不可能由海外民運人士單獨承擔,我們確實需要更加努力,但是隻有我們,力量肯定是不夠的,我們必須聽取各方面一件。在此我願意代表“對話中國”平臺的所有同仁表示,我們願意敞開胸懷,與各種不同的希望中國改變的認識和組織進行對話,溝通,交流與合作,也呼籲其他海外民運的組織開展同樣的工作;

3)海外民運必須加強“接地氣”的工作。我們生活在海外,很容易與中國國內的話語環境產生膈膜,我們對中國的瞭解也很容易陷入知識陳舊的陷阱,爲了加強海外民運的力量,我們要跟上中國國內的問題意識。舉個例子來說,關於“區塊鏈”這個中國國內熱議的概念,我們海外民運中的人有多少人瞭解呢?這方面,嚴家其先生值得我們學習。他以70多歲的年齡,現在從頭開始,深入研究過去他並不瞭解的經濟問題,目前已經頗有心得。這種積極追求新知識的精神,是海外民運的朋友們必須加強的。總之,海外民運的主張,必須與當今中國的現實問題結合起來。

當然,中國的未來,僅僅靠海外民運,肯定是不夠的。在未來的熱郵中,我還將對其他一些羣體發出我的呼籲。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網編: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